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在飞驰着,只不过窗外的景色从高楼大厦,变成了稀稀囊囊的民房。大马路变成了乡间小道。

  如果给我一个如果的话,我肯定会以为司机是富士康的贩子,要把我们拐去做苦力。

  老大老三和郑凡倒没有多大反应,对于他们三个人来说,三个人的总分加起来才七百分,上个煤工也差不多。

  看着窗外的景色又变了,我们应该是进山了吧,我心里只能骂了我大爷一遍,然后掏出手机给大炮打了个电话。

  我们来之前,我就跟他打过电话,本想让他跟我们同路来的,结果这丫说这几天他家收稻谷,所以晚几天去学校报道。不得不说啊,其实农村的孩子真的挺幸福的,他们享受到了城里孩子享受不到的粮食生产环节,受到的磨练是我这城里长大的人一辈子都体验不到的。

  响了五声大炮才接电话,大炮喂喂的问我有什么事?

  我依稀还听见了他那边打谷机的声音,看样子这丫在打稻谷呢,我长话短说的问他忙完了没有,什么时候来学校?

  大炮吼着大嗓门说“不中啊,估计还得忙活几天,我大概十五号去学校,你们到了没有?”

  我嗯了一声,说快到了,然后跟他寒暄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老大坐在副驾驶,转头问我说,咋的,大炮是不打算来上学了啊?

  我摇了摇头,跟他说大炮要十五号才来。老大叹了口气,说去了学校,咱哥几个记得要同一间宿舍,给大炮留个床铺。

  听他这么说,我和老三都点头说好。

  出租车翻过一个山头,穿过一个小镇后行驶了大概五分钟就停了下来,老大又塞了两张毛爷爷给司机,说辛苦了,然后带着我们拿着行李下了车。

  一下车,我打眼望去我眼前的煤矿工业大学,差点没一下子就腿抽筋的给摔地上。

  1更新u最快?x上X酷匠)网^(

  “这,这学校是不是养猪场改造的啊?”老三倒吸了下鼻涕,铮铮的说道。

  “我弄他奶奶的,这个牛叉!”老大也愣住了。

  郑凡挽着我的手,一时没回过神的说“这……这是煤场吧?”

  我看着眼前这学校,围墙已经塌了不少,校门少了一扇门,校门口还堆着大大小小的煤堆,除了一个差不多七八十岁的老大爷躺在椅子上乘凉,基本上一个人都看不见了。

  要不是看见校门上那块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要掉下来的校牌上写着“萍乡煤矿工业技术大学”,我都会以为来错地了。

  我又看了看校内的环境,只有七八栋大概只有三四层的楼房,而且楼房都是黑漆漆的,就好像这都是从煤堆里长出来的是的。

  最主要的还不是脏兮兮的建筑,而是从校门口望去,学校里的操场上都堆满了比三层楼房还高的煤炭。

  我不禁感叹了声“我滴个胸的,不愧是煤工,就连学校里都全是煤。”

  愣了最少几分钟,我们才拔腿往我们那梦寐以求的大学才去,走到那个乘凉的大爷旁边,我问他说,大爷,不是说今天开学嘛?怎么看不见人啊?

  大爷翘着腿在竹子上伸了个懒腰,看了我们一眼说道,哪里来的个人哟,这伙熊学生,每年都要到十月份才来报道,也就你们这些新生来的勤快些。

  听老大爷这么一说,我们也就明白了,像这种不求上进的四流学校,肯定是管理松懈呗,不说什么学生来的晚了,估计老师都没来几个。

  对于这种误人子弟的渣学校,我只能感叹道,曹他妈,这真是极好的,像这种没人管的大学,老子最喜欢了。

  好在进了学校后,我们总算是看见学生了,估计也都是和我们一样刚来的新生,虽然人不多,但哥们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他大爷的,幸亏这学校不会就我们几个人。

  我们四个人先是来到了新生报道处,接待我们的事一个秃头,他跟我们说他是学校的副校长,然后热情的跟我们打招呼。

  我心中不禁一笑,估计像这学校,能来几个傻叉学生的话校长真的能高兴的跳起来。

  我们四个人报的都是地质勘探系,校长很快就给我们办理了入学手续,然后扬言说要给我们安排全学校最好的宿舍。

  副校长给了我们宿舍的钥匙,我们几个男的是六人宿舍,305。而郑凡因为是女生,所以去的是我们宿舍楼上一层的女生宿舍,408。

  我们几个兴高采烈的走到了宿舍楼前,乍一看这宿舍楼,我差点没晕死过去,这楼虽说是五层,可楼顶居然还是盖瓦,而且看着建筑风格,咋这么像民国时期的呢?

  “我滴个妈呀,这是蒋公时代的房子吧。”老三傻傻的看着眼前的宿舍楼说道。

  “这,这不会闹鬼吧?”郑凡死死的挽着我的手说道,差点惹得我笑出声。

  老大估计是想安慰我们下,骂骂咧咧的说,什么蒋公什么鬼屋啊,要我说,这种复古的房子最有艺术性了,别人想住还住不到呢。

  我也参合说,就是,副校长不是说了嘛,我们的宿舍是最好的,没准房子里是欧式装修风格呢?

  说是这么说,可当我们三个打开305宿舍门的时候,我们哥几个差点没吓出魂来。

  幸亏郑凡去找她的宿舍了,不然看见眼前这一幕,估计得吓晕。

  只见空荡荡的宿舍里,满墙的蜘蛛侠,地上飞快的窜过几只老鼠,还有几只像挑衅般的缓缓在我们几个眼前爬过。

  最重要的不是这个,重要的是,宿舍里的单人床上居然还有一条二十多厘米长的蜈蚣,床铺上还有着一堆一堆的老鼠屎。

  老三这暴脾气啊,丢下蛇皮袋就在里面拔出一把开山刀,说什么也要去把那副校长砍了,这他妈不欺骗学生的纯洁感情吗?

  好在我跟老大手脚快,连忙把他拉住了,老大死死的抱着老三,说,冷静!冷静,大不了哥几个收拾下就好了嘛。

  老三哈了一声,推开了我两,提着开山刀就转身进了宿舍,挥刀就把那条正缓缓挪动的大蜈蚣给一刀两断了。

  我无语了,你有气也别朝人家蜈蚣发啊,就这么大的蜈蚣,活捉拿去卖也能卖点钱是不?被你这一刀了断了,煮汤给你喝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