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心中连扇自己几个耳光后,对黄昕玥点了点头,说好啊,聊聊呗。

  她也没说话,直接转身就带我进了医院的花园里,坐在一颗大树下,她突然说,甄剑,你觉得郑凡对你是真心的吗?

  被她这么一问,我傻眼了,心想你丫不是神经病吗,问我这种事。要说换以前,我是肯定不会以为郑凡跟我是真心的,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能有什么理由不相信?

  “你什么意思?”我看着黄昕玥反问道。

  /酷w匠网m首d发

  她见我这么问她,摇了摇头没说话,起身对我说“相信我,你跟她不是一路人,祝福你。”说罢她就往医院门口走,走出几步后头也不回的又来了句。

  “对了,到市区后有空来医学院找我哦。”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直叹了口气,心说现在的女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奇怪。

  什么叫不是一路人?在我眼里看来,所有的路其实都是可以并合在一起的。

  回到病房后,我没理会郑凡那铁青着的脸,只是不吭声的收拾起了这满屋子的狼藉。当然,不是我不敢跟她说话,只是觉得她现在还在气头上,我没必要去当炮筒子。

  “她跟你说什么了?”郑凡突然冷冷的问道。

  我一下就愣住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结结巴巴的回道说“没……什么都没说。”他大爷的,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呢,居然大气都不敢出。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迁容?我呸。

  呵,郑凡笑了下,然后说,甄剑,你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别管别人的疯言疯语。

  “嗯,我相信你!”我站直了身子非常认真的回道。

  说实话,我不知为何现在对郑凡言听计从的,说是爱情的话那简直是开玩笑,我想,这应该是我觉得有愧于她,想尽力的补偿吧。

  好在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要开学了,就在暑假中期的时候,我们都收到了煤工的录取通知书,当看到我那585分的成绩考上煤工时,我差点没哭出声。

  高三暑假的这两个月里,头一个月我基本天天都在医院,我爸妈也来了医院看望郑凡,并让我一定要照顾好郑凡。

  住了一个月院,郑凡总算是治疗的差不多了,便转回了她家里修养。好在她家有专门的保姆,也就用不上我照顾,但我还是每天都会去看她。

  唯一要说的,就是小胖和李坚在职高毕业后,在南城混哒了一段时间就去了广东,好像是说技校把他们分配去了富士康实习,实习期八百块钱一个月。

  他们走的前一晚,我们哥几个找了个大排档喝到了黎明,小胖喝哭了,拍着我的肩说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到初中时期。

  我问他为什么?小胖喝了杯酒,哭着说,草他妈的,因为那里记载着我们曾经热血飞扬的青春!

  当时就我,萧炎和李坚小胖四个人,听到小胖这句话,我们几个人都沉默了。

  是啊,那段曾经可歌可泣的热血青春,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未来有多坎坷,我们不知道,。可我们知道的是,曾经的那段无忧无虑,不服就干的美好日子却早已离我们远去……

  九月十号,大清晨我就收拾好了我的行李,因为今天就开学了,我必须早点赶车去市区。

  收拾好东西后,我给郑凡打了电话,问她好了没有,她说好了。我便让她到汽车站等我,坐第一班去市区的客车。

  挂了郑凡的电话后,我又联系了老大和老三,这两个畜生,要不是我给他们打电话,他们都忘了今天开学。

  听到我说开学后,他两都震惊了,然后慌忙的说,好好好,我马上收拾东西,半小时后车站见。

  我放下手机,只能直摇头,哎,原来我才是我的朋友圈里最勤奋上进的优秀好青年。

  我把行李提到客厅,我爸给了我一沓钱,是学费和零用钱。我将钱放好后,我妈就抓着我的手哭了,当然,我妈哭的不是因为舍不得钱,而是因为我这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她舍不得我。

  老妈紧紧的抓着我的手,眼泪一颗颗的落在我的掌心,她说,剑剑,出去后好好照顾自己,千万别打架了。该花钱的地方就花钱,别舍不得。

  她虽然不像别的家长,说什么盖好被子别感冒什么的,可她的这句话却字字刺着我的心。

  是啊,我家没钱,从我记事起,除了我爸妈自己给我钱,我一般都不会问他们要零花钱,因为我怕给我爸增加负担。而我爸妈却总是担心我没钱用,固定着一个礼拜两百块钱给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