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眼黄昕玥,想上,却又想到了我后肩的伤,这他妈上也不是时候啊,于是就缓缓的说了句,算了,咱还是回学校吧,我有点不舒服。

  黄昕玥哦了一声,挺失望的,不过哥们我就郁闷了,你丫平时不对我听冲的嘛,今天咋这么想被我上?我他大爷的真是太无语了。

  要说这高中的生活真挺快的,一晃又是两年,转眼就到了高三下学期。这两年来,我始终没联系上宋雯雯,刘明明也没找我,大熊也没来报仇,让我有些难以置信,平时那个挺牛逼的刘明明,咋就变得这么缓性格了?

  可能是因为没有外界的干扰吧,我的成绩又一路爬升了上去,连老大和老三都不敢相信我居然还有这等本事。

  记得有一次我爸问我高考想报哪个大学?我连想都没想就回道说,南昌大学呗。

  当之,我这话是一点掺假都没有,因为凭哥们现在这成绩,上南大那不跟玩似的么?

  唯一要说的,就是高二的时候,老二出狱了,他出狱的那天,老大大摆了一桌。

  老二感动的差点没哭出来,嘴里只是念叨着,他妈的,还是兄弟好啊。

  可惜的是,因为他是蹲过大牢的人,学校是没办法进了,他爸便给他找了一个政府大院的保安工作。于是老二便其乐融融的吃起了国家公粮。

  眼见就要高考了,高三的学子都在拼命的复习功课,就连大炮都刻苦了起来。而老大和老三却不以为然,用他两的话讲,读大学有个鸟用,再怎么读出来后还不是个打工的,倒不如在家种田来的快活。

  我无语了。

  高考的一天来的很快,我们学校因为是民办学校,学生便也没去其他学校混合考试,毕竟只是一个三流高中,就算抄,又能抄上几个二本?

  我和老大在一个考场,我本想给他传点答案的,可惜监考老师管的严,加上隔得远,便算了。

  该死的高中生活终于结束了,他大爷的,当我交上最后一张试卷的时候,心中满满的喜悦,因为我已经有把握上南大了。

  在考场外等了半小时,所有考试才结束,老三和老大显得一脸无所谓,大炮却特别的失望。

  我想问问他们考的怎么样来着,结果老大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哥几个,走着!搞几杯去,庆祝我们那已经逝去的高中岁月。

  我们都点了点头,于是便跟着老大往外面走,路上我问他们考的怎么样?老大和老三基本同时回了句,无所谓,管他妈的呢。

  大炮则摇了摇头说,砸了,二本是没希望了,估计也只能勉强上南翔了。

  然后他们又问我考的咋样了,我说还行吧,南大是可以的了。他们三笑了笑,老三说,行啊,牛逼,没给哥几个丢人。

  我想说几句客套话来着,话还没说呢,一个看似流氓的混子走了过来,非常直接的问我说,你他妈是不是甄剑啊?

  老大一听这小子话这么冲,抬腿就要踹他,不过被我拉住了,我看着那混子说,是我,怎么了?

  混子哼了一声说,草,我们老大说了,明天下午水库见,不来是孙子!说完他就转身走了,一点云彩都没有留下。

  老三指着那混子的背影说,去去去,去他妈的,几个意思啊?他老大又是谁啊?

  我说,该来的迟早都要来,肯定刘明明呗,还能是谁。

  更H新最快x2上4酷;=匠h网“&

  老三又看了眼老大,问他该咋办?老大说,去他二大爷的,哥几个,不服就干呗,干到他服不就行了吗!

  我们四个人同时说了句,哥几个,走着!于是也没把刘明明的事放心上,大步的走出学校往事先约定好的酒店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