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t7正T版$m首e发

  填志愿那天,学校里可是热闹非凡,有人笑,有人哭,也许今天真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我曾经多少次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可直到今天来了后才发现,原来这并不是美好的,而是痛苦的。

  我没有去填志愿,而是带着郑凡找到了老三老大还有大炮,他们三个见到我和郑凡在一起后,显得特别吃惊,就好像见到了这世上最不可能的事一般。

  在学校的桂花树下,我们五个人盘地而坐,老大给我们一人打了支烟,问我是不是有什么新打算了?我点了点头,长吸了一口烟后徐徐说道,我决定了,不去南大了。

  我这话一出,他们四个人都愣住了,郑凡抓住我的手就说,甄剑,你大可不必这样。我摆了摆手,说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决定了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他们都沉默了,老三想对我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又没说出来。

  许久,我问老大说,老大,你知道咱们市里有什么好一点的学院吗?老大没回答我,而是看了老三一眼,应该是他也不知道。

  老三替老大说道,有两所高专,一家医学院,一家煤矿工业学院。

  说实话,要是之前把这几所学校跟我说的话,我肯定会说宁愿出去搬砖都不会丢人去上这种五流学校。

  高专肯定是不用考虑的,我看了看身旁的郑凡,问老三医学院好进吗?因为我想到了,郑凡是女孩子,也只有医学院适合她了。

  老三说好进的不得了,是个人就能进去。我恩了一声,正想说就填医学院的时候,郑凡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掌,对我说,甄剑,如果你真要执意陪着我的话,那我们去煤工好不好?

  我问她为什么?郑凡很是愧疚的说,你已经为了我失去一次未来了,医学院不适合你,我希望我们去煤工,那里才是男人真正该去的。

  其实她说的不无道理,女孩子去医学院的话还能学个护士什么的,而男人去这种市级医学院,根本学不到什么,即使以后分配出来了,顶多也就是拿个千把块钱工资去那些乡下的卫生院当当乡村医师。而煤工就不同了,毕竟我们市里是煤矿大亨,以后毕业后到煤矿上去工作的话不说能发财,衣食无忧是绝对没问题了。

  可我又看了看郑凡,毕竟我没听说过有哪个女孩子去煤工,即使去了,以后一个女孩子去乌七八黑的煤矿工作像样吗?

  郑凡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哼了一声说,你可别看我啊,以后我又不去煤矿工作,我要让你以后养着我。

  听到她这话,我心中莫名的一暖,看样子这丫头是准备跟我一辈子啊,我喜欢,嘿嘿。

  于是我对老大他们义正言辞的说,行,我们两决定去煤工了。老三摇了摇头,似乎是在为我的决定而惋惜,然后缓缓地说了句,既然四儿你要去煤工,那我张少飞也去煤工,以后咱哥两还有个照应。

  大炮在一旁骂骂咧咧的说,你妹的老三啊,什么你们哥两,我不是兄弟了?加上我刘大炮一个,我也去煤工。

  老大骂了句我去,说你们几个兔崽子啊,加上老子!

  我有些愣住了,郑凡在我耳旁说道,甄剑,我真没想到,你的这些兄弟会这么够义气。

  我没有理她,怔怔的对老大他们说道,可是你们真没必要跟我去煤工,你们即使分数再低,去南昌那边的二三本也是没问题啊,再者说了,以你们家里的关系,你们毕业后上岗也是牛头马嘴的啊。

  我说的也算是正点吧,就像老三,他爸是三中的副校长,要是去个师范什么的,凭他爸的关系,毕业后回三中当个老师估计没问题。大炮的话,应该上所真正有实用的大学,毕业后去大城市找份稳定的工作,赚点钱孝敬农村的父母。

  老大的话就更不用说了,应该去学财经或者工商,这才是富二代应该学的。如果说一个富二代以后出去挖煤,那不得笑死啊。

  我的话说完,他们三就不乐意了,老三说,去去去,去你妹的,我有啥不好上岗找工作的啊,反正我的梦想不是以后跟着我爸当老师,我觉得挖煤都比教书好。

  大炮说,我无所谓,去煤工还行,以后即使去挖煤,也有着高薪工资,还能留在家里照顾我爸妈,帮我爸妈干点农活,这该多好啊。

  老大则更是不屑了,说快拉倒吧,老子怕什么牛头马嘴,老子以后又不用上班,大不了以后让我爸给我开个煤矿就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