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组织暂时没有什么活动可以参加,其他的四个人已经走了,我独自一个在组织里实在是无事可做,于是向组织递交了一份申请书,表明我想回家乡看一看,一开始组织没有批准,他们要求我继续待在组织。我实在是没办法,只好去找带我来这里的风衣男。

  不得不承认,我很幸运,他在组织内部,我和他说:“队长,我想回家乡看一看,望请您和组织说一下,通融一下。”队长知道我的身世,知道我要回去干什么,平时见我在组织里无事可做,于是答应向组织请求一下。我高兴急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风衣男在这里他们都称呼他为队长,我也跟着那么叫,队长走后,我回去等好消息,因为我知道,队长一定很有能耐!

  果不其然,队长过来找我了,他说我可以离开一段时间,还警告我不要透露身份,办完事就赶紧回来。我答应了。其实,这里只有他知道我的童年是什么样的,他知道我这次回去是要干什么。

  等他走了以后,我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着了便装,带上中国的护照,和m国的国家内部人员的证件,离开了组织。有了护照和证件,一切都不是问题。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踏上了回归故土的航班,机场方面给足了我面子,因为我身上携带有轻型武器和一些危险物品。由于我知道路上会话费很长的时间,于是我小睡了一会,很难得,我睡的很香,梦到了我的童年。梦到了我身体发生变化的时刻。那是一个午后,我和一帮小孩子一起打架,结果我受了重伤,在医院治疗的期间,我发现我的身体发生了变化,我的伤口可以快速愈合,并且获得了一种超能力:控制磁场!我知道这对我既有好处,也伴随着坏处,我隐藏了起来,没有用过那种超能力!在组织里训练期间,也没有使用过,我知道那样会给我带来很大的灾难!这就是我留给自己的杀手锏,以防万一!

  飞机着陆的时候,我才醒来,这是我去到组织时候第一次回国,久违的亲切感。我拿着证件走进机场,收到了机场领导的热情招待,我只是为了安全走出机场,和他们客套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我从燕京机场出来,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银行,去了一些必备的钱,以满足我的日常需要。出来之后,我并没有急着离开会我的故乡景城。我开始观察现在的华夏,比起以前,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当然也包括素质。那都是我以前所没有见过的。人们举止文雅,到处都是古代中国才有的儒家气质,我震惊了,我开始沿着马路慢慢的观赏这生我的国家。

  夜幕降临,经过打听,我找到了全市最大的夜总会,那里的人很多,同事也很乱。不过,我需要那样的环境,我想了解一下我们家的仇人现在怎么样了!希望可以打听到有用的信息吧。

  我身着正装,看起来像一个CEO,我缓缓的走进夜总会,一进大厅,就吸引力很多人的注意,我不在乎,我开始观察里面的每一个人,看看他们谁是我的目标。

  忽然,一个接待人员走过来:“先生,第一次来吧?”

  我淡淡的对着他笑了一下,我随口吩咐她:“给我找一个雅座,快点,还有,给我上你们这里上好的酒水。”

  “先生这边请。”接待人员见我很爽快,心想:“这次提成又要提高了,哈哈。”将我安排在一个角落,这个角落很好,我很满意,在那里,我可以观察到大厅里的每一个人。我挥了挥手示意服务员可以下去了。

  我坐在座位上,观察每一个人,大致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是什么地位层次的人。没有一个是我想要的。

  我仍然注意着那些比较显眼的人,但是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我静静的坐着,我的酒来了:“先生,您要的酒。”换了一个人,来的这个人看样子是这里的大厅经理,我没有过多的搭理他,只是说了一句:“放这里吧。”就在这时,我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中年男子走进来,旁边还有不少保镖,那男子一进来,热闹的大厅就变得异常的安静,送酒的经理正打算走,就被我拉住了,他急了:“赶紧放开我,老大来了!”我并没有放开他:“他是谁?”

