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是一声哀叹,走了就好啊,我真怕我的兄弟们会去跟猫九拼命,猫九的实力我们也算是看到了,他在技校的势力我们确实之前是小视了。不过想想,老大和老三都是比较沉稳的人,他们也不会去干什么傻事的。

  我还在想着我的兄弟的时候,刘婷婷结结巴巴的跟我说,甄剑,我哥的事你不要记仇啊...他就是个疯子,你不要去理会他。

  我笑了,呵,不要记仇?我给你一巴掌你不记仇吗?他是个疯子我就是个傻子吗?我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床边的刘婷婷,还是太纯真太年轻啊,女人岂能懂男人?

  九点钟的时候,我说我要出院了,这样躺着也没啥意思。刘婷婷说让我在医院多观察一天,别身上有什么暗伤,还说我的所有医药费都有她哥付,让我不要担心。

  啥?医药费是猫九付的?我一听就急了,骂了句去你麻辣隔壁的,然后起身就扒掉病服穿上我的衣服就走。

  刘婷婷追上来问我这是做什么?我冷哼了一声说不用你管,告诉猫九让他注意点,出门小心点车。然后一把甩开刘婷婷的手大步的走了。

  出了医院,原先烈日炎空的天突然变得灰蒙蒙的,就好像老天爷被遮住了眼。我路过一家商店,进去买了把水果刀。因为我现在要去技校找宋雯雯,心想猫九敢纠缠我我就一刀捅死他算了,他大爷的。

  走到技校门口,我摸了摸口袋,这才发现我的手机在昨天打架的时候已经不知道丢哪了,唉,两百块钱买的二手E63呢,能不心痛吗?

  我也不知道宋雯雯在哪个教室,就胡乱的走着。因为今天是星期一,所以技校的操场像刚发过瘟疫似的,空荡荡的就我一个人四处乱窜着。

  找了不知道多久,我实在是找不到宋雯雯在哪,于是便一屁股就坐在了操场中间。好在很快就下课了,大把的技校学生像日本人进村似的从教室拼命往外跑。

  我点着了一支烟,静静的抽着,这一等又是十几分钟,宋雯雯倒是没等到,却等到了猫九。

  猫九似乎是早就看到我了,带着几个狗腿子走到我面前就死死的盯着我,我看他这样子,心中只是一笑,心说你大爷的,都是出来混的,谁也别装逼,你要跟我搞,我觉对三十秒就能捅死你。

  不得不说啊,口袋里揣着把刀那就是有底气,其实打架就是这样,你给我装混,我就给你做狠,一刀下去我就不信捅不死你。

  相反,猫九没有动手,而是也点着了一支烟,然后跟我说,找宋雯雯的吧,她在美术三班。

  说完转身就要走,我看着他那嚣张的背影,喊道,狗九,你给我付的医药费我会还给你的。猫九没有回头的笑出了声,说不用了,我不差这几个钱,就当喂狗了。

  我曹,我当时就想拔出刀上去捅他的,他玛德什么鸟人,但想想我还是忍住了,毕竟我今天来的目的不是来捅人的,就算要捅他,也要等我南城见到我那些兄弟再说。

  我看猫九的背影,狠狠地吐了口唾沫,什么玩意!心里问候完他全家后,我便找了个同学打听了下美术三班的位置,然后大步的走去。

  我来到美术三班的门口,里面就一个人,一个看似熟悉却又陌生的人,她静静的坐在桌上,用着素描笔在画板上画着什么东西。

  我没有说话,安静的看着她,她好像是憔悴了,黑眼圈很重,脸色也很白,应该是昨晚一夜没睡吧。

  我站了几分钟,她都没有发现我,我也没有打扰她,而是嘴角向上弯着笑了笑然后转身就走。我不忍心打扰她,或许吧,我没脸见她,因为不整垮猫九,我就好像没脸再见我的女人,这就叫男人的尊严!

  在我的记忆中,自从和宋雯雯相识以来,我就没有在她面前长过一次脸,唯一打败的老狗,还是老狗不想跟我搞,而且我还是借助了小胖和郑梓的力量,要不然我估计我现在还是一条只会蜷缩着的狗。

  我上了回南城的客车,到了三中门口,我看到了那座我们拜把子的毛主席的雕像,依旧是那么威严,让人看着就肃然起敬。

  直到多少年后的现在,我还时常想起那座记载着我们几个兄弟几个那些热血青春的雕像,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深。

  我没有回宿舍,而是直接去了我们高一五班的教室,今天是第一天正式上课,我相信老大他们肯定会是在教室上课。

  我在门口打了个报告,这节课是班主任的课,她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问我说,你叫什么名字?老师,我叫甄剑,我连忙回道。

  班主任这小少妇嗯了一声,然后问我,甄剑同学,第一天上课你为什么迟到了?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不成跟她说我去隔壁市的技校打架了?那估计我第一天上课就得被开除。正当我哑口无言的时候,老三站起来喊了句,老师,他今天拉肚子!

  老三说完后,朝我眨了眨眼睛,我也对他会意一笑。心想还是我最老实啊,连个谎都不会撒,看看人家老三,撒谎都不带脸红的。

  ^酷f匠网=A唯¤一|正…版,)其他*v都'是d盗!版

  班主任又审视了一眼老三,问道,张少飞同学,你怎么知道他今天拉肚子啊?说着还用那惊奇的眼光看了看我跟老三,就好像怀疑我是不是跟老三是基友,我晕。

  老三说,因为我们是舍友,他昨天吃麻辣烫吃多了,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在拉肚子,本来他让我早上帮他请假的,结果我给忘了。

  也不知咋的,美女班主任一听到老三说出麻辣烫三个字后,脸莫名的就红了,红的有些羞涩,就好像个小苹果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姑娘是凹凸曼说:

  出去吃个夜宵,马上继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