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爆炸头挺吊的,进来后见我们几个人正盯着他,便骂道,看看看,看你麻辣隔壁啊,不想死的就滚!骂完我们,他就对大排档老板恶狠狠的说“潘老根,今年下半年的三千块钱保护费你是交还是不交啊?我们老大可说了,要是不交的话,今天就把你的店给砸了!”

  他这话音刚落,大排档的老板直接一屁股就摔在了地上,坐在地上恳求着那个爆炸头说“昱哥,麻烦你跟老虎说下,我老婆刚在北京看病回来,家里是真的是一次性拿不出这么多钱....”

  “拿不出这么多钱,去你妈的!”这个叫昱哥的爆炸头骂了句,然后走过来就是一脚踹在大排档老板的胸口,真的想不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居然被一个黄毛小子给踹翻在了地上,看着都让我觉得怜惜。

  不用猜我也知道这个昱哥肯定是煤工扛把子的小弟了,大排档老板嘴里的老虎估计就是扛把子。

  我看了下爆炸头带来的几个人,总共七个人,其中三个都瘦不拉几的,战斗力也就是渣五,剩下的四个人包括爆炸头在内,估计能和我们三个人有的一拼,当然,郑凡的战斗力也只能是负五,属于拖后腿的那种。

  眼见那个爆炸头又是一脚踹在大排档老板身上,他的小弟也开始走了进来准备摔东西。我跟老大和老三对视了一眼,意思怎么办?老大哼了一声,说不服就干呗!说罢就站了起来,我跟老三也跟着起身瞪着那爆炸头。

  爆炸头看了我们三一眼,收回了踹大排档老板的脚,哟呵了一声,说你们几个煞笔不怕死是不?想在河山镇继续待下去的话最好就赶紧滚!

  老大没有理会他的话,冷笑了一声,走到他跟前指着地上的大排档老板问道,他差你多少保护费来着?爆炸头上下打量了老大一眼,说装犊子挺行的啊,三千,怎么滴,你想替他给啊?

  “小兄弟,谢谢你们的好意,你们还是赶紧走吧,别惹祸上身。”躺在地上的老板突然喊道,我低头看了看他,估计爆炸头刚才踹了一脚在他脸上,整的他满脸都是鼻血。

  老大没有叼大排档老板,还是老样子的笑了笑,冷笑着嘀咕了一声说“三千,呵呵”说罢,突然他在口袋里掏出一沓钱,最少有一万,他抓着一把钱,然后狠狠的抽在了爆炸头的头上。

  “他妈的,你这么喜欢钱是吧,老子用钱打死你!”老大说着又是抓着钱拍在了爆炸头的脸上,打得他都愣住了。

  说实话,不光是爆炸头愣住了,就连我都傻眼了,这他大爷的,有钱就是叼啊,老子见过用刀砍人的,用炸药炸人的,还真是第一次用钱打脸。

  “草泥马,兄弟们拼了!”忽然,不知道是爆炸头的哪个小弟喊了声,然后其他的六个痞子跃跃欲试的准备冲向老大。

  我跟老三正准备抄板凳动手,结果老大不急不忙的抓着钱又甩了爆炸头一脸,然后拿着一把钱指着那几个混子说“他二大爷的,说的命值一百万的话就来,大不了老子甩一百万不要了弄死你们几个!”

  还别说,老大的这一句话,愣是吓得那几人不敢动弹一下,毕竟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来老大是个富二代,谁会傻到跟钱作对啊?就像我们市里就有那种杀人,杀个人也就十几万,老大真要一狠心甩个一百万,明天觉得就能看到这几个人的尸体,而且警察绝对查不出来凶手。

  爆炸头的脸都被老大给抽红了,他甩了甩脑袋,还想定神然后还手的,结果老大又是一把钱拍他脸上,说咋的,你的命值一百万是吧?

  “不不不,误会了,真的误会了。”爆炸头的脑袋甩的跟拨浪鼓似地回道,见老大又要打他的脸,连忙说“哥,大哥,我错了,大哥您是混哪的啊?”

  老大收回了握钱的手,呸了一声说煞笔才是你哥,然后又很冲的左手戳了下爆炸头的额头说,老子混哪的,跟你有鸟关系啊!

  爆炸头差点没晕死过去,估计在想,咋富二代这么难缠呢。于是便像三孙子一样的说“哥,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小弟我最贱惹了你你不要放心上....”说完,他又指了指还躺在地上的大排档老板对老大说“只是,哥,我也是奉我大哥的命令来收保护费的,你为难我也没用,就算我收不到,我们大哥一定还会叫人来收的。”

  老大回头看了我跟老三一眼,然后回头用手里的一把钱在爆炸头的脸上蹭了蹭,说你们大哥是谁啊?很叼吗?

  /酷、)匠8|网H永d!久免费P1看v小说$《

  “叼,绝对叼。您估计是刚来,可能没听说过我大哥的名字,我们大哥是煤工大三的学生,不仅是煤工的扛把子,还是整个河山镇的扛把子,在这一亩三分地,他就是土皇帝。哥,不说你有钱,就算你钱再多,也是搞不过我大哥的,所以你还是不要跟我们作对,安心过你的日子吧。”爆炸头急急忙忙的解释着,说到最后,就好像是要劝老大不要装逼,否则装逼会挨揍。

  可老大偏偏不信他这个邪,说了句,这么叼啊,吓得我都要尿了,哈哈。老大笑着,我跟老三也笑了起来。

  在我眼里看了,就这个肮脏的社会,什么扛把子都是假的,钱才是一切,钱才是决定地位的筹码。

  笑了好一阵,老大在一沓钱里抽出了两张毛爷爷,然后扔在爆炸头的脸上,说回去跟你那什么老虎哥说一声,以后不要出来收保护费了,缺钱来找老子,老子用钱糊他一脸。

  爆炸头见老大的意思是放过他了,松了口气,蹲下身就乐呵呵的捡起了地上的两张毛爷爷,然后笑的跟傻叉一样的对老大点头哈腰的说,是是是,我一定把你的话带给我们大哥。说完,带着他的几个小弟就屁颠屁颠的冲出大排档跑了。

  我看着这几个小子的背影,不禁想笑,看样子他们收三千块钱保护费也分不到多少钱啊,老大就甩他个两百,就把他们给乐成这样了。

  呵呵,出来混,不管跟多牛逼的老大,看样子也是摆脱不了苦命的屌丝命啊。

  老三把地上的大排档老板扶了起来,然后拉了张凳子给他桌下,他坐下后抽出两张纸巾就擦了擦脸上的鼻血,然后苦笑着对我们几个说“小伙子们,谢谢你们了,可是....”

  “没有可是,我就想知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怕他们几个小年轻。”老大打断了他的话,非常直接的问道。

  大排档老板叹了口气,跟我们说,不是我不敢还手,只是他们人多,毕竟我孤身一人的,不想跟他们这些社会上的痞子斗,怕连累家人。他说着说着,话语中居然带着一丝伤感。我想他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从他刚开始跟爆炸头的对话来看,他应该还有一个重病的老婆,一个大男人,靠一家孤僻山庄里的大排档来维持生活,这该有多辛苦。

  说完后,他顿了顿然后又说道,小伙子,真的是谢谢你们,我怕这样真的会连累你们,那个老虎真的很厉害,在河山镇,基本没人敢惹他,你们还是赶紧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