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感觉整个人都开始无力,眼前的一幕幕忽然变得灰蒙蒙,我这是要死的节奏?

  我吃力的转身,只见一个小黄毛提着一把满是血的砍刀全身哆嗦的看着我。我看他这怂样,忍不住心里就骂道,他大爷的,你丫是第一次出来干仗吧?砍个人就吓这样了。

  我勉强提起钢棍抡在了他的脑门上,小黄毛捂着脑袋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笑了,不知是凄惨的笑还是痛快的笑,只感觉自己的头皮一阵发麻,然后再也支撑不住的倒在了地上。

  我看着那片肮脏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没有任何色彩,就像全世界都在为我哀悼。

  我要死了,真真切切的,因为我已经感觉到呼吸都非常困难,眼皮也开始一点点的下坠。

  死亡,这两个字在我的脑海中闪过,我怕,非常的怕。我想挣扎,却那么的无力,或许我的人生要在此结束?

  恍惚间,老三和王郁玥趴到我身边晃动着我的身体,老三喊道,四儿!坚强!你他妈别闭眼睛!

  我嘴角上翘般的微笑了下,多么痛的领悟。

  大熊大喊了句,死人了,兄弟们快跑。然后我就听熙熙囔囔的脚步声,像是一群野马在快速的奔跑而去。我又听见老大歇里嘶底的怒喊道,草他妈的!砍死他们!

  我看着那片天,听着打斗声和老三在我耳边的呼喊声,笑着笑着就哭了,兄弟。

  也不知什么时候,我再也只撑不住的闭上了眼睛。我唯一的记忆中,就是我看见了满地流淌的血,那是我的...

  在这场黑暗中,我不停的挣扎。或许说我一直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

  也许,这就是像一个梦,梦里我梦见了很多的人。我梦见我爸妈在我坟前哭,也梦见我和宋雯雯结婚了。

  宋雯雯,多么熟悉的名字,而我却怎么也想不起她的故事,就像她一直活在我的脑海中,却没存在我的心里。

  ●最p新Iy章%.节1n上#酷L匠@网

  我努力的去回想我和她的故事,可梦永远是梦,梦中的她一直是一片空白,难不成老子的记忆是空白的?

  渐渐的,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开始能听到外界的声音了,有时是老三在我耳边让我赶紧起来,有时是老大对医生的咆哮声。

  听到老大那怒喊声,我心里不禁笑了笑,还是太年轻啊,火气总是这么旺盛。

  我一直以为我是他妈的失忆了,现在听到他们的声音,我居然还能分清谁是谁,心里也就安定了下来,幸亏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挨一刀就失忆啊。

  只是我开始有些徘徊了,为什么宋雯雯在我的心里还不如老三他们重要了,是我移情别恋不喜欢她了?还是心里已经容不下她了?或者是她已经远离我的世界了?

  我心中苦叹了一声,这一切的一切,还是日后再说吧。

  好在哥们我的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知觉恢复没多久我就能睁开眼睛了,一睁眼,就见老大老三还有大炮三个人抽着烟在斗地主呢。

  再看看地上,他大爷的,满地的烟头和啤酒瓶。我顿时就无语了,这三个傻叉啊,不知道这还躺着病人么,搞得像香烟不是钱买的一样。

  还是老三第一个发现我醒了的,他看到我睁开眼睛正无语的看着他们,连忙丢下手中的扑克牌就跑到床边惊喜的喊道,卧槽!四儿,你终于醒了!

  我想说话,却发现口中干巴巴的,嘴唇都干裂的发痛,嘴里只好嘀咕道,水,水,水啊。

  老大连忙倒了杯水递给老三,老三将病床摇起,然后端着杯子就往我嘴里送。我像是刚从沙漠中走出来的野兽,喝了最少五杯水我才觉得身体里有些水分了。

  我本想说些什么感动天地的话,结果还没说出口呢,就被老三给捂住了嘴,他义正言词的对我说,先别乱动,我去给你叫医生来!

  说完他就走出了病房,老三一走,老大和大炮就走到床边静静地看着我。老大没说话,而大炮却哭了,他哭着说,草泥马贱贱,老子还以为你这一睡要睡到棺材里去呢。

  我看着老大和大炮,嘴角一抿的笑了笑,莫名的心中有些感动,也有些伤楚。

  没几分钟,老三就带着一个医生回来了,那医生见到病房里的烟头和酒瓶子,只是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然后走过来就给我做了各种各样的检查,完事又让我坐起来,拆开我右肩的纱布看了下。

  看完伤口后,医生点了点头说,嗯,伤口和身体都恢复的不错。

  我心里松了口气,问道,医生,我多久能出院?医生严肃的说,你好好休息,不要乱动,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说完,他也不啰嗦,直接推门就走了。我无语,咋现在的医生都一个个牛逼的不得了,就跟阎罗王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