  那人实在是急了:“燕京黑道一哥!赶紧松手!”我放开了他。心道:“果然比一般。”我拿起手里的酒,看了看没有开口,我留着还有点用。

  等了一会,大厅里有热闹了起来,所谓的黑道一哥正在一个豪华的大桌子上和他的小弟们调侃,我把刚刚的那个经理叫过来:“把这瓶酒给那个人。”

  “什么?你要我送酒给他?”经理吓坏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害怕:“你就说是我送的。”我在他的口袋里放了一张支票,他点了点头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可以看出,他很害怕。

  经理过去将酒给了大堂经理之后,一哥和他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就一路小跑跑了过来:“老大叫你过去一聚。”我点头,然后起身走了过去。

  一哥见我走到了他的身旁,他起身看着我,俩就没有说话,我俩对视片刻,他低下头:“朋友,坐坐坐。”把他旁边的座位空开,让我坐在了他的旁边。我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饭桌上的每一个人,一个开口了:“知道吗,你是第一个这么高调给我送酒的,第一个......”我谦卑的说了句:“大哥客气了。小弟深感荣幸。”

  一哥见我没有敌意哈哈大笑:“来来来,干一杯。”我俩很爽快的说完了。一哥开口了:“兄弟今日送酒所为何事啊?”我低着头,眼睛株上漂:“交个朋友。”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我很坚定的对他说。

  一哥很高兴:“好,好,好,有魄力,我阿雄就交你这个朋友了。”举起酒杯我俩又干了一杯。他说那句话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叫阿雄,他问我叫什么,我告诉他我叫林一。我俩在酒桌上聊得很来,整个宴席我们两个成了焦点。

  阿雄还有事情要处理,就和他的弟兄先走了,临走的时候还叫我去他家做客,并留了联系方式。当然,我没有去他家的必要,只是拿了他的联系方式。我在外面需要像他那样的人,需要他们给我提供我需要的东西,例如枪火。

  阿雄走后,我也打算离开,但是经理跑过来,朝我竖起了大拇指:“牛。小弟以后跟您混。”我说不必了,我还有事先离开了。说完就匆匆的离开了夜总会。

  我独自一个走在深夜清凉的大街上,实在是有点冷,我还要赶时间回到自己住的帝国酒店,我在路边顺来一辆跑车,开到离酒店不远的地方扔掉了。

  我对于这座城市没有任何感情,我只是想回我的故乡景城看看,看看我死去的家人。并找到我的仇人。我住的是总统套房,里面设施相当不错,现在的我确实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得到的东西,但是,这些都是我用命换来的!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只要我还活着,什么都好说。我在房间里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没有人动过,于是去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准备明天一早离开,回景城。

  时光如流水般匆匆而去,景城现在已经物是人非,我从机场出来,开着一辆很普通的车开始寻找我童年的回忆。这里是我上学的地方,这里是我和妈妈逛街的地方,这里是我爸爸上班的地方,这里是我打架的地方,这里是我乞讨过的地方,这里是......一连串的回忆冲击着我。我没敢在去太多的地方,我掉转车头,急速开往我的旧居。

  我家的别墅离我越来越近,我和爸妈的生活过的点点滴滴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回忆让我心痛,我把车停在别墅门外,这里已经有新的人家了,我这次回来只是想看看而已。我按下门铃,不一会一个四十多岁的父母走了出来:“请问您找谁呀?”

  我楞以一下:“我愿是是这里住过,想回来看看。”

  那人一听,惊喜的对我说:“你就是林总的儿子吧?”

  我当时就懵了:“你是?”

  s●酷匠hr网p首发V

  那人很是兴奋赶紧将门打开:“快进来少爷,终于把您盼回来了。我是你家的保姆啊。”

  她的一句话,把我再一次带回到我的童年,保姆见我有点伤感,赶紧对我说:“少爷,您没事就好,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呢。”我没说话,跟着她走进了院子,院子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房间的主人变了。

  我在院子里转了转,然后又在家里转了转,我已经很满足了,保姆说在我爸妈遇害之后,出于安全考虑就带我离开了,但是我在慌乱这种和她走散了,她也很是自责,还找过我,没找到,于是就搬进这里住下了,等着我回来。

  “少爷,您既然回来了,这房产证就给您保管我。”保姆拿出房产证和一些其他证件。我苦笑:“不用了,我现在用不着,这里有你打理挺好的,我这次回来,就是看看我死去的爸妈和这旧的房子。我过段时间就走了。”

  “少爷,你还要离开啊。”

  “嗯,我现在很忙。”

  她见我心意已定,就没再拦我,我在家吃了顿饭,就回酒店了,那里,毕竟已经不属于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