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超市门口与萧炎闲聊了会,他说的大多数都是他的宏图大志,然后告诉我,他跟大吊张已经商议好了,准备下半年一开学就彻底拿下职高。

  $?酷9*匠PN网唯☆一正版eb,D&其》他B都_"是“盗…J版{

  他然后又问我什么时候去市区上学啊?我叹了口气,说还不知道呢,录取书都没收到,没准他大爷的煤工都看不上我。

  萧炎忍不住笑了笑,说甄哥你就尽装屌丝吧,凭你的成绩,煤工只会求着你去。我也笑了,或许吧。

  闲侃了许多,我也急着回医院了,便让萧炎他们先回去,改天我请他们吃饭,老三说他还有事,便跟着萧炎走了。

  等萧炎和老三走后,我看了看黄昕玥,她手里提着很多的补品之类的,估计是刚才她买的。我明知她买的东西是给郑凡的,还故意问她说你是去忙呢,还是想跟着我去医院?

  黄昕玥鄙视了我一眼,说你不废话么,我当然是去医院看看郑凡了。

  我也没反对就带着她往医院走,路上,她问我考上了哪所大学?我居然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毕竟说煤工这四流学校,丢死人了,我本想撒个谎说我考上南大来着,想想还是算了,万一她哪天知道了真相,不笑话我装逼才怪。

  “煤工,你呢?”我犹豫着回道。

  她听到我说煤工,有些傻眼了“煤工?不会吧,我记得你以前成绩还蛮好的呀,再怎么差也不会沦落到煤工去吧。”

  “你想多了,我高考考砸了,不去煤工的话,估计只能去富士康做下等员工了。”我尽量装作失落的说道。

  当然,我的心里也是非常的复杂,心想我他妈真的有点煞笔,放着那些好的大学不去,去他妈一个煤工。不过回头想想郑凡,或许吧,这就是我的命,我的命理就是一生不停地为女人付出。

  黄昕玥没再问我什么,仿佛是怕打击到我了,点了点头说“恩,以后你来市里上学了,记得找我哦,我报了医学院。”

  听到她说她在医学院,我并没有太大的吃惊,毕竟这丫头高中时成绩就不怎么样。像在我们家里,成绩不好的女生,一般都是选择卫校或者医学院。

  “恩。这样也好,以后在市里咱么多联系.....”

  到了病房,郑凡正在看湖南卫视的什么快乐男声,而且看得很入迷,连我和黄昕玥进来了都不知道。

  黄昕玥把她买的那些补品放在桌上后,郑凡这才转头望了过来。

  “黄...黄昕玥?”郑凡吃惊的看着黄昕玥问道,看样子她们在高中的时候很熟,不然怎么会有这么惊奇的表现。

  “恩。”黄昕玥点了点头,然后就站在床边看着伤痕累累的郑凡,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她两沉寂了一会,见她两这样子,我觉得站在这里傻愣着也不是个事,便把买的卫生巾放在桌上,说了句我出去转转,然后推门就出去了。

  一出门,就听见里面两女人唧唧歪歪的聊了起来,我滴个草啊,合着她两不说话,是介于哥们我这个电灯泡啊,我就无语了,你说两个大老娘们的,有啥悄悄话好讲的啊?

  我走到住院部门口抽起了烟,接连抽了两支才回病房,心想这十来分钟了,就算搞基也搞完了吧?可就当我走到病房门口想推门进去的时候就傻眼了,因为病房里面居然吵了起来,而且吵的特别激烈。

  郑凡骂道“草泥马的,你个臭婊,用不着你来说我!”

  “你个绿茶表,就会骗人家,你这样有意思嘛?”黄昕玥接着一句狠狠的回道。

  我差点没晕死过去,这,这都啥情况啊?正想趴门上听清楚情况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开门的是黄昕玥,她小脸通红的冲出了病房,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还没说出口就撒丫子往外面跑了。

  我看了眼病房里面,一片狼藉,黄昕玥买的补品,还有热水瓶,杯子之类的全部摔在了地上,郑凡正脸色铁青的看着我。

  我在想,这两女人到底闹的是什么啊?想先进去安慰郑凡两句来着,想想还是先追黄昕玥吧,毕竟郑凡躺在床上,她又跑不掉。

  想罢,我抬脚就往住院部门外跑去,好在郑凡的病房在一楼,我没几脚就冲到了门口。一到门口,我就郁闷了,黄昕玥正站在门口背对着我呢,似乎她猜到了我会来追她,故意在这等呢。

  我无语了,走到黄昕玥旁边,见她还火急火燎的,就问道,你们这是闹什么啊?搞这么大动静。

  她呵了一声,说甄剑,我们去聊聊吧。

  聊?啥?聊骚?我脑子里一阵邪光闪过,回过神后我差点没扇自己几巴掌,咋我的思想就这么的肮脏呢,想什么都能跟那些XXOO勾上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