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校区后,我就给宋雯雯打了个电话,问她在哪呢。她说在宿舍,我跟她说我来她们学校了,出来。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没几分钟,宋雯雯就来了,小胖和李坚热情的跟她打招呼,她也只是笑了笑。

  她看到我们好几十号人浩浩荡荡的在学校里走着,估计想劝我,我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就问她知道猫九的宿舍在哪不?

  宋雯雯看出来了是劝不住我了,便点点头说知道,宿舍楼二层的203宿舍。

  我嗯了一声,便看着老大,意思可以行动了。老大没有犹豫,就叫来了萧炎,跟他说吩咐下去,为了不打草惊蛇,所有人以十个一组去接近宿舍。

  萧炎恩了一声,便回去跟他的小弟打招呼。我们是第一批去宿舍的,当时第一眼看到那宿舍楼,哥们就觉得太气派了,这十二层的宿舍楼建的,啧啧……

  没多久,人就都到齐了,然后我提议说,为了不被猫九发现后叫援兵,就我跟老大他们四个人上楼,其他的都在楼下等着,有情况再上来支援。

  老大和萧炎都没意见,大炮还有小胖李坚都看了我一眼,意思他们要跟着我们四个上去。我摇了摇头,说人越少越好,要是被他提前发现了,估计我们这八十人也只有被包饺子的份了。

  大炮他们听我这么说,也没再强求,点点头嗯了一声。

  我们四个人在萧炎的小弟那里都借了武器,当然,我借的是根钢棍,这可比啥西瓜刀好使多了。

  我们临上楼的时候,宋雯雯扯了我一把,我回头看着她,她正神情紧张的看着我。

  我知道,这丫头是担心我出什么事,于是便摸了摸她的脸,说别怕,这次我们人这么多,不怕玩不过猫九。

  宋雯雯听我这么肯定,也没再拉着我,便松开了手,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上了楼。

  上楼梯的时候,我还掂量了下手中的钢棍,沉甸甸的,这要打在人身上,不通才怪呢。

  我再看了眼其他人手上的武器,只见老大拿着一根棒球棍,比我的钢棍牛。而老三拿着一把砍刀,那架势,比古惑仔里的浩南的架势差不了多少。

  再一看老二,我差点没晕死过去,老二居然手里捏着一把弹簧刀。哥们我当时就郁闷了,你这是去砍人还是暗杀啊,这小刀有个毛用啊!

  但我也没好明说,也许老二玩小刀玩的顺手呢。毛主席不是说过吗,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我们四个人来到二楼的203宿舍门口,趴在门上一听,只听见猫九大叫着老k啊,炸弹啊。

  听到他在,我就安心了,于是便对老大点了点头,老大一看我点头,二话不说就一脚踹开了门。

  门开了,只见猫九卷毛还有一个马仔正在床上斗地主呢。猫九放下手中的牌,看着手持武器的我们四个,虽然手上颤抖了下,但眼神还是一股不屑的样子。

  我看到他这不屑的表情就莫名的来火,二话不说提起钢棍就冲了进去。

  只听那卷毛对猫九喊了句,猫哥快走!然后和另一个马仔在床垫下一人拔出了一根钢管就对我抡了过来。

  虽然我听见卷毛说让猫九跑,但我也没放在心上,毕竟你大爷的就这么大个宿舍,还能跑b里去不成啊?

  我用尽力气,手上的钢棍一抡,正好打在了卷毛的钢管上,毕竟他的是空心钢管,那有多震都不敢想象。

  卷毛估计是震的手麻,钢管啪哒一声就掉在了地上。旁边的另一个马仔想趁这这个机会偷袭我,可他的钢管才刚举起来呢,就被老三用刀背砍在了小臂上。疼的这马仔嗷的叫了一声便坐在了地上装死狗。

  我连忙用钢管猛往卷毛的身上砸。而我往前一看,就看到猫九已经爬到了窗台上。

  我骂了句我去,心说这不是郑梓的逃跑方式嘛,打不过就跳窗,狗日的。

  老大也看到猫九要跑,冲上来就对着卷毛几脚,把卷毛放倒在地上后,我们刚想去抓住猫九,却发现他已经跳了下去。

  “妈隔壁,龟孙子!”老三骂了一句,都没看窗户下有什么,就爬上窗台也跟着跳了下去。

  我这才走到窗户边一看,原来宿舍后面是片咋草地,除了满地的垃圾,就是正在追猫九的老三。

  还没等我跟老大反应过来,老二也跳了下去,他跳下去的时候还说了句,不行,小三打不过猫九的!

  ☆b酷D●匠网唯j一/!正版J…,其他都是盗版

  然后只听见扑通一声,老二摔在了楼上,挣扎了几下才站起来上去跟老三一起揪住猫九就走。

  我跟老大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一起爬到窗户上跳了下去,没一秒钟,我就感觉小腿一阵的麻。

  我用钢棍撑着站起来,两条腿还像是被车撵了似的,麻麻酥酥的。我心想,原来跳楼也不是这么好玩的啊!

  我连忙拉起老大,然后也冲了上去,对着猫九就是用钢棍抡,那钢棍打在猫九的身上,虽说他被打的嗷嗷叫,可甜蜜的感觉却在哥们这里啊。

  我们四个人把猫九像踢气球一样的揍来揍去,可他除了嗷嗷叫,也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

  也可能是他叫的声音太大吧,宿舍楼的窗户里好多人伸出了头看,有人看到是猫九在挨打,便喊道,猫哥被人打了!快帮忙!然后我就看见十几个人像流星雨似的从楼上跳了下来。甚至有一叼毛从四楼跳了下来。

  我滴个去,这么强,是在技校学挖掘机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姑娘是凹凸曼说:

满地打滚求打赏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