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后,我一屁股坐在了水库边,心里居然有些惆怅。

  而老大他们却很开心,因为待会就可以教训猫九了,这可比玩天下第一爽嗨多了。

  我本来想告诉他们猫九的家世,但想想还是算了,毕竟从一开始老大他们就是因为我才卷入跟猫九的战争,我现在说这种话,还是不是男人了?

  老三看我心情不是很好,便也坐到了我旁边,给了我一支利群问道,咋了,还在为阿龙那事闹心呢?有什么好愁的,大不了哥几个干完猫九再干他就行了。

  我笑了笑,便跟他说起了刘婷婷在山下对我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相信老三,也许是我两臭味相投加有缘吧,所以我有什么事总不会瞒着他。

  老三听后,并没有多大的表情变化,而是很平静的掏出打火机点着了烟,深吸了一口烟后回道:这就叫因果报应吧,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去同情猫九,那你怎么不想想你在技校的时候他是这么对你的?对于这种丧心病狂的人,就应该以牙还牙。

  我点了点头,没有反驳,也没有赞同。也许吧,还是我太年轻了,许多事情我都还看不清真面目。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猫九来了,出奇的是他只带了卷毛这一个贴身马仔。两个人骑着一辆雅马哈摩托车直接上了水库的大坝。

  看样子,他两还是从隔壁市直接骑摩托车飞奔来的。

  猫九下了摩托车,也没管有什么情况,冲过来就对着我一脚。

  我当时因为没有防备,直接摔了过去,差点就顺着大坝的斜坡给滚到了水库里。

  草你吗的!老三骂了句,上去就踹了猫九一脚,老大他们也围了上来,萧炎则掏出一把西瓜刀把卷毛给摁住了。

  猫九看我们几个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出奇的是他没有对老三还手,而是不顾一切的走过来就揪起我的衣领把我拉了起来,然后狠狠的问道,干你大爷的,我妹呢!

  我看着猫九那血红的眼睛和已经冒出青筋的手臂,居然有些害怕了。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不是我吓得不敢说话,而是我不想说话!

  老大骂了句草,挥了下手,水库旁边的树林子里直接窜出来好几百人。

  要说这么大的场面,除了那一次在技校外,恐怕是我见过最壮观的了。

  这么多人埋伏着,本来是以为猫九会带很多小弟来,结果他就来两个人,搞得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好在这么多埋伏的兄弟继续在树林子里没出来,就大吊张带了十几个人走了过来。

  弄你妹的,你现在还嚣张个锤子啊!大吊张走到我们跟前,对猫九说道。

  4)酷匠n网{正I6版v首发R…

  猫九当时已经红了眼,哪管我们带来了多少人,没顾大吊张的话,而是火冒三丈的对我来了句,甄剑!我妹在哪!她要有什么事,我就弄你全家!

  我看着他爱妹心切,虽说有些感动,但他这股牛逼样还是有点让我不爽。于是便假装镇定的说道,那你可以试试。

  猫九死死的揪着我的衣服,听到我的话,居然笑了,笑的很大声,笑着笑着那张脸又阴沉了下来,狠狠的对我说:出来混,讲的就是信用。说了杀你全家,就一定要杀你全家!

  他这话一出,别说我不乐意了,就连我的兄弟脸都变了。老大飞身就是一脚踹在了猫九的腰上,骂了句,草你吗的,再牛b个试试!

  猫九被这么横来的一脚,直接就摔在了地上,连我也一起给拉倒了。

  大吊张连忙扑了上来,揪着猫九的头发就是一拳抡在了他脸上。老三也过来对着地上的猫九就踹。

  我没吭声,趁猫九一松手,连忙站了起来。

  旁边的卷毛看他大哥猫九被揍了,拼了命的要冲过来,可他还没靠近呢,就被萧炎用西瓜刀的刀背给砍在了手上,疼的这丫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我看到老大老三还有大吊张正拼命的揍着猫九,要换做以前,我肯定也会扑上去就干他。

  可我现在居然没有一点想法,心里很是平静,甚至还有些阴沉。

  是啊,我又想起了刘婷婷的话,猫九收的保护费都是为了供她读书。

  可我却又想不明白,为什么猫九这么一个七尺男儿,有手有脚的不去找份正经事做,而是选择了进技校瞎混。

  这难道真就是如网上所说的,混也是一种生活,混也是一种姿态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