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十年前哈市风云

  “那啥,那个是乔国,给老子站出来。”

  “小崽子,你丫他吗骂谁啊,你丫他吗是不是活腻了啊,我吵你他吗那个大哥手下的小弟狂你吗,你吗的”

  “超你吗乔国,你他吗别在我们面前装啊,乔国,你他吗在我大哥洪建军面前就是算个屁知道不,吵你吗的。”

  “吵你吗,都给我干他,兄弟们,干死他们”

  这场架,是发生在哈市一个叫大桥的地方,为首的大哥正是乔永佳的父亲乔国,而一方是哈市市中心的洪帮的大佬洪建军手下的小弟。

  事情的原由是洪帮大佬洪建军,他一心想一统哈市的嘿摄汇天下(因为审核问题所以一些字眼必须用错别字,大家见谅),他先从一些小地方开始下手,然后逐步蚕食。

  干架现场十分混乱,乔国被砍了两刀在背后,头上也被砸了几棍,流着血。

  乔国的身手是很不错的,而且会一点武功,按理说不会被干到,可是他只对着刚才骂自己的小子是一阵蒙砍。

  那小子也被砍得不成人样了,开始跑,乔国就追着砍,那小子一边跑,一边哭丧着叫“乔国,你丫他吗为啥只砍我一个,我他吗上辈子欠你的啊”

  “因为啥,因为我他吗最讨厌跟我装的小崽子,今天我不砍死你,给我站住”

  乔国一边追一边砍,装的人总是有奇迹发生,可是乔国也算个奇迹,整个头上全是血也能追着这个小崽子跑了二公里,奇迹对奇迹可能是打平了。

  最后小崽子被乔国砍的失血过多,昏死过去了,倒在了地上,乔国也倒在了这个小崽子身边。

  休息了一会,乔国站了起来,补了几刀,这个小崽子算是废了,警察也最后赶到了。乔国一行人基本全被抓了,以乔国为首的大桥嘿摄汇团伙瓦解了。

  国家也开始对东北开始针对扫黑,可是洪建军是谁,哈市的一半黑市生意全在他手上,早就打点好了,洪建军还因为上报嘿摄汇团伙名单,而被表彰。

  从此哈市的黑榜势力只剩下洪建军了,被乔国砍的那个小崽子幸亏没有死,而乔国也被满身是血,所以也属于正当防卫范围里,但是嘿摄汇性质,所以被判了十年劳改。

  a酷1匠网;唯b$一T正◇√版…,fs其他◇\都t是盗(K版

  就在乔国服刑差不多几天的时候,乔家的有了第四个儿子,这个没有出生的孩子就是以后叱咤风云东北二十余年之久的乔四爷乔永佳,可是家里没了男人靠着谁过活啊。

  乔永佳不到二岁的时候,她的母亲就病重卧床不起了,可以说乔永佳是他姐姐带大的,乔永佳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哥哥在他五岁那年被人领养了,二姐姐走丢了,他排行老四,所以后来道上的人都称他为乔四爷,乔四哥。

  十年过去了,乔永佳从来没有见过的父亲乔国回来了,乔国出来以后不再是从前那个乔国了,他也不能在哈市的嘿道上掀起什么浪呢,因为时代已经不再是十年前的时代了。

  乔永佳只见过他父亲一面,是在劳教所里。

  乔永佳一直在心里都责怪自己的父亲,不是他打架的话,家里就不会这样了。

  乔永佳的爸爸回来之后就变成老实的人,从此,他就再也不敢动手,整个人都变了,无论谁打他骂他,他都不会反击,只是低着头沉默着...以前在他手下的小弟现在混的有点模样了,看到他这样,都唉声叹气的,都想帮帮他,可是乔国却不想再步入这个道里面。

  乔国以前的小弟也没有办法,他们让乔国以后有事直接找他们,可是乔国从来不找他们,以前被乔国欺负的人都来欺负他。

  乔国出来以后不混道了,就做起了小买卖,乔永佳的姐姐,乔永敏也考上了大学在北京上学。

  这一天,乔国推着自己的豆浆脑车,来到大桥街上买。

  “哎呀我吵,这不是人称乔峰的乔国乔大哥吗,兄弟们快看啊这是谁啊,乔国啊,怎么买起了豆腐脑啊。”

