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乔永佳的爸爸赔了安陆很大一笔钱,这样家里更是一贫如洗,姐姐在北京利用课余时间打工给家里寄钱。

  回到家,乔永佳的爸爸,直接让乔永佳跪在他妈妈的照片前,然后用藤条第一次打了乔永佳。

  乔永佳他爸爸这么打我,他心里很不服气,也不明白,他大声的叫到“我是为了你,你为什么还打我?”

  乔永佳的爸爸听了之后打的更狠了,乔永佳哭着大叫“那个人他要拿到砍你的,我已经没了妈妈,我不能没有爸爸。”

  乔永佳的爸爸的手瞬间停住了,乔永佳的父亲哭了,他然后拿着膏药给乔永佳摸,一边摸一边掉眼泪。

  乔永佳看着自己的爸爸哭了,自己也跟着哭,这时的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爸爸打自己是为了自己好,是要他不要重走自己的路子。

  乔永佳的父亲在自己的儿子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所以他不得不打他,让他记住以后这条路是不能走的,不管乔永佳当时懂没懂父亲打他的意思。

  可是命运已经注定乔永佳回事以后名震东北,境内最大的黑组织大佬,哈市四大金刚之一的乔四哥。

  乔永佳被父亲打了以后,他似乎乖巧了许多,每天按时上学,每天按时回家,学习刻苦,因为他父亲把家里的所有钱都给他读书了,而且他父亲也戒烟戒酒了,而且还在家的附近摆一个小吃摊子。

  乔永佳的父亲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和自己一样,所以很拼命的挣钱供他念书。

  乔永佳一放学就去帮助自己的父亲,看到自己的父亲为了自己这样,所以乔永佳很拼命的读书。

  有一次乔永佳刚放学去帮助自己的父亲,可到了的时候,他发现几个小混混正在打砸自己父亲的摊子,他知道不能用刀解决,他冲上去就揍那些小混混,可是他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打得过那些小混混,他被人家揍了,他父亲上去护住他,把那些拳脚踢全档了下来。

  乔永佳心里想着父亲为什么这么懦弱呢,如果放在以前他早就大打出手了,这几个混混完全不够自己的父亲收拾,可是为什么现在却。

  警察到了,还是那个警察刘德昌,他没有抓到那几个混混,那几个混混逃跑了,父亲被叫到局里问了几句话然后就出来了。

  刘德昌带着自己的父亲从局里出来了,一直在外面等着的乔永佳问“刘叔,那几个人抓到了吗?”

  刘德昌笑着对乔永佳说“永佳,叔叔对你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坏人,我们不能都把他们全抓起来,因为我们国家很大,太多坏人了,我们抓不完。”

  c看正j版(》章X节5上‘m酷T匠$b网

  刘德昌笑笑,然后让乔永佳的父亲带着他回家了,看着父亲背上的伤,又想着刘德昌的话“这个世界上坏人很多,我们不能每个都抓。”

  这句话完全误导了乔永佳的思想,从此乔永佳只有一个思想“只有自己变强了,才不会被别人欺负,这个世界保护自己的人,是自己。”

  “爸,我想练武。”

  “什么,练武”

  “对,练武,我想变强。”

  “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要练武呢。”

  “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家人。”

  乔永佳的父亲乔用看着乔永佳,然后说“你知道你学武就是为了打架。”

  乔永佳没有等到他父亲说完,立马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如犯我,我必犯人”

  乔用看着乔永佳的决定眼神,他知道自己是压不住的,索性随他去吧。

  但乔用第一天教乔永佳的不是武功而是一个字忍,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允许出手打架,而且如果不遵守,乔用就会废乔永佳。

  乔永佳答应了自己的父亲,父亲也开始教授他武功。

  乔用把自己以前学过的东西开始教给自己的儿子,乔永佳,乔永佳每天放学,都是跑步绕着回家,而这一切都被学校混子头的郝瘸子看在眼里了。

  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他遇到了班上的郝大勇,学校里混的人都叫他郝瘸子。

  郝瘸子是因为他的一只腿是在和社会上人打架的时候,被打瘸的,但从此之后,郝瘸子打架更狠了,而且对兄弟直接的情谊非常好,而且好战,所以学校周边的人都送他外号郝瘸子。他曾经对别人说过“别看我瘸,我要在社会上立棍儿。”

