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一通,就听见萧炎这傻叉怒气冲冲的骂道,草泥马谁啊!

  我咳咳了一声,因为我听见了那边还有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他大爷的,这小子生活还是挺滋润的嘛,大白天不上课,居然在打炮。

  萧炎听到我咳嗽的声音,便也知道了是我,语气轻柔的问道,甄哥,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我也没绕弯子,直接就问他知道兄弟盟不?在我的印象中,我所认识的人里,除了郑梓,就只剩萧炎这小子专业混江湖了,他要是都不知道兄弟盟的底细,那估计就只有兄弟盟自己的人知道了。

  萧炎听我说兄弟盟,明显的就迟钝了下,犹豫了许久才问我打听兄弟盟干啥?

  我心想你丫怎么事这么多呢?于是便不耐烦的把事情的原委跟他说了。

  萧炎听后,在电话中叹了口气回道,甄哥,那兄弟盟我也有所耳闻,听说他们的老大是我们市里的扛把子陈志强。这个兄弟盟,正式的小弟都是做黑买卖的,而外面也有许多分支的堂会,只不过这些堂会每年都要向兄弟盟总部交帮费。这样的话,即使下面的堂会出事了,兄弟盟也会帮忙摆平。

  听到他的话,我不禁心中有些惧怕了,怕的不是刘明明和那个什么大熊,而是兄弟盟!依萧炎的话来看,兄弟盟想弄死我们简直跟弄死只蚂蚁一样。

  我还没想完呢,萧炎又在电话中说道,甄哥,这兄弟盟的人你最好还是不要动,如果真要干的话,我还是顶你!

  我又回想起那个瘪三的话,他只说刘明明是兄弟盟的一个盟主,又没说大熊是兄弟盟的,我怕个屁啊!于是我便对电话说道,没事的,我们今天干的不是兄弟盟,以后有事再找你吧。说罢我就挂断了电话,不知为何,心中开始有些忐忑,像是特别的不安。

  老大看我脸色不对,就问我出什么事了?那个兄弟盟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笑着勉强摇了摇头,便把萧炎的原话跟他们说了遍。他们听后,大炮忍不住就插嘴说,干他娘的,什么兄弟盟姐妹盟的,老子不怕,人死鸟朝天,不服就干!

  老三也笑了,右手搭在大炮的肩上没有说话。老大说不管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人家不搞我们,我们也就不惹事,谁来惹我们,就让谁躺着回去。

  他的话说完,我们四个人都笑了,大步朝校门口走去。

  路上,我把我跟刘明明的恩怨告诉了他们三个,老大听后,说,他奶奶的,别让我见到刘明明,要不然扒他一层皮!

  老三说道,干他二大爷的,要让我逮到刘明明,非得把他的脚筋抽了。

  大炮也连忙应和道,他妈的,要是让我遇到刘明明,我肯定要把他家祖坟刨了。

  听着他们的话,像是玩笑,可我觉得特别真。什么叫兄弟,兄弟就是在你困难的时候,有人搭你一把肩。什么叫兄弟,兄弟就是你摔倒了,他会伸手拉你起来。什么叫兄弟,兄弟就是会为了你赴刀山,下火海!

  走了没几步,我们就遇到了大吊张,他带着十几个人从操场的另一边走过来,我看着大吊张,不禁莫名的感动。

  虽说我曾经和他素不相识,可经过这几次的接触,我却发现他是真心实意的把我们当兄弟看待。这哥们,百年难得啊!

  而大吊张后面还跟着一群人,不,应该是一群女人。除了王郁玥的女子帮,还能是谁呢……

  他们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老三就厚着脸过去笑眯眯的说,玥玥啊,你怎么也来了?

  gp酷x@匠Q网="正:a版首@t发

  王郁玥哼了一声说,他妈的,听说你们几个要挨打了,我能不来吗?

  我看着他两,觉得特别有意思,真的是天生一对。想到这,我又想起了宋雯雯,如果她在的话就好了……

  老三上去跟大吊张打招呼,然后互相客套了一阵。老大笑了笑,拍拍手说,哥几个,咱闲话少说,校门口还有朋友等着跟我们来个搏击赛呢。

  听老大这么说,老三手一挥,中指朝天喊道,哥几个,走着,不服咱就干他妈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