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这人啊,越是紧张时间越是快,中午刚在食堂吃完饭,转眼就已经下午三点了。

  老大他们上完第一节课就翘课了,临走的时候还对我使了个眼色,意思他们在水库等我。

  我之前和他们约好了三点半水库见,眼见时间一秒一秒的往三点半跳,我的心里又到了那种冰封似的感觉。

  我闭上眼睛,想起了在技校时猫九是如何虐待我的,咬了咬牙对我旁边的刘婷婷说,我们旷课去水库玩吧?

  刘婷婷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跟我去水库,点了点头说好,赶紧走吧,趁老师还没来。

  就这样,我和刘婷婷像做贼一样往三中不远处的山上走去。

  要换做以前,要是有个女孩子能陪我去那荒无人烟的水库玩,我肯定能高兴的跳起来。

  可今天不一样,今天我要拿刘婷婷做人质去威胁猫九,呵呵,想想我就发愁。

  走在不宽的水泥路上,两边的杂草虽然清香,但我的心里不知为何沉重,就连走路的步伐都有些沉重。

  刘婷婷一直没说话,眼见爬上山头就是水库了,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对我说,甄剑,你不必太自责,我不会怪你的。

  我顿时腿上一软,转身就问她,你知道我要带你去干嘛?

  刘婷婷苦笑着说,昨天你跟我说来水库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来?”我似乎快崩溃了,除了担心刘婷婷会就此恨上我,更怕她会现在跑了,那我怎么跟我那些已经等待了数小时的兄弟交代?

  刘婷婷说,因为我想让我哥去吃一次亏,他太骄傲了,如果他能输一次,或许能让他浪子回头。

  接着,刘婷婷坐在了路边跟我说起了猫九的事。她跟我说,她爸妈从小就离婚了,她跟猫九被法庭判给了他爸爸。

  可她爸爸自打离婚后就堕落了,整天吃喝嫖赌将家里的给予挥霍一空。

  那年刘婷婷12岁,猫九15岁。

  猫九上了技校后,便开始混了起来,每天除了收保护费还是收保护费,不过他收来的保护费不是给自己挥霍,而是给她。

  刘婷婷说到这的时候就哭了,她一把就趴在我的肩膀上哭着,然后接着对我说,我不知道我哥是不是疯了,他现在越来越变了,变得心理都开始扭曲了,每天除了打架和收保护费就还是收保护费。

  刘婷婷那眼泪浸湿了我的衣肩,听着她的抽泣声,我居然有些同情猫九了。

  ;酷`匠网首{L发t“

  至少我认识的混混中,很多人出来混都是为了装,或者是把妹。而猫九却是为了他妹妹,简直是流氓界的业界良心啊。

  我心中有些打退堂鼓了,我突然不想带刘婷婷去水库了。就算我们能拿刘婷婷去威胁猫九又怎样呢,要知道她可是猫九心里最亲的人,我们要是拿她做威胁,恐怕会逼的猫九的心理更加扭曲,甚至会跟我们来个鱼死网破。

  之前和猫九的战斗时刻提醒着我,这个人真的有两把刷子,搞不好他待会急了不顾刘婷婷来跟我拼命,我真的能狠心伤害刘婷婷?

  我正想跟她说回去的时候,刘婷婷突然起身了,然后往水库走。

  我追上去一把拉住她,说我们回去吧,以后我再也不找你哥麻烦了。

  刘婷婷摇了摇头,说不回去,你们今天一定要让我哥后悔,让他浪子回头不要再混了,我要的不是他每天收保护费给我多少钱,而是他能每天平平安安的。

  听到她这么说,我突然眼角有些湿润了,然后松开了抓着她的手,任凭她自己往水库而去。

  我远远的跟着她,看着她的背影,显得特别的无助和无力。

  走到水库上,老大和萧炎从旁边的树林子里钻了出来,其中有一个我不认识的大胡子,上来就一把抱住了刘婷婷,然后叫旁边的人帮忙用绳子绑上。

  这大胡子估计是社会上混的,一看那b样就知道。我看他这么粗鲁的对待刘婷婷,也不知道哪来的火,走过去就喊道,去你吗,对她轻点!

  那大胡子听我骂他,手里还紧紧的抱着刘婷婷,非常不屑的对我说,你他妈什么玩意啊?装什么牛!

  我莫名的就火了,正要伸手去兜里掏我的水果刀的时候,萧炎连忙过来对我劝道,这是阿龙,龙哥,咱们南城有名的大佬。

  我没理会萧炎的话,只是死死的瞪着那阿龙,心说你他妈敢动刘婷婷一下,我不捅死你我就不信甄。

  那阿龙也死死的仇视着我,分明没把我放眼里。

  萧炎又连忙跟阿龙说,自家兄弟,自家兄弟,没必要闹这种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