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门口跪着,心里压抑的难受,因为打架的时候蹭破了后背的皮,烈日照在身上,汗水流在伤口上火辣辣的疼。

  中午的时候,我爸出来了,看着我只是摇了摇头说道,进来吧。说完就转身进去了,我也连忙站起来,却发现膝盖已经麻木了,这滋味,简直比做爱还累啊。

  跟着他走进客厅,我爸还是翘着腿看着电视,头也不回的问我有什么打算?

  我说没什么打算,还是继续回去读书吧。我爸听我这么说,点了点头,然后掏出五百块钱扔在桌上说,下午就赶紧去学校吧,跟老师同学道个歉。这钱省着点花,以后做事不要再鲁莽了。

  我的眼角不知不觉的又冒出了泪花,说真的,我没想到这一次事情会搞成这么大。刘婷婷差点被强奸了,猫九杀人了,老二给我们顶罪进去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我没有再说话,拿过钱就往外走,有到门口的时候我妈出来叫我吃过饭再走。我回道说,不吃了,去学校吃吧。

  我妈嗯了声,说以后要学会懂事了,读书就是读书,不要老想着打架什么的。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然后大步的往学校走。

  我家离学校很近,走路也就十几分钟,走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公告牌那里围了一群学生在看着什么。

  我也走过去看了看,原来是新出的公告,白纸黑字的写了我们几个人的事,学校出来的结果是,老二被开除了,我和老大还有老三一人一个警告处分。

  我没有在意什么警告处分,唯独老二被开除这事让我突然的心酸。也许吧,这都是命运。

  我往学校里走着,走进校门就看见了那座雄武的毛主席雕像,我想起了刚进学校时我们几个人在这里拜把子的场景,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仿佛就在刚才发生的一般。

  绕过雕像,我像是全身失力般的往宿舍走着。心里也明白,若不是老三他爸是副校长,我们三个人的下场估计和老二一样,开除!

  毕竟高中不如初中,这里没有所谓的九年义务教育,这里只有你想混个高中文凭就老实点,你想考上大学就认真点。

  而我呢,又想拿个高中文凭,又想上大学。

  我突然觉得我大可不必想这么多,很多事情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一切都他妈是命运的安排啊!

  当我走进宿舍的时候,发现老大老三还有大炮四个人正在里面喝酒,喝的是红星二锅头,吃的是老大不知道在哪搞来的飞禽野兽。

  看到我来了,他们也没多大反应,只是老三面红耳赤的喊了句,哥几个,喝!

  看他们那一杯的二锅头直接灌下去,我也是心血来潮,上去就拿起一瓶刚开封的二锅头往嘴里倒去。

  二锅头一到喉咙里,顿时把我打了个激灵,这火辣辣的酒精,让我一口就头有点晕的慌。

  不得不说,酒精上脑的感觉还真是不错的,几杯一喝,我们的兴致就上来了,左一个拥抱,右一句兄弟的。

  喝着喝着,老大突然来了句,要是老二在这的话就好了。

  他的话一出,我们顿时就沉默了,几乎几个人同时看了眼老二那空着的床铺。

  是啊,这张床铺上,也许再也不会有那么个呆傻萌的老二睡了。

  老大看我们没了反应,又说道,我已经跟我爸说了,我爸会尽量找人帮忙给老二减点刑。

  老三喝了口酒问道,大哥,老二这情况多久能出来?

  老大沉默了下,点着了一支烟,徐徐才说,找人拖关系,他再表现好点的话,估计明年就能出来吧……

  我们又安静了,我甚至看见大炮哭了,原来那个傻乎乎与世无争的大炮也会哭。

  很久,我突然问了句,那猫九呢?

  要换做以前,他们肯定会非常愤怒的说猫九死了才好。可现在没有,没一个人再恨猫九了,他对他妹妹的那份真挚已经深深的打动了我们几个人。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老大手中的香烟抽完了,他轻轻的掐灭了烟头说,他这个情况,故意杀人,没有个十几二十年是出不来了……

  听到他的话,老三他们都没什么反应,而我却如同掉入冰窟一般。

  我并不是在为猫九牢底坐穿而惋惜,而是在为刘婷婷心痛。毕竟她那个只会吃喝嫖赌的爸爸也许不再是爸爸了,剩下的这么个至亲的哥哥也要离她而去。

  也许吧,这都是我这个害人精一手造成的。

  或许,这也是刘婷婷和猫九的命运吧。

  z酷qJ匠+网首)发/n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