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几个像是不要命似的往前走着,二十个人紧紧地靠拢在了一起,手中的钢管和西瓜刀在手中飞舞了起来。这一刻我才知道,原来兄弟的力量是这么的强大。

  猫九的人似乎被我们给吓到了,上百人愣是被我们给吓得不敢靠近,毕竟他们只是马仔,谁会愿意去为猫九卖命呢?

  猫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了神,走到人群后就指挥着他的小弟如何打我们,可任凭他怎么指挥怎么骂,都没有一个小弟敢上来,你老大叫你去当炮灰你去不?

  我们很快就来到了窗户边,我刚和几个哥们爬进宿舍,就见大炮还在和几个兄弟还在外面舞着西瓜刀,我焦急的喊了句,大炮,快进来。

  大炮当时正在和一个猫九的马仔打斗,回过头就对我笑了笑说,贱贱,你赶紧去救大吊张,这里我顶着。

  我当时就热泪盈眶,深深的被大炮给感动了,真的,如果这里不留几个人顶着的话,估计我们刚进宿舍,后面的猫九也会带人追着我们打。但我当时也没时间感叹这么多,于是便带着几个兄弟冲了出去。

  刚走到走廊上,就有几个猫九的马仔抄着板凳朝我扑了过来,我还没来得及拿钢棍呢,就被我身边的几个兄弟抄着西瓜刀把他们廖凡在了地上。

  我拍了拍我旁边一哥们,问他叫什么名字?从打架到现在我就注意到他了,这家伙可猛了,打起来简直像只疯牛似的。

  这哥们没有任何表情,就说了句,我叫李晖,人家都叫我晖哥。他话刚说完,我就看到了一群人围在楼梯口。

  我们悄悄的走了过去,走近了才发现,大概有三十个人围住了楼梯口的厕所,甚至有人不停地往里冲,但跟快又被打了出来,不用想我也知道,大吊张肯定是困在厕所了。

  我和晖哥对视了一眼,然后我们几个人拿着家伙就在这群人的后面揍了上去,因为他们刚开始没注意到我们,直到我们将好几个人撂在地上后这些人才反应过来。

  我连忙大喊了句,大吊张,反击!然后冲上去用我的钢棍就是对着已经快到我跟前的几个猫九马仔就是一顿抡。

  我们的人像是疯了似的,打的这群人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不,应该是没有反应的机会。大吊张也听到了我的叫喊,带着他的十几个人就在厕所里冲了出来。

  他这一出来接应,我们就像是包饺子似的包住了这大概三十个人。大吊张骂了句草,拿着一根木棍对着这些人就是乱抽,就好像要把刚才受的苦全部发泄出来似的。

  我想到了大炮还在草地帮我们顶着,于是便对大吊张喊道,别纠缠,赶紧撤!

  大吊张估计是以为我们怕了,脸上尽是不屑,但也没犹豫的就和我们汇合在了一起往回撤,毕竟他也不是煞笔,如果他不跟我走的话,估计他很快就又会被人打回厕所。

  我们这下子差不多有二十五个人了,我们一边往宿舍的房间撤,一边不停的对猫九的小弟打着,这群傻叉估计是看我们要跑,连忙追上来想痛打落水狗,可他们毕竟也才三十来个人,比我们多不了几个人,所以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我们退进一楼的第一间宿舍,然后爬上窗户就往外面的草地跳,我是最后一个跳出去的,跳出窗户的时候,差点就被追来的猫九小弟给拽了回去,他大爷的。

  我刚跳到草地上,就看到大吊张已经又和草地上的猫九小弟打了起来,我正想骂他两句傻叉来着,却发现原来是大炮被猫九带着人给围攻了,大吊张是想冲上去救大炮呢。

  我看到大炮和其他的几个兄弟被猫九的小弟给打翻在了地上,火就上来了,也不顾后面的窗户里又有猫九的人冲出来,上去对着围攻大炮的人就是一阵狂抡。

  其实不是哥们太冲动,而是我看到大炮被打趴在地上后,居然有几个傻叉去踹他,你说我能不冲动吗?

  我的钢棍打在猫九的人身上,震得我的手都有点痛,就在我刚挤进人群后,就不知道被谁给踹了一脚。

  我当时差点就重心不稳的摔在了地上,但幸亏机制的我连忙用钢棍撑在了地上,这才没摔倒,他大爷的,我这要是摔倒在了地上,不被人打死才怪。

  我回过头就是一钢棍抡了过去,正好砸在了刚才踹我的那家伙头上。我这一棒子下手挺狠的,一棍子过去就直接把他打翻在了地上,额头上那血哗哗的流了出来。

  大吊张带着人也朝我这边支援,我一看支援的人到了,骂了句他大爷,然后用钢棍又是一阵狂抡。

  j*酷D¤匠u网Im正:版V首r发$M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是一下一下打,而是乱抡,因为这可不像是单挑,用招式就可以解决。这他妈是打群架,打群架就是顾头不顾尾的,之前我就是打架太保守了,所以才经常被人放倒在地上。我这样一阵子狂抡,那还有人敢偷偷的在我旁边偷袭我吗?

  我接近了大炮和他的几个小弟旁边,狠狠地一钢棍砸在了刚才踹大炮裤子的那瘪三头上,嘴里还骂了句草。当时我心里还想着,要是大炮有啥事,我非得把这小子的皮给扒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