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他们三个这么坚定,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忍不住的仰天长啸道,好兄弟,一辈子!

  我们各自回自己班上填了志愿,都很简单,第一志愿学校是**市煤矿工业学院,第二是医学院。

  我填完后,班主任便把我叫了出去,不得不说,我们班主任真的是越来越漂亮了,岁月不但没有让她变的沧桑,而让她原来越有韵味了。

  Y酷}匠●网;正Bk版首G发

  走到走廊上,她上下看了我一眼,然后意味深长的对我说,甄剑同学,我看了前几次你的模拟考试成绩,而且我也问了下今年的高考题目,都挺容易的,按你现在的综合成绩,上一本是没问题的,你为什么会选择煤工这种连四流都排不上的学校?况且我也听说过了,这学校是我们市里的工委成立的,根本没有什么教学水平,更别提什么未来了。

  我笑了笑,并没有急着回答她的话,而是问道,老师,你相信爱情吗?班主任被我这么一问,有些摸不着头脑,说爱情?我女儿都已经上小学了,像我这种年纪的人从来没有经历过你们九零后所谓的爱情。

  听到她的话,我不急不忙的点着了一支烟,班主任看我这么猖狂的点上烟,似乎有些吃惊。我抽了两口后就掐灭了烟头,然后非常恭敬地对班主任说,老师,谢谢你,谢谢你这三年来对我的教导,我的一切成绩都是你给予的。可是你是不会懂得爱情的伟大,我不会抛下我的女人独自去那所谓的一本。现在不会,这辈子也都不会抛弃我的女人。

  说完我就转身顺着走廊往楼梯走,班主任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愣愣的在后面自言自语的说,爱情?爱情到底是什么?

  我踩着楼梯往下走,这也许是我高中留下的最后脚印吧。要说我这辈子最尊敬的老师就是高中时的班主任了,她不像是初中时的老杂毛。除了打就是骂,而是对调皮的学生细心开导,尤其是教学方式也很独特,学生听她的课永远都不会感觉困倦,她的每一节课都能让人耳目一新。

  多年后,我都会想起这个高中时期的美女班主任,她那温柔的声音和秀丽的面容也会时常在我脑海中飘过。甚至在我面临死亡的那一刻,我的脑子里居然想起了我那曾经的班主任。

  走到楼下,郑凡已经在等我了,我一下去就抱住了她,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这一次,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她恩了一声,也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们互相拥抱着,惹来了不少路过的学生围观。正在我两热情似火的时候,楼上突然传来班主任的声音,她对我喊了句,甄剑,祝福你哦,记得以后叫老师我去喝喜酒。

  我抬头看了看二楼正扒在栏杆上对我微笑着的班主任,也笑了笑,然后对她做了一个**的手势。

  那天下午,我和郑凡又去开房了,她这次的表现实在让我有些吃惊,各种姿势,各种方法都很熟练,做起来比跟宋雯雯做爽多了。

  她说我是她这辈子的第二个男人。

  我说你也是我这辈子的第二个女人,也会是最后一个。

  晚上回到家,我爸和几个亲戚正在赶夜杀猪,我妈正在院子里烧火,我就问她这是干什么啊?不过年不过节的杀猪干什么?

  我妈满是和蔼的摸了摸我的头说,不是听说你考上南大了吗,你爸就想张罗着明天请那些亲戚朋友来家里吃顿饭,毕竟咱们老甄家也几十年没出过这么大的喜事了。

  我当时就有些懵了,甚至都不知该如何启齿,我妈看我有些愣住了,就问我怎么了?

  我说,妈,对不起,我没报南大。我妈笑了笑,说没什么的,考不上南大就考不上南大,你爸说了,就算考上南昌工程学院这酒也照样办。

  我差点没晕死过去,南工也是二本啊,于是我鼓足勇气的对我妈说,妈,我没报这些学校,我报的是咱们市里的煤矿工程学院....话间,我爸正好朝我走了过来,听到我说报的是煤工,也没生气,就问了我一句,剑剑啊,那煤矿工程学校是什么学校啊?几本啊?分数线是多少啊?

  我看着我爸妈那笑容,居然心中有些愧疚,是啊,我又要辜负他们对我的期望了。我沉默了几秒钟,咬了咬牙说,分数线***。

  啥?我爸妈都愣住了,我爸那笑着的脸顿时就煞白煞白的,我妈焦急的抓住我的手问道,剑剑,你不是说考南大没问题了吗,为什么要填的是这么差的学校啊?

  听我妈这么问我,我一字一字的回道,因为,我新交了个女朋友,她考不上好的大学,所以.....话还没说完,我脸上就挨了一巴掌,虽然我早就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可还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我爸那扇完我的手在颤抖着,他脸色铁青着咬牙切齿指着我说,逆子啊,逆子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姑娘是凹凸曼说:

作者QQ1501537248 欢迎找我交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