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了,天色渐晚,我们哥几个正准备去食堂吃饭,宿舍里突然进来个中年男人,这男人一张国字脸,戴着副眼镜,挺着个啤酒肚,一看就是政府的腐败分子,可是我们却意外的发现,他居然长的这么像一个人。

  ---老二。

  没错,他就是老二的爸爸,王利。

  他走进宿舍后,什么也没说,就来了句,都是王凯的朋友吧,能陪我这个老爷子喝一杯吗?听到他的话,我们都吓了一跳,说实话,我们刚开始以为他是要来揍我们的,结果他却来这么一句,让我们一点都没有准备。

  }_酷$匠+网首发

  我们三个人愣了半天,还是老大先开口说,好啊,王叔,喝一杯,我请客!然后拉着我们就往外走。

  走到学校门口,我们本想打的的,可王利说他开车了,让我们上车。上车后,他一脚油门就飞了出去。

  我在反光镜里看到王利那面无表情的脸,有些摸不着底,让我心里有些慎得慌啊。他大爷的!

  车开了半天,好不容易停了,我下车一看,傻眼了!他大爷的,居然是我们县的南城大酒店,五星级。我和老三都有些傻眼,毕竟我们俩活了十几年,还没进过这么高级的酒店呢,可老大拍了拍我两的肩膀说,哥几个怕啥啊。今天整多少我刷卡,钱都不叫事!然后带着我两和王利就进了酒店。

  要说老大这富二代还真是出手阔气,上去就开了间豪华包厢,然后点了一桌子我和老三都不认识的菜,什么猪毛阿狗肉都有。

  老二他爸爸一看就是经常进出这种场合的人,轻车熟路的就点了两瓶四位数的茅台,菜和酒都上齐后,他自顾自的倒酒喝了起来。

  老大看我和老三还没回过神,就说道,哥几个,还傻看着作甚,干呗!然后拿起酒就给我两倒上了酒。

  我看老大都说别客气了,便端起酒杯就喝了一杯,不得不说啊,这越贵的酒,喝起来就越没味,这他大爷简直和马尿一个味嘛,干!

  老二他爸爸看我们也喝了起来,笑了笑,然后又自己给自己倒酒喝了起来。老大叹了口气,举杯说要跟他干一杯。

  王利笑了笑,和老大碰了个杯,然后又是一口闷了。

  酒喝到最后,我们三个可算是下了血本跟王利喝,结果他没事,我们三个却醉的跟狗似地,王利便说道,你们几个小子啊,我儿子对你们可真是够义气,我儿子为了你们,连爸妈都可以不要了。

  老大打了个酒嗝,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王利便跟我说了起来,原来啊,就在那天我们被抓进公安局后,他去看望老二,结果老二求着让他帮帮忙找找关系把罪名全部推到他身上。王利当时就不干了,哪个父亲原因让自己儿子去背黑锅啊?

  可老二求着他,说他不想让他的兄弟全部蹲号子,毕竟兄弟大如天。王利当时就火了,说我帮你也可以,但以后你别叫我爸了,我丢不起这个人,以后我也没你这个儿子了。可老二一根筋的说没有爸可以,但坚决不能让自己的兄弟全部坐牢。

  王利当时差点被气得吐血,但看到儿子这么坚决,又有点被老二的兄弟给感动了,便答应了他的请求。然后他便四处找关系,让人尽量把罪让他儿子扛着。这案子除了猫九和阿龙,毕竟都是未成年人,也不是那么难办,于是通过王利的努力,主要罪犯就变成了老二。

  听完后,我发现我居然哭了,哭的是原来我们在老二的心里位置居然这么重。原来兄弟的情谊真的可以比天高。

  沉默,又是沉默,沉默一阵后,老大问王利说,老二要是判刑的话,多久能出来?

  这时候,我居然发现王利也哭了,而且哭的比我们还伤心,我见过人哭,可看见一个中年人哭还是第一次。

  王利擦掉了眼泪,一口喝掉了桌上的一杯白酒,然后缓缓的说道,我问过了,最少也要在少管所关押一年,哎。

  听到他的话,我们有点喜,也有点忧,喜的是老二只要一年就可以出来了,忧的是我们担心老二在少管所会不会受欺负。

  我们又是沉默了许久,沉默过后,老大端着一杯酒就站了起来,对王利说道,王叔叔,老二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就是你儿子!他说完便把手中的酒一干而净。

  我和老三也端着酒站了起来,说,我们都是你的儿子!然后张开嘴就把手中的酒倒进了口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