我驱车回到酒店,无所事事,我便在里面睡了一觉,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离开组织之后,我变得随意起来,并且非常能睡,一睡就是一天,可能是因为没有人管我,我变得放纵自己了吧,或是因为我过去那先年过的太累。

  当我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第几天的晚上,我已经没有了时间观念,我去洗漱了一下,洗漱完毕之后,感觉很舒服。拿起手表,已经是晚上9点。我拿了一些必需品出了门。景城不算太大的城市,我没有开车,而是步行。我这次回来的目的之一就是找到杀害我家人的凶手,并且......我不记得那人住在哪里,可能已经离开这里了,也可能死了。什么可能都有,我需要找一个人问问。找谁呢?我去一家报社买了一份报纸,当地的报纸。很快,我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景城市,警察局局局长,王战!”让他帮我找一下应该可以。

  我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回到了我的住所,进到房间之后,我打开电脑,开始对景城的公安系统发起攻击!我在组织的那些年,学了很多东西,黑客技术还是学过的。

  酷G?匠◎:网E正(}版首?^发

  不知道是因为他们的系统过于脆弱,还是我的技术一流,不到五分钟我就进去了,找到了王战的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我要的其实很简单。

  关掉电脑,我就驱车去了王战他家,那时候已经有10点了。到的时候他们正打算睡觉,我的敲门声把他们惊醒了。王战家的保姆跑出来给我开门:“先生,这么晚了,您来这里找谁?”

  “王局长在这里住着吗?”我用一种很友好的语气对她说。

  保姆很客气的对我说“在在再,只是局长他们已经睡了,要不您明天来吧。”

  我没有接话,只是站在那里没有离开,保姆没办法,只好对我说:“您稍等一会,我回去看局长见你不见啊。”

  在保姆刚刚转身的时候,我说话了:“告你们局长说,我有个惊喜给他。”

  “好的”她匆匆忙忙的进了屋子。我则在别墅外面等着,不并不想对我家乡的人造成什么伤害,和气一点比较好,毕竟他们并没有犯什么错。

  很快保姆出来了:“局长叫您进去。”我跟着她进了屋子。不得不说这局长很有钱,屋里的用品很是奢华。我不知道他在哪弄来那么多钱。王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看到我进来了,或许是出于礼貌,他起身:“就是你要找我?有什么惊喜给我?”我不急不慢的走过去:“能否近一步说话?”

  他对我笑了笑:“年轻人就是喜欢玩花样,不错,走吧,去我书房吧。”他知道我要给他什么,当然是钱,对于一般的官员来说,钱是可以办很多事的,不需要动用任何武力。这是组织教给我的,可以说是组织成就了我。

  王战的书房在二楼,进去之后,他打开灯,让我坐下,我没有谦让,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了。王战也坐下:“说吧,有什么事需要我帮你的?我知道有惊喜肯定就有事所求。”

  我没有否认他的观点,点了点头:“局长果然是局长,直接和您说吧,我想找一个人,他原来在这里住过,不知道现在在不在了。”

  “找人?找谁?”他提高了警惕。

  我很友好的笑着对王战说:“局长不要紧张,我找的人是原来成远公司原来的董事长,郭易!”

  “郭易?”他开始收索自己的记忆:“好像六年前有那么一家公司,后来搬走了,我去年才来这里,对那个人,不了解。”

  “您可否为我查查?我找他有点事,他多年前救过我的命。”我的神情告诉他,我真的找他是为了报恩。

  “这么说来,我真要帮你查了,只是......”王战说到这里,没有说下去,只是看着我,我明白他想要什么:“惊喜嘛,这就给你拿。”我从随声携带的小型皮箱里拿出了30万的现金,我估计了一下,这个数字应该够了,给的多了怕他怀疑什么。“这是三十万现金,不知您......”

  王战打断了我的话:“查个人,那用得了这么多?”我以为他怀疑什么了,正准备开口,却被他打断了:“可见,这个郭易对你的恩情之深,好,好小伙,我这就给你查。”他拿起桌上的电话开始问警察局的值班人员,叫他们查郭易的信息。他们有自己的内部网,我并不知道,所以只能来找他了。

  王战见我等着很焦急,于是对我说:“年轻人,不要急,慢慢来。”我呵呵一笑。

  过了一会,查出来了:“郭易,现在在X市,公司也在那边,不过我要警告你,那个人现在在那边干的渠道不正当,那边警方正在查他,只是没证据,要不你不要去找他了,小心惹上事。”

  我微微一笑:“局长放心,我这次去只是看看他而已,不会干其它什么事的,只是感谢一下啊救命之恩。”

  “那就好。”

  “那我先走了。”我起身就走。王战顾不得管我,赶紧把包里的钱收拾起:“您慢走啊。”

  我回到车里,并没有立即开走,而是想了一些东西,规划了一下才驱车离开。

  这里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的父母。我驱车来到公墓,和他们说了很多,我知道我爸喝酒,我带了上好的酒水,和他喝了一晚上。第二天太阳刚刚出来的时候,我就驱车离开了景城市,开往X市,寻找我的第一个目标。

