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听到老三这么说,倒也没再难为我了,点点头就让我进去了,我走到我的位置上,看了看我旁边刘婷婷那空着的位置,想起早上她对我的好,心中不禁再次翻起阵阵涟漪。

  也不知道老三这B为什么这么叼,愣是当着班主任的面,直接起身从他那第三排的好学生位置走到我旁边刘婷婷的位置坐下了,你还别说,他这一举动直接把班主任那小苹果直接给变成了青苹果。

  我差点没晕死。

  好在班主任这小娘们的脾气还算好,知道我跟老三的关系好,也没说什么,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正说了也没用,估计班主任这时候叼老三一顿的话,也就跟叼一只狗差不多。

  老三坐到我旁边后,笑着问我说,你小子行啊,啥时候又把刘婷婷这丫给搞上了啊?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说你可别瞎说啊,他妈的我能跟她有什么关系,她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

  老三呸了一声说,你个狗日的不老实啊,你要不是跟她有一腿,她至于从南城跑去救你啊?

  我叹了口气说,她哪是去救我啊,她是去找她哥的,正好遇到我了,就把我给救下来了呗。老三问我她去找她哥?哪个是她哥。

  我顿时愣住了,想到刘婷婷是猫九的妹妹,心中不禁又复杂了起来,唉。许久我才跟老三说,她哥是猫九。

  啥??猫九?老三非常的惊讶,导致大声的喊了出来,他这一喊,把正在讲课的班主任都吓了一跳。

  班主任用她那温柔的语气特别认真的对老三说,张少飞同学,你随意变换座位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大声说话?

  不得不说啊,老三那智商反应能力那是绝对的快,他立马就回到,老师,有老鼠?

  啥!老鼠!班主任一听直接蹦起来了,那叫一个一脸的害怕啊。

  我无语了。

  下课后我们几个回到宿舍,大炮也来了,于是我们便开了会,我先是把我遭遇的事跟他们说了,大炮一听我被打的这么惨,又挠起我的裤腿看了下我那膝盖上已经淤肿的大包,当时就急了,抄起桌上我的水果刀就要去捅死猫九。

  我的那个去啊,幸亏我们宿舍四剑客连忙上去拉住他,要不然这小子估计能跑去技校找猫九玩命。

  后来老大便把我被猫九抓走后的事说了。原来啊,他们从围墙出去后的地方是个小村庄,他们看到我被猫九给拉下围墙了,当时就急了,萧炎不停的叫人往里冲,结果爬上几个就被捅下来几个。他们看这样根本没机会冲进学校,便决定从技校大门直接杀进去,然后一群人便浩浩荡荡的又来到了技校门口。结果刚准备进校门的时候,老三接到了刘婷婷的电话,说我在她那里,她已经把我送医院了,让老三他们不要去做傻事。

  最,新uc章"节c上x酷Gk匠'…网

  老三一听,那是一个喜啊,于是就问在哪个医院,说啥也要去找我。可刘婷婷就是不告诉他们我在哪个医院,就说让他们先回去,我没什么大事。

  老三还想说什么,刘婷婷就已经挂断了电话。为了不再牵累这么一群兄弟,老大就说先回去,再这样找猫九反正也是去挨揍,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于是便打电话给他爸的水泥厂司机,让他开车来接他们回去了。

  听完后,我点上了一支烟叹了口气,骂道,猫九哪个王八蛋,老子非得弄死他!

  大炮听我这么说,便连忙对我们说,贱贱不是说刘婷婷是猫九的妹妹吗?咱们可以在刘婷婷身上做文章啊。

  我们四个人几乎是同时的问道,怎么做文章?

  大炮便跟我们讲他的计划,他的意思是让我们哥几个去把刘婷婷给绑了,然后威胁猫九让他来南城,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在技校打不过猫九,在南城我们自己的地盘还能搞不过他吗?

  他刚说完,我是第一个就不同意的,于是就跟他们说,我早就想过拿刘婷婷做文章了,可我发现我做不到,毕竟她只是个女孩子,我们男人之间的战争不应该牵连到她。

  老三也点了点头,他正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进来了一个人,他进来就说道,咱们必须拿刘婷婷做威胁,毕竟我们这么多兄弟都被猫九的人打了。

  进来的是萧炎,他叼着一支烟,后面还带着两个马仔,然后往我的床上一坐,翘起了二郎腿。

  我还没说话呢,萧炎又张嘴说,我们又不伤害刘婷婷,只不过是借用她下而已,等教训完猫九,我们绝对平安无事的把她放了。

  老大在旁边说,可绑架是犯法的,万一她报警了怎么办?萧炎笑了笑,说怕个几把,她哥就是混的,猫九那人肯定在外面犯了不少事,到时候我们随便编个谎言说猫九早就有命案,只要她敢报警我们就把她哥杀人的事捅出去,她肯定就不会敢报警了。

  好阴险的方法啊,我心中不禁冷笑了声,原来做人还可以阴暗到这种地步,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我点上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后说我不同意!萧炎看着我又笑了,对我说,甄哥,你想过没有,我昨天带去的五十号兄弟,有三十个都是带伤回来的,如果不整下猫九给我们的兄弟一个交代,以后出去还怎么混?

  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老二这时候也说,我看行,反正我们不伤害刘婷婷就是了。

  大炮也说就这样搞。

  我心中不停的笑着,又想起了刘婷婷对我的好,说真的,如果我有一条退路的话,我肯定不会同意他们的做法,可我没有退路。是啊,我们这么多兄弟为了我都敢去拼命,我为什么又要为了一个只是照顾过一晚上的女人去驳回兄弟们的心愿?

  行吧,就这样搞。许久,我开口说道。

  我刚说完,老三傻眼了,他扯了一把我的衣服说,四儿,你傻了啊,她只是个女人啊!

  我苦笑着对老三说,咱哥几个之前不是一直说吗,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怎么可以为了衣服去丢弃手足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