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像是顺从般的对他点了点头,郑凡她爸显得很开心,搂着我的肩就说,小伙你真的很上道,我女儿的医药费我都付好了,她就交给你照顾了。

  我笑着答应了,心里却无比的惆怅,哎,怎么世界上还有这种为了官途而拼老命的人呢。

  回到病房,郑梓还想骂我,不过被他爸拦住了,他爸说,以后郑凡就让甄剑照顾吧,我们该干嘛干嘛去,交给甄剑我放心。

  说完,他又是对我一阵笑,而郑梓却一脸的不屑,像是非常的讨厌我,他妈非常祥和的点了点头,躺在病床上的郑凡对我微微一笑,似乎非常满意我。

  等她爸妈还有郑梓都走后,我坐到床边,她抓着我的手说,谢谢你甄剑。

  我说谢我干啥啊?你这样还不是被我害得啊?她掐了下我的手背,回道说你不要这么说,一切都是我自找的。

  说完,她顿了顿又说,谢谢你还陪在我身边。

  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了,只能岔开话题指了指她吊着石膏的腿问她怎么样了,还痛不痛?

  她脸上洋溢着幸福感,摇了摇头说不痛,有你在就不痛。

  我想说什么,却发现我说什么都没好,也就没说话。她见我不说话,突然问我说,你会跟宋雯雯走吗?

  我顿时心里咯噔一声,说真的,如果给我一个可以选择的机会,我或许会跟宋雯雯走,去一个没有人打扰我们的地方。可是我有余地吗?没有!我看着头上缠着纱布,腿上打着石膏的郑凡,摇了摇头说,不会,我会一直陪着你。

  听到我这话,郑凡原本有些紧张的脸色放松了下来,对我说,甄剑,我知道你喜欢宋雯雯,她也喜欢你,同样我也喜欢你。如果你真的喜欢她,那么你选择她我也不会生气的。今天我想了很多,也许吧,是我的永远是我的,不是我的永远也不是我的。

  我真的有些失慌,听她的话,我发现我更加不能在这时候离开她了,照顾她这是责任,也是义务,我要是这时候离开她,我怕我这一辈子都会不安。

  于是,我强忍微笑的的对她说,放心吧,我决定好了。

  和郑凡说了很多,时间很快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我无力的走出病房,看到宋雯雯还依旧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等我时,我的心莫名的疼了下。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对我爸妈都可以没心没肺,对女人却这么的心软。

  宋雯雯见我朝她走去,有些激动的看着我,问我说郑凡怎么样了?

  我坐到她旁边,叹了口气说没什么大事,住个把月就可以回家休养了。

  她说,这就好,没事就好。然后又问我中午喝了这么多酒,脑袋疼不?说着她就伸手来摸我的脑门。

  她的手刚抬起的那一刻我就抓住了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我想说什么,却不忍说出口。

  有事你就说吧,我不会怪罪你的。她笑着对我说道。

  我看着她的笑容,笑的是那么的假,就好像电视里滴了眼药水的哭戏一般。我咬了咬牙,明知很多事情拖着也不是个事,便低下头说了句,对不起。

  顿了顿,我接着说,郑凡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真的不能再伤害她了。

  宋雯雯依旧是强忍的笑着,说没事,我理解你,其实男人就是这样,能舍能扛,负自己该负的责任,做自己该做的事。

  我想再说声对不起,她伸手出左手捂住了我的嘴,怔怔的对我说,以后我不会打扰你们,但我会一直等你,记住了,不管有什么事,还有我在等你……

  说完她伸回了左手,又挣脱了被我握着的右手,起身就往住院部的大门口走。

  看着她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我出奇的没有追她,或许吧,有的人离开了,但她的影子还在,有的人离开了,就再也不在了。我相信,也许以后我见不到宋雯雯了,但她的影子将一生一世的留在我的心里……

  我仿佛虚脱一般的走进病房带上了门,然后径直走到窗户边望着窗外。

  郑凡正躺在床上削苹果,问我说怎么了?怎么出去几分钟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我没理会她,心里却如刀割一般的,因为我看见住院部外的道路旁一颗大树下,一个女子正蹲在那里哭泣着,甚至通过月光的照映,我看见她的身子都在瑟瑟发抖。

  妈的,我决心不能再看了,我怕我会忍不住想冲出去抱着她,只能狠心的转过头拉上了窗帘,然后笑着对郑凡回道说,刚才我去跟宋雯雯划清关系了……

  说着,我往病床边走去,一屁股坐在了病床的边缘。郑凡听见我说跟宋雯雯彻底掰了,有些惊喜的说,甄剑,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我苦笑着叹了口气,说没什么,这是我应该为你做的。

  !酷`a匠{网^(永●*久(免*费S;看◎小说

  这一个晚上,我又失眠了,大半夜的一直在医院外的一个餐馆里喝着酒,直到凌晨两点餐馆的老板才跟我说他要打烊了。

  我已经彻底的醉了,想结账,却发现我身上一分钱没带。老板还以为我是吃霸王餐的,跑进厨房拿出一把菜刀就对着我说不付账就把我送派出所去。

  好在后来我把手机给了老板,让他给老三打电话来帮我付款,老三赶到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他付完帐一出餐馆就问我这是咋了,咋昨天中午没喝够啊,大晚上的还这么闲情雅致的出来买醉。

  听完他的话,我想说什么,还没说出口呢就感觉胃里一阵翻腾,然后扶着路旁的电线杆就吐了起来。

  老三拍着我的背,唠叨着说,你啊你,喝酒真不行,就见你喝了五瓶啤酒就吐这鸟样了。

  我吐的胆汁都快出来了,吐完后,觉得胃里舒服了许多,随便的用衣袖擦了擦我嘴角的脏物后对老三骂骂咧咧的说,去去去,整得你跟能喝似的,老子这是故意喝醉的,你懂个锤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