  X市是一个省会城市,我现在市里转了一圈,找到了成远集团:“哼,现在混的很好嘛。”我自言自语的嘲讽。对于郭易,我并不想让他死的很舒服,我需要一些手段。我锁定了一个目标,看样子估计是集团里的高管,他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有保安陪送。我戴上黑墨镜,驱车跟在他的后面,故意让他发现我在跟踪他。他的司机发现我了。司机谨慎的对陈磊说:“陈总,有人跟踪。”

  陈磊看了一下车子后面,果然看到一辆跑车在跟踪他:“加快速度甩掉他。”司机加快了车速,我知道他们上当了,我也跟着加速,他们开的方向是出市的方向,我笑了。出了市之后,我加快车速,开始在公路上飙车,陈磊的司机慌了:“刘总,他的车比咱的性能好,怎么办,要追上了!”

  陈磊急了:“给我甩掉他。”已经来不及了,我直接开着车跑过去将他们拦下。由于这是郊区,没有什么人注意他们两辆车。陈磊叹了口气,走了出来:“你是谁,拦我们干什么?”

  我缓缓打开车门,出来之后摘下眼镜:“找你有点事,需要你帮忙,可否私聊?”陈磊的司机很嚣张:“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想找我们陈总。”我拿出一把大口径的手枪,一枪打在司机的眉心,爆脑!陈磊直接吓得跪在了地上:“老大,您找我什么事,不要杀我,叫我干什么都可以。”

  我缓缓的走过去,揪住他的头发让他站起来,他还在发抖,我很温和的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颤抖的声音再次出现:“陈,陈磊……”

  我跟他说:“不要害怕,不暂时不杀你。”他立刻小心翼翼的小声反驳:“暂时?”我松开他的头发,腿一软,坐在了地上,“看你的表现啦。”我说完就上了车。他慢慢起身,走过来:“你叫我帮你什么忙,我一定帮,只要您放过去。”我边戴墨镜边和他说:“先上车。”

  他看了一下他的车,犹豫了一下上了我的车,坐在副驾驶上。出于安全考虑,我给他带了手铐:“帮我把郭易约出来吃个饭。”那人一听郭易就颤抖了一下:“你要动他?我劝你不要。”我继续开车:“为何?”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郭易这个人不好对付,而且暗地里和本市的黑道一哥有很深的交情。而且……”他没再说下去,沉默了,我转过头对他说:“继续你的话题。”

  他看了我一眼:“你还是杀了我吧,郭易就过我,他是我的恩人。”

  我转过头呵呵一笑将他扔了出去,随后后面一声巨响,陈磊被炸成了肉泥。其实我在给他戴手铐的时候已经给他安了一颗微星炸弹!没办法,还得自己亲自去找他,我知道发生今天这件事之后,警方肯定会加紧调查,郭易也会提高警惕。我得抓紧时间办事,不能拖延。

  回到城里,我换了辆车,来到成远大厦前,在等时机!

  观察了一下周围的人,我的目标放在一个快递小哥身上,我从车里走出来,走到快递小哥跟前:“我是公司里负责来取快递的。”快递小哥很忙,看都不看我一眼:“稍等,这就给您拿。”

  我一个一个的签收,我带着那些货物走进了成远大厦,和保安说是送快递的,就放我进去了。本来我还打算要费点劲的谁知就这么让我进了。也许是他们太高估自己了。

  进入大厦,我进了一个卫生间,将快递扔进了垃圾箱,然后等着一个员工进来,我对他微微一笑:“先生,我是新来的,请问董事长办公室在哪里?”

  他很友好的对我说:“您找董事长啊,他在顶层,你上去就能看见,很醒目的。”我等他说完,拿出装有药物的针管刺进了他的脖子:“借你证件一用。”我把他的证件做了一下改动,换上了自己的照片,大摇大摆的都出了卫生间,并在出去的时候挂上了一个牌子:“厕所维修中”。

  我上了电梯,里面人很多,他们赶往不同的楼层,唯独我一个人要到顶层。电梯门一打开,就有两个保镖拦住了:“请出示证件!”我没有看他们只是在找董事长办公室。那两个人看了我的证件:“您的证件没有资格来这里。您有董事长的邀请吗?”我懒得和他们多说双手举枪,两个倒地,没有发出其他任何声音,更没有惊动任何人。我找到董事长办公室了,果然很醒目,整个门都写了董事长三个大字。我很有节奏的敲门,一个男秘书出来开门:“您是?”我找到目标之后就简单了,一句话没说,直接将他秘书击毙,然后我慢慢把他的尸体放在地上,整理了一下着装。走了进去。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坐在办公桌旁看文件,连头都没有抬:“小李,是谁呀?”我继续朝着他走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他感觉气氛不对才抬起了他昂贵的头颅:“你是?”说话的时候挺稳重的,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身处险境。

  “你是否记得十几年前的林睿?”我靠在椅子上,看着他。当他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脸色变了,变得很难看,他怎么会不记得呢,当初我爸可是他的好兄弟啊,因为个人利益,将我全家杀害了。

  他脸部肌肉扭曲的很难看:“你是林睿的儿子,小飞?”

  我冷哼一声:“您终于想起我来了,不容易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