  乔永佳自从把他安陆捅废了的消息传到学校以后,郝瘸子一直就关注他了,想收他为小弟,因为郝瘸子认为这种人这么狠,以后会对自己以后在道上立棍儿是个危害,现在把他收了可以加以利用,而且郝瘸子看出这个小子已经全身武功了。

  乔永佳继续走着没有理郝瘸子一群人,但郝瘸子的小弟却挡住了乔永佳的去路,乔永佳,背着书包对那些小弟说“对不起,请让一让。”

  其中在最前面的小弟骂到“我超你吗的,你他吗叫谁让开的啊,这里路是老子开的,不给老子的过路费你就想过去啊,快给老子掏钱。”

  乔永佳没有理会这些人,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继续说“对不起,请让开一下,我想从这里走一下。”

  郝瘸子叼着烟继续看着这一切,小弟回头看来郝瘸子一下,郝瘸子使了一个眼神,那个小弟立马,给了乔永佳一拳,但是没有打到乔永佳的脸上,而是被乔永佳用手给接住了。

  小弟惊呆的看着乔永佳,而手被乔永佳给转了一个弯,大叫疼。

  这个时候,其他小弟也准备要上去打乔永佳,这个时候,郝瘸子,瘸着腿拍着手说“好一个乔永佳啊,不惧怕啊,连自己的叔叔都砍的人,真是坐怀不乱啊。”

  乔永佳看了看瘸着腿过来的郝瘸子,郝瘸子笑着赔不是的说“乔兄弟,对不起,刚才我手下的兄弟不懂事,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啊,可否放开我兄弟的手啊。”

  乔永佳放开了那小弟的手,郝瘸子又笑着拍了拍乔永佳说“乔兄弟,你这么好的身手,天天好好学习是不是可惜了啊,如果你我联手的话,我们一定会打出一片属于我们的天下的啊,到时候我们就控制哈市的黑市,到时候我们卖毒品,控制哈市的黑市生意,我们会发大财的。你父亲也不用天天出去摆摊了。

  乔永佳看了一眼郝瘸子说“我不感兴趣,你找别人吧。”然后直径往前走了,可刚走,前面的路就郝瘸子的小弟给挡住了。

  郝瘸子放了狠话说“乔永佳,我知道你有两把刷子,今天你说了以后不会进这个圈子的,但是如果以后你挡我立棍儿称霸黑市,我一定不会留情的,你给我记住。”

  乔永佳冷冷的说“我不会挡你立棍儿的,我对你们这些小儿科不感兴趣。”

  乔永佳说完,冷冷的看着前面的小弟说“对不起,让一下道。”

  那些小弟看了看郝瘸子,郝瘸子手挥挥示意让开,然后这些小弟很不情愿的让开了一个道,让乔永佳走。

  乔永佳说了一句“谢谢你”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大哥,我们为啥让那丫小崽子走啊,没捞点好处啊”

  “捞你吗,捞,你知道那谁不,乔永佳,你吗的,你知道安陆帮不”

  “知道啊,听说给一个小崽子给废了啊,现在瘫痪了,安陆帮解散了啊”

  “就你吗还知道,那你知道是谁捅的不。”

  “谁啊,”

  “谁,你吗的,就刚才你要揍的,乔永佳,你吗的,你知道不,你他吗差点就没命咯”

  “我超”被乔永佳奏摺着手的小弟摸着头甚是不解啊。

  郝瘸子点了一只烟看着乔永佳离去的背影,他一边吐着白雾一边在想,乔永佳真的不会进这个道。

  下面的小弟谁也不知道郝瘸子为什么这么怕乔永佳,就因为十二岁他废了安陆帮的老大,郝瘸子就怕了吗?但东北的道儿,已经正在发生着微小的改变。

  郝瘸子的担心还是对的,他和乔永佳的事情不会就这么断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