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连忙给我拍背,一边拍一边责备老大说,大哥,草,四儿刚醒过来,你就给他烟抽,想弄死他啊。

  老大呸了一声说,快拉倒吧你,刚才我点烟的时候你咋不说话啊,现在怪我了,干你妹子的。

  我看着他两调侃,身体虽说刺骨的疼痛,可心里却暖暖的,这他妈才是真爱啊!

  老大懒得跟老三吵,于是说他去交下医药费,一听医药费,我想说什么,可还没说出口呢,老大就瞪了我一眼,说你可别跟我提钱的事,提钱伤感情。

  说完他转身就往外走,老三看了看老大的背影,笑了笑对我说,四儿,你别跟老大这富二代计较什么钱不钱的,他又不差这几个钱。

  我说不是我计较,而是心里过不去,毕竟才认识老大没多久,我就已经花他这么多票子了。

  老三笑道,他个败家子才不会为这几个钱心疼呢,听说他大冬天烧钱烤火……

  我本想再说点什么的,结果大炮在旁边插嘴说道,卧槽他妈,有钱就是叼啊!等我有钱了,我也烧着玩!

  我和老三无语的看了一眼大炮,本想打击他一下,想想还是算了,哎,屌丝何苦为难屌丝呢。

  于是我岔开话题问他们我睡多久了啊?老三说,不久,两天不到。我啊了一声,本以为我最多昏迷几个小时,这他妈都两天了啊!

  老三看我这么惊讶,说放心吧,学校我已经帮你请过假了,而且我们哥几个也请了一个星期的假陪你。

  我说我不是说学校的事,而是我爸妈知不知道我打架了?老三回道说应该不知道吧,要知道了的话,估计早来医院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妈的,要是我爸妈知道我打架进医院了,估计得被我气死,毕竟我在他们心中到现在还是好儿子好学生。

  于是我就让老三跟我讲讲我昏迷以后的事,老三点了点头便和我说了起来。

  原来啊,那天我昏迷后,老大一看我被人砍了,就火冒三丈了,带着人追着大熊张强等人砍,大熊一看老大他们突然这么猛,也怕了,撒丫子就跑。结果大熊跑了,张强跑不动,被老大逮着就砍了两刀,估计现在也在医院躺着呢。

  砍我的那个小黄毛本身挨了我一钢棍就懵了,老三和王郁玥上去就又给了他一顿胖揍。

  于是乎,老三和王郁玥便把我连忙送医院,到了医院后,医生看了下我的病情,只不过是因为我的身体素质比较差,加上失血过多才昏迷的,也就随意的给我输了袋血浆,挂了两天葡萄糖。

  听完老三的话,我不禁又是一身哀叹啊,什么叫身体素质太差?哥们我从小到大没生过病,怎么可能身体差。

  机智的大炮似乎看穿了我在想什么,自言自语的来了句,听说撸管过多会影响身体,不知道某些人是不是啊。。。

  卧槽,这不摆明的说我嘛?想哥们我一生放荡不羁,思想健康开朗,一个星期也只不过撸八次而已,这也叫多啊?

  我非常无语的看了眼正沾沾自喜的大炮,骂道,滚犊子吧,你个死炮!

  不得不说啊,这医院的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每天都有小护士照顾着把屎把尿,时不时的还能吃个豆腐,简直是神仙日子啊!

  在医院躺了三天,我终于出院了,说实话我还真有点不舍,毕竟这医院的小护士可比我们学校的那些恐龙靓多了。

  但回头想想,我是那种为了美女而放弃女人的人吗?

  出院的时候,老大搞了辆车来接我,临走时我本想去问下照顾我的那个小护士约泡不,最后还是没敢问,万一惹得她一生气,扇我两巴掌咋办?

  老大他们直接把我接回了宿舍,这时的我虽然伤口还没完全愈合,但走个路还是没得问题,起码吃喝拉撒不用人照顾了。

  走进宿舍,我就有点醉了,他大爷的,宿舍里摆着一张大桌子,上面放着十几个菜,还有N瓶红星二锅头。

  老大看我傻愣着,说看着干啥啊,这是哥几个为你准备的接风酒,庆祝你平安而归。

  我无语了。

  我们宿舍四个人坐下就开始喝了起来,我本想说我伤还没好,不能喝酒。结果老三直接就给我递了一瓶二锅头,大喊道,喝!不喝就不是亲兄弟!

  我滴个草啊,他这话给我逼的,你说我是该喝呢,还是喝呢?

  ;更N新P$最'5快上‘7酷3匠WJ网

  咬咬牙我拿起二锅头就站了起来,对他们三说道,谢谢哥几个这几天对我的照顾,我甄剑这辈子都不会忘了你们这些兄弟!

  说完,我对着二锅头就来了个吹瓶子,这酒吧,喝嘴里酒气冲鼻,喝到喉咙里的时候火辣辣的,差点没给我一口就给灌倒了。

  我想直接一口气喝光然后醉了睡觉去,可我刚喝一口下肚呢,老三就连忙抢过了酒瓶子,笑着说好了好了,做做样子就行了,毕竟咱哥几个的感情又不是一瓶酒就可以替代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