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我真的有些吃惊,我去找小姐这事被宋雯雯知道了,她居然没有生气,反而跟我开玩笑似的。

  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两个人吵架吵的痛不欲生,是她明知道我犯错了,却对我不声不吭。

  那天我们在旅馆里一直待到晚上,出了旅馆后我请她在一家餐馆里吃了顿饭。

  还别说,做爱这种事情真的是消耗体能的,我跟她愣是解决了一桌子的菜。

  吃过饭后我本想留她在这里再待一晚的,毕竟她都要走了,能睡一晚是一晚对不?下次再想睡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呢。

  结果我还没开口呢,她就说她要回学校了,我问她能不能不要走?再陪我一晚可好?

  宋雯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明天晚上的飞机,今晚回学校收拾下东西,明天我爸直接到学校接我去昌北机场了。

  她说完就一把抱住了我,在这不算炎热的夜晚大街,似乎显得有些凄凉。

  我那本还在邪恶的心突然感觉有些空荡荡的,毕竟爱了这么多年的人突然就要没了,说什么也有点不好受。

  就这样拥抱着,我闭上了眼睛想一直到地老天荒,可她还是推开了我,拦了一辆正好疾驰而来的出租车上车就走了。

  出租车开动了,透过车窗我看见她哭了,我却没哭,因为我想起了一句话:是我的,迟早还是我的,不是我的,再怎么挽留还不是我的。

  看着出租车的影子消失在我的视线内,我没有一丝伤心,反而笑了,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拥有,什么叫失去。

  走在那洒满霓虹灯的大街,往学校而去,我虽然在笑着,心里却有些失落……

  至于上次我给宋雯雯打电话,她正在歌厅的事,我到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她爸为了能安排她去日本读书,所以在歌厅里开了包厢请那个日本亲戚唱歌。这件事虽然那时候给我带来了不少阴影,可到多少年后我才发现,原来唱歌喝酒也不是我想的那么淫荡不堪,原来歌厅里唱歌也只是一种很单纯的娱乐方式。

  当然,这事我们现在暂时不表,容得日后再说。

  我拖着那疲惫的身影回到宿舍,老大他们已经睡了,我忽然发现老二的床铺上睡着个人,我以为是老二回来了,莫名的有些激动,结果开灯一看,他大爷的,原来是大炮这个傻货躺在老二的床上睡觉呢。而且睡觉还不老实,左手伸进裤衩摸着那里,右手扣着鼻屎,嘴里打着呼噜。

  我无语了。

  夜深人静了,学校里显得特别安静,除了男生宿舍楼时不时的传出几声呼噜声,和那教师宿舍楼里偶尔传出几声不知道哪个流氓老师与女学生偷情发出来的呻吟声,我突然发现这个世界的夜晚还是真的挺美妙。

  第二天清晨,我躺在走廊里还没睡醒呢,就被刚走出宿舍的老大一声尖叫给惊醒呢。

  我被吓得一睁眼就跳了起来,一把就捂住了我的下体,还以为我昨晚是喝多了躺在廊里裸睡呢,结果一看,大爷的我穿了裤子啊……

  老大目瞪口呆的盯着走廊里被我喝的空空如也的一个酒瓶子,许久才结结巴巴的问我说,这……这……这是你在哪拿的酒?

  我额了一声,说在你床底下啊,知道你酒多,我又想喝酒了,于是便拿了一瓶。

  我看老大还傻楞着,于是又问他说,老大,不得不说啊,你这人真抠门,这么瓶烂酒还藏着掖着,真他妈难喝,辣死了,还不如二锅头呢。

  老大意味深长的扫了我一眼,然后非常苦闷的看着地上的酒瓶子说道,这是我爸珍藏的限量版茅台,我本来想带来学校炫耀炫耀就放回去的,结果……被你喝了,呜呜。

  我看着老大这忧郁的表情,心想这富二代就是有趣,就知道逗屌丝玩,于是一把捡起那瓶子在手里掂量掂量,然后问他说,老大,你就逗我吧,这种酒商店里多的是,跟东北坊一个价,八块八。

  酷◎√匠x网8F正V版首^发

  说完我就一把将那酒瓶子往楼下甩去,酒瓶子落在楼下,发出嗙铛一声的破裂声。

  老大差点没哭出来,对我说,这瓶酒买来的价钱是八千八,现在最少也值一万八,呜呜呜呜……

  啥?一万八?我当时就傻眼了,这啥呀,就这比马尿还难喝的东西,值一万八?

  这时候老三也出来了,显然听到了我们的谈话,笑着拍了拍老大的肩膀说,大哥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啥一万八啊,你爸一个月包小姨子的钱都可以买几箱这酒了,跟咱兄弟有啥计较的。

  老三这话,要是跟别人说的话,八成会挨揍,谁会愿意被人说自己老爸包二奶啊?可老大不会生气,他甚至还经常跟我们提起他爸包二奶的事。因为他妈早就跟他爸离婚了,他都忘记他妈长什么样了,还管什么他爸包不包二奶啊?

  老大哀叹了一声,说算了,喝就喝吧,这酒我爸经常跟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喝,凭啥他能给他的朋友喝,我就不能给我的兄弟喝啊,我去!

  我晕,豪就是豪,这义正言词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