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爸见我这么不客气的接过烟就抽上了,也只是苦笑了下,自己也点着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我们两站在门口抽着烟,突然他问我说,甄剑是吗?

  我点了点头。

  他又问道,听说你放弃该有的一本大学,而陪着郑凡去煤工,是真的吗?

  我搞不明白他卖的是什么药,也不好问,于是又点了点头。

  他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那你喜欢她吗?

  我无语了,又是点头。如果他问我爱不爱的话,我肯定会说不爱,但要问喜欢的话我肯定喜欢了。毕竟大街上的美女我都喜欢,不喜欢我才是傻逼呢。

  郑凡他爸将手中的半截烟弹飞了出去,然后又重新点着了一支,抽着烟对我说,照顾好我女儿,她这两个月我就交给你了。

  我听着他的话,莫名的激动,也有着失落。激动的是,她爸信任我,这对我不算是坏事。失落的是,宋雯雯我该怎么跟她交代?

  想了想,我只能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舌尖暗想道,去他妈的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对他说,嗯,放心吧,她要是少了根毛,你就扒了我的皮。

  他听到我这话,笑了,手耷拉在我的肩膀上跟我说,你们都还很年轻,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都有自己选择的机会,我不强求谁娶我女儿,我只强求你对我女儿好一点。

  我想说什么,他打断了我的话,又跟我说了起来,原来啊,他跟他老婆都在湖南的一个小县城任职,很少才回南城一次,这次刚回来,就接到老三的电话说郑凡出事了。他们基本没歇脚就赶到了医院,看着病床上的郑凡和已经混的不成人样的郑梓,他们夫妻两就觉得对子女愧疚。所以刚才他和他老婆商量了下,准备今年年底就申请转业回南城,好好的补回这些年欠自己孩子的十几年关怀。

  说到最后,他居然有些黯然神伤,嘴里念叨着说,都怪我,为了事业都没有好好的关心过他们一次,尤其是看到我儿子那样,我就伤心。

  听完他的话,我想笑,笑这些贪官污吏,嘴上说的像是为祖国做贡献而牺牲子女的幸福,其实不知道在湖南某个县城捞了多少票子,要是没捞的话,他家在南城的别墅是刮刮乐刮来的啊?

  当然,自从知道他是当官的后,我就不再同情他了,毕竟十个官员九个贪,还有一个是傻叉。看他这样就是那种老奸巨猾的老狐狸,能是傻叉才怪呢。

  我心里笑着,脸上却没表现出来,我也装作很深沉的安慰他说,叔叔,你别担心,以后我替你照顾郑凡。

  他露出了一脸阴森的笑容对我说,小伙子,你办事,我放心!说完后,又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问我说,对了,我记得你上午有个哥们是不是咱们县里长峰水泥董事长王大锤的儿子啊?

  我说是啊,咋了?他乐呵呵的连忙又给我点了一支烟,然后装可怜似的跟我说,你能跟他说说吗,帮我引荐一下他爸爸。这不年底我想转业回南城吗,想让王大锤帮我做个推荐,而谋个能够为咱们南城做贡献的好职业。

  我听到他这话,当时就想呸他一脸,我呸!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就你这种丧尽天良的国家蛆虫,贪污完外面不说,还想回南城贪污自己乡邻百姓的血汗钱,老子能答应你才怪呢!

  于是,我非常委婉的对他说,这个……叔叔啊,我跟那个啥不熟,跟他说不上话……

  不熟可以慢慢的熟啊!他连忙岔声说道。

  我晕,对着种人无语了,他大爷的,郑凡怎么能有他这种爹呢。郑凡不说,就郑梓,虽然混了点,变态一点,但也没他爸这么丧心病狂啊!

  我不好回绝他,怕他跟我撕破脸皮,只好点点说尽力吧。然后他又问我家里的情况,我也都一五一十的说了。

  他听到我爸是个贴小广告的的时候,非常认真的对我说,放心吧甄剑,等叔叔我回到南城了,一定想办法给你爸谋个正事做,毕竟贴小广告这活还真不是人干的。

  我心中又是一笑,当老子傻呢,就你这种人,明摆着就是当年给糖吃,背后扇耳光的人。真等你啥时候混到南城了,还会记得我啊?不把我像坨臭狗屎一样的给踢开就算好的了。

  、更1新{最*《快。)上《酷‘@匠网y

  心中嘲笑了许久,表面上还是非常顺通的点了点头。心说还是日后跟郑凡谈谈吧,让她劝劝他爸,不要再为了官场而丧心病狂的忽悠我这种优秀好青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