  这是大桥新势力安陆帮,为首的大哥是安陆,他以前是洪建军排在大桥的小堂主,现在脱离了洪帮,因为五年前,也就是乔国服刑期间,洪建军得了癌症死了,洪帮开始瓦解,洪建军没有儿女,洪帮没人领导,可能这就是报应吧。

  洪帮瓦解之后,各地方开始脱离,各自建帮,而安陆帮就是其中的一只,为首的大哥是道上人称小安禄山的安陆。

  十年前,在大桥哪一战安陆的哥哥被砍残废了,也就是被乔国砍残的那个小崽子。

  这次安陆要为自己的哥哥报仇。“你他吗以前不是很牛比啊,来啊,来干我啊,吵你吗的,你看你那怂样,兄弟们给我干他,吵你吗的,把这些啥都给我他吗砸了,吵你吗。”

  乔国被干到在地,抱着头,任人拳脚相加,没有还手,如果在十年前,这几个人不是乔国的对手。

  豆腐脑车也被砸了,要不是有人报警,乔国可能就被捅死了,因为安陆正要拔刀捅他。

  “都给我站住,别跑”这是警察在叫喊。

  安陆气着说“乔国算你走运,下次就没那么走运了。”

  乔永佳这个时候,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他看到父亲满头是血,他扶起自己的父亲哭着问“爸,你为啥不还手啊。”

  “儿子,爸这是在还债,我没事,咱们回家吧”

  “同志你没有事吧,刚才那伙人你认识吗?”

  “哦,警察同志没事,就是我欠人家钱了,没事,你们回去吧,我也要收摊了”

  乔永佳怎么也想不明白,父亲这是为什么。

  多少天过去了,乔国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乔国又开始出去出摊,乔永佳也去上学了,乔永佳在学校非常用功。

  乔国在街上叫卖着,可是安陆那帮人还是不肯放过乔国,安陆在帮里说了话,“乔国十年前把我哥哥弄残了,这笔帐无论如何是要还的,出来立棍儿的,无论多少年,债都是他吗要还,见到乔国给我废了哦。”

  乔永佳放学了,他每次放学都要去和自己父亲一起回家,这天,乔永佳刚来到父亲所在的那条街,就看到。

  父亲被人干到在地上,他看到另一个人掏出了一把砍刀,那个人就是安陆,他知道这是要去砍他父亲,他看到街上有一家卖猪肉的刀。

  他什么都没有想,只想着保护自己的父亲,他拿着刀就冲了上去,直接插进了安陆的后脊椎。

  安陆当时就瘫地上了,他的兄弟一看大哥出事了,立马撇开乔国,直接拖着安陆去了医院。

  那时候,乔永佳才十二岁。

  捅了安陆之后,乔永佳自然被警察带进派出所,索性安陆没有出什么状况,可能是要瘫了。

  乔永佳被警察带进去审问,父亲在外面守候。

  警察问乔永佳“你为啥捅那个男人,是不是因为他打你父亲,你才捅的。”

  乔永佳虽然十二岁,但是知道,如果自己承认了,可能会和父亲一样被关起来,所以他撒谎说“不是,因为他要拿刀砍我和父亲的,你没有看到现场有一把砍刀吗?我是属于正当防卫”这话从一个十二岁孩子口中说出的。

  乔永佳虽然十二岁,但他从邻居口中得知,自己的父亲是属于正当防卫才没有判死刑的,他姐姐也告诉他,正当防卫是什么意思,这也是后来为什么乔永佳能在哈市风起云涌的原因,一个懂法律的大哥。

  这个警察没有想到这个孩子居然知道“正当防卫。”

  警察笑了笑说:“你这个孩子不简单啊,你知道我们会把你怎么样吗?”

  乔永佳冷冷的表情说“随你们的便。”

  “哎呀,小子,口气不小啊,好了,你没有事情了,如果下次再有这种事情要报警知道吗?不是啥事情都要用刀来解决知道吗?”

  乔永佳嗯了一声,警察告诉乔永佳说“我叫刘德昌,以后再有什么事情就来局里找我知道吗?”

  谁也没有想到乔永佳以后路是:成也刘德昌,败也刘德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