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我爸妈的样子,心中像是被刀割似的,难受,疼。

  这时候在我家帮忙杀猪的几个近亲也过来了,看我爸又要动手打我,便连忙上来拉开我爸。

  其中我三伯伯指责我爸说,老弟啊,你这是何必啊,孩子考上大学是好事,打他干啥子啊!

  我爸气的肺都要出来了,指着我对三伯伯说,这个不孝子!居然背着我报了个分数线只有两百的煤工!

  啊?我三伯伯也愣住了,显然他也是知道我的成绩的,我这能考一本却报四本的事,估计换谁谁也会吓到。

  沉寂了几秒,三伯伯拍了拍我爸的肩膀,说老弟,你先别激动嘛,我跟孩子聊聊,事事要讲个前因后果嘛。

  我爸叹了口气便转身往屋里走,我看着他那已经有些下弯的腰,心中不禁充满着愧疚。

  三伯伯走到我面前,把我拉到了院子外,找了个台阶一屁股坐了下来。他拿出一包两块五的庐山递了一支给我,我接过烟点燃了,火辣的烟草味刺激着我的喉咙。

  他问我,剑剑啊,能跟你三伯伯我说说原因吗?

  要说我这三伯伯,从小就对我挺好的,可能是因为他是老师的原因吧。我小学时他就是我的数学老师,在学校他经常照顾我,有的时候一高兴就会给我钱。

  就因为他是小学老师,我读了几年小学,愣是没买过一本作业本,因为作业本之类的他都是一打一打的给我。

  在我家里,恐怕除了我爸妈,我就是跟三伯伯最亲了,再者三伯伯没有小孩,他也许是把我当他儿子对待了吧。

  我深吸了一口烟,把我和郑凡的事跟他说了。三伯伯听后,只是笑了笑说,年轻啊真好,可以大胆的追书自己喜欢的女人和梦想。

  说完,他又像是开导般的问我说,剑剑,你有没有想过,是你的未来重要,还是女人重要?

  他的话一下子又把我问懵了,虽然填志愿之前我已经想通了是爱情重要,可当他问到是女人和未来重要时,我又傻眼了。

  是啊,女人不一定可以代表爱情,可大学一定能代表未来。

  爱情?我和郑凡算不算是爱情?我有些模糊不清,可以说我至今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爱情是滚床单吗?我想应该不是的。

  如果我问我自己我到底喜不喜欢郑凡,答案肯定是喜欢。可我对她的幻想始终处在于因为她漂亮。

  爱情是什么我不知道,爱情是不是滚床单我也不知道。也许吧,我可以认为爱情就是滚床单吧,没有肉体的交融,又怎会又心灵的恰融呢。

  想到这,我心中一笑,大学和滚床单,肯定是滚床单重要了,当我傻么?

  在骂了自己的内心数遍后,我勉强坚定的对我三伯伯说,爱情重要。

  三伯伯听到我的回答,笑了笑,说好啊,我相信你,我也支持你。年轻人,就得勇敢的去追求自己所爱的,所要的。

  我点了点头,心中对我三伯的印象又增加了数倍,果真还是人民教师最理解人啊。

  于是,我三伯伯带我回到了我家里,此时我爸还在发着脾气,我妈和几个亲戚正在安慰着他。

  三伯伯一进客厅,便让那几个亲戚先回家休息吧。那几个亲戚也蛮听我三伯的话,点了点头就走了。

  见亲戚们都走了,三伯便走过去坐到我爸身边,很委婉的对我爸说,老弟啊,我觉得你应该适当尊重一下剑剑的决定,毕竟他已经成年了,应该有自己的选择能力了。

  尊重?我爸大吼一声,便跳了起来,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茶杯便朝我摔了过来,茶杯摔碎在我的脚下,发出乒嗙一声碎裂的巨响,下了我一跳。

  我爸指着我对我三伯怒吼道,我尊重他?那他怎么不尊重我?他填志愿之前怎么不跟我商量下?我他妈现在请柬都发出去了,明天亲戚朋友们来了,见他报了个煤工,我甄牛的脸都他玛德丢尽了!!

  三伯伯叹了口气,连忙把我爸拉到沙发下坐下,然后安慰他道,这不孩子怕你担心嘛,现在不跟你说了吗?再说,外面的大学也不一定就是好,也许煤工更好呢?就业更好呢?面子难道就比你儿子的自由能力还重要吗?

  ¤酷43匠网唯一W正●版,#其LP他y都4Q是2B盗Nb版,

  我爸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脸不看我,估计是一看到我就觉得窝火。

  然后三伯伯又劝了他一通,说到最后,我爸就火了,说你再怎么劝我都没用!他杀人放火都行,就是不能为了一个女人去做这么一个错误的决定!

  三伯见我爸咬着话不放,便放狠了,看了我爸一眼,然后对我喊道,剑剑,不管你爸答不答应,今天你三伯我答应了!

  你他妈没这个权利!我爸站起来就对三伯说道。

  三伯笑了声,说我怎么没这个权利?甄牛你从小都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牵扯大的,你哥我今天就替你做决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