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撼惊讶地望着眼前的老人,原来这个气定神闲的老人,年轻时还与黑暗军团征战过!惊讶之余,张撼缓缓地接过了老人手中的小手枪。乌黑的枪托,锃亮的枪身上绣着金子,上面刻着“killer”几个字母,小小的手枪拿在手上却感觉沉甸甸的。

  张撼心里想着,这只有三颗子弹,一定要好好利用。谢过老人,张撼接着溜达了一圈儿,就向回走了。他把玩着手上的小手枪,正构思着该怎样利用它。突然,他发现远方的天空,一架直升机正慢慢地飞过,向着北方的地区飞过去了。

  张撼还在思忖着,要不要试试手上的这把小手枪,看能不能一发子弹把他打穿了,直接轰下来...楞了一会儿,张撼一拍脑袋,就这么三发子弹,还是别折腾了...他继续向回走着,回到空屋时,已经是差不多快中午的时间了。宽敞的房间里,众人早已各自找了一个铺子,睡下休息了。

  张撼静静地坐在了陈悦的身边,看着陈悦睡着的可爱模样,就这么一直盯着,良久,陈悦好像发现了什么,微微地将眼睛睁开一道缝,发现是张撼,于是一把将张撼拉到了身边躺下,搂着张撼的脖子继续睡了。张撼也是无奈,索性合了眼,躺在那儿休息了起来。

  睡梦中,张撼又梦见了自己儿时生活的那个小镇,每天坐在港口,看着河面上日出日落,族人清晨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忽然有一天,一群胳膊上缠着黑色布带的黑衣人闯进了这个小镇——也就是黑暗军团了,他们疯狂地掠夺着镇上的物资,族人们奋起反抗,在争斗中,张撼的叔叔张青倒在了黑暗军团的长矛下,牺牲了。梦至此,张撼忽然惊醒了过来,冷汗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张撼醒来时,发现已经是下午了。张撼叹了口气,叫醒了身边的人,示意大家该继续赶路了,如果等天色暗下来,那可就不好玩了。

  突然,张撼警觉地发现,身边的陈悦不见了!张撼冷静下来,立即将感知力扩散了出去,疯狂地搜索着整个小镇,翻遍了每一处房屋、树木,可惜都没发现陈悦的踪影。

  “难道凭空的消失了吗?”张撼依然一遍一遍地搜索着陈悦的踪影。“不可能!”张撼发了疯地吼道。

  harriet用手抚摸着张撼的后背,示意他冷静下来,“你从外面回来以后,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什么时间”?

  “差不多是快要中午的时候,就睡在我身边。”张撼焦急地回应道。

  “嗯...”harriet思索着,接着说道:“中午还在这里,到下午才几个小时,肯定走不远,以这样的距离来看,并不算太远...你的感知力应该能够搜索到啊?”

  张撼紧闭着双眼,汗珠一颗颗从他的脑门上冒了出来,他在极力地感知着陈悦的存在。

  良久,张撼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正常....难道是乘坐直升机或者汽车离开的?那也不可能!无论有任何这种东西靠近,我都会警醒的!这不可能,不符合常理!”张撼急切地说道。

  这时,张撼忽然警觉地看向了屋外,在远处梧桐树的后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波暴走族。

  “妈的!”张撼怒吼一声,拿着冲锋枪冲了出去。“等等!”harriet拉住了陷入疯狂的张撼,“你先冷静下来,你确定那不是幻觉吗”?

  刚踏出空屋的张撼此时也反应过来,他冷冷地看着正在靠近的暴走族,摇了摇头说:“不管是不是幻觉,我暂时都没有办法驱散他们,只能硬拼了!”张撼拿起了手中的冲锋枪,瞄向了那波暴走族。“突突突突”连发的子弹喷射而出,对面的暴走族顿时倒下了一大片,可是后面冲上来的暴走族人数却越来越多,渐渐围成了一个半圆形,不断地向张撼他们靠近着。而张撼此时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倒下了一排,后面又补上来三排。

  一旁的harriet此时忽然想起了什么,冷笑了一声,从大腿上拔出了沙鹰,拉着张撼转身回了屋!

  回到屋里,harriet面对着惊愕地张撼说道:“这幻觉一定是黑暗军团的人释放出来的,而这个人,一定躲在我们附近!”

  G@酷@,匠e网‘永V久免J/费看$小I说tj

  说罢,两人同时回身望着一直呆坐在床边上的程浩....“程浩!”张撼上前拼命摇晃着程浩的肩膀,而程浩只是微微抬起了头,什么话也没说。

  “不...你不是程浩!....真正的程浩此时一定会拿起冲锋枪,和我一起去操翻门外那群王八蛋!你不是程浩!”张撼握紧了手里的冲锋,瞄准了程浩,想要开枪,却颤抖着下不去手。

  只听见门外暴走族的声音越来越接近了!harriet大声喊道:“杀了他,打破他们的幻象!”

  突然,门被撞开了,门外的暴走族蜂拥而入,harriet再不等张撼行动,将沙鹰对准程浩,扣动了扳机!

  “砰!”一声枪响,张撼只觉得意识一片模糊。

  当张撼重新清醒过来时,发现还是清晨,而自己还躺在床上。身边,是还在熟睡的的陈悦。张撼一脸疑惑地看向了harriet,而harriet此时也是刚刚从床上坐起身,冲张撼笑了笑,俩人又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程浩,发现那伙也正躺在床上酣睡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