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也在一旁说,就是,你妹的,搞不过就说,咱哥几个还怕啥丢人啊,看着吧,看我两咋教训这几个龟儿的。

  酷匠G网d永久免?D费◇看w$小说

  说话的间隙,哈巴狗他们已经到了我们跟前,哈巴狗气喘吁吁的指着我就骂,什么你个傻*跑的还挺快的,什么现在看我不打死你.......听他们骂了一通,老大只是扭了扭脖子,然后自顾自的说了句,动我兄弟者,哪怕你是一座山,我也要把你推倒!话刚说完,就见老大已经举起西瓜刀朝哈巴狗砍了过去。

  不得不说,哈巴狗还是蛮机灵的,眼见西瓜刀就要落在他身上了,他抬手就用钢管挡了下。西瓜刀与钢管碰撞后,发出澎的一声。

  老三骂了句草,然后冲上去就舞着西瓜刀对另外四个人干了上去。

  老大这边,哈巴狗虽然躲闪了两下,就在他还想躲的时候,老大一发力,一刀砍在了他的手臂上,整的这丫哇的叫了一声,声音还没落呢,老大又是一刀砍在了他的肩膀上。

  虽说他们砍人都是用刀背砍的,但那薄刀片子削下去砍掉一层肉还是没问题的。哈巴狗挨了两刀后就受不了了,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不动。我无语,见过没用的,还真没见过这么没用的。

  老大解决完哈巴狗后,抬腿就是一脚将一个正在与老三搏斗的马仔身上,老三也没闲着,看这马仔被踹翻在地上了,马上上去吧就在他身上补了两刀,这牛逼的。

  我都没动手呢,老大和老三就将他们五个人给全部解决了,看到他们刚才那深情的打斗表演,我都有点深深的被折服了。

  老大看着地上打滚的五个人,哼了声,然后将西瓜刀在哈巴狗的衣服上擦了擦血,走过来就对我来了句,四儿啊,这几个废物都不够练手的啊,下次再有这种垃圾,就不要带到我面前了,都不够塞牙缝的。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对他两这变态无语了。

  老三则在一边正拿着西瓜刀吓唬哈巴狗,只见他用那刀尖在哈巴狗的脸上比划着,然后对已经吓得尿裤子的哈巴狗说道,你说我是给你脸上来个记号呢,还是把你丢水库里去喂鱼呢?

  哈巴狗吓得一个激灵,我就见他的地上已经湿了一片,无语啊。

  他吓得直打哆嗦的回道,哥几个,哦不,兄弟,你们放我一马吧,我戴浩以后给你们做牛做马都行。

  老三一口浓痰吐在他脸上,骂道,我呸,就你这B样,还做牛做马呢,老子都显恶心!骂完他又用那刀尖子在哈巴狗的耳朵上划着。

  索性学生们都去上课了,此时宿舍里也就我们几个人,要不然被人看见了老三这么嚣张,估计早就有人叫来了保安。

  我跟老大看老三这么吓唬哈巴狗,对视一笑,这真是极好的啊。

  哈巴狗听老三的意思是不打算放过他,吓得腿都哆嗦了起来,然后结结巴巴的对老三说,爷,大爷,你就看在我大哥刘明明的面子上,放过我吧。要不然你就算砍我几刀,我老大也不会放过你的。

  老三又是呸的一声说,啥刘明明,我他妈还火钳呢。说完他又阴笑着用西瓜刀在哈巴狗的鼻子上比划着,嘴里还来了句,你今天就算说你老大是谢文东也没用!

  老三和老大都没啥反应,而我却心头一惊,啥?刘明明?这畜生什么时候又蹦跶出啦了?为了确认是不是以前我们二中的刘明明,我连忙上前接过了老三的西瓜刀,然后蹲下身就用西瓜刀的刀面在哈巴狗的脸上拍了拍,问道,哪个刘明明啊?混哪的?

  他一听我这话,觉得有救了,连忙回道,永安大道知道不?就我们学校出门左转的那条路,我老大就是这条街的扛把子,手下小弟都有好几十!

  我骂了句草,不耐烦的说道,那他以前是哪个学校的?多大年纪?

  哈巴狗听我这么问,便沉思了起来,犹豫了一会才说,年龄应该跟你们高一的差不多,听说以前初中是二中读的,后来辍学了去了广东,在广东干了一年就带了好几个人回到了我们南城混,现在才几个月就已经干掉了县城的好几个帮派,然后占据了永安大道当起了扛把子。

  我心里一惊,看样子刘明明现在是混叼了,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来找我麻烦。当然,我心里是知道的,我和刘明明的仇是解不掉的,我永远也不会忘了他是怎么欺负我的、相反,他肯定也不会忘记后来我是怎么虐他的。

  想了许久,我牙一摇,反手握住西瓜刀就在哈巴狗的脸上划了一刀,哈巴狗一声仰天惨叫,鲜血顺着他的脸颊再一次滑落在了地上。

  我站起身,对着地上疼的打滚的哈巴狗狠狠的说道,你要不说刘明明,我也许会放过你一次,可你是跟刘明明混的,那就要付出代价,毕竟出来混就是要还的。

  说完我就捏紧了沾满鲜血的西瓜刀往老大那边走去,走到老大身边后,我回头又说道,回去给我带句话给刘明明,当初他欠我的还没还清,自己准备好一副棺材!棺材永远都是为活人准备的,而不是为老人准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