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的日子过得还是相当安逸的,大炮一直赖在我们宿舍不走,搞到最后他直接在我们宿舍打起了地铺。

  我每天都会跟宋雯雯打电话,除了谈情说爱,就是问她猫九有没有欺负她?宋雯雯说欺负倒没有,就是猫九的小弟对她虎视眈眈的,还经常跟踪她。我一听,就跟她说再忍几天,星期天我就去给猫九洗脑。宋雯雯听我这么说,就问我是不是要来跟猫九打架?然后又跟我说,千万别犯傻,猫九在这技校混的真的很叼,我们惹不起。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倒是星期六的时候,老三去把他的斜刘海给剪了,只留了个小平头,我问他干啥要把刘海剪了?

  老三咳咳了一声说,我也舍不得剪啊,毕竟我留了一年了,这头发简直跟我儿子似的。但我这刘海就是我的软肋,每次打架人家都抓我的头发,唉。

  我一听,就问他你的软肋是头发,那你看出来了我的软肋没有?老三看着我,想了想说,你的软肋就是心太软,对女人跟兄弟太情义了。

  我哦了一声,觉得也对,每次看到我的女人跟兄弟受苦我都会忍不住,唉,可人哪有没点真情义呢,无情无义的,那不就是畜生吗?

  老二看我跟老三谈起了软肋,就笑嘻嘻的问老三说,小三啊,你看我的软肋是啥啊?

  老三深深地上下看了老二一眼,若有所思的想了许久,几分钟后才来一句,太傻!

  ◇酷k匠X,网*首eg发oS

  第二天大早我们便在三中门口集合了,老三和老二叫来的人也都来了。老大在他爸的水泥厂叫来了两辆接送员工的大巴,大巴上早就坐了十几个工人。

  这时候,我又看了看老二老三叫来的人,老二叫的是高三的混子,人家都叫他大吊张。

  大吊张带了十几个人,都高三的,十几个人牛逼哄哄的在一边站着,他脸上相当的不屑,似乎一点也没把技校的猫九放心上。

  而老三叫来的女子帮我就傻眼了,大爷的,来了二十多个女生帮我们打架,能不傻眼么?

  这女子帮的女生那是没得说,一个个像恐龙似的五大三粗,也就那个帮主长得还行,好像叫什么王郁玥。

  老大看三中的人都到齐了,就吩咐大家都上车,然后让司机开车去二中接萧炎他们。

  到了二中,我一下车就懵了,萧炎不仅带了五十个小弟在门口等我,而且小胖和李坚也来了,也带着十几个人。

  我走到他们跟前,小胖和李坚几乎是同时一拳打在我胸口,小胖说,你不够兄弟啊,有事不知道叫我两。

  我说这不是不想麻烦你们嘛,李坚哼了一声,没说话,直接一挥手叫大家上车。

  两辆65座的大巴坐了个满,老大看所有人都来了,就吩咐司机开车去吉安市的技校。

  车行驶后,老大站在车头跟我们说,他打听了下猫九,这个人在JA有着不小的势力,而且不只是技校势力大,在外面社会上也认识不少人。

  他还没说完呢,那个大吊张就打断了老大的话,说得得得,别说这么多,我大吊张在三中混了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还怕他个猫九?哼!

  老大看了眼大吊张,显得特别的反感,也没有再说,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小胖和李坚坐在我旁边,随着客车的颠簸,我问他两说,你们在职高有没有见到过郑梓啊?好久没见到他了,我都有点想他了。

  小胖跟我说,郑梓毕业了,听说被学校分配去了广东富士康当流水线操作员呢,在广东挺老实的,也不混了,每天兢兢业业的上班。

  我不禁心中感叹,这人啊,在学校混的再叼也还真没什么用,除了在学校能多搞几个女的,出去社会上后还不是要被这无情的残酷社会给洗刷?

  感叹完后,我又问小胖跟李坚现在在职高过得怎么样?

  小胖还没说话呢,李坚就说道,也就那样吧,没人打,也不打人。

  小胖在旁边嗯了一声,然后感慨说,甄剑,我们哥两还真羡慕你,即使在普通高中,也有升大学的机会。不像我跟李坚,每天学个破机械,三年职高毕业后就再也逃脱不了去外面打工的命运了。

  我笑了,跟他说,得了吧,还大学呢,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高中毕业呢,这不高一没开学几天就跟技校的搞出事了。

  小胖听我这么说,许久才来了句,甄剑,你别想这么多,什么大风大浪哥几个没遇见过?你可千万要读个大学啊,要不然说出我们曾经在二中混的哥们没一个有文化的,怪丢人的。

  我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什么大学真的对我没诱惑力了,我现在只想好好跟宋雯雯在一起,将来她去哪我就去哪,她去打工我就去打工,她去大学我就去大学。

  两个小时,我们就到了吉安技校,一大群人下车后,老大便用那诸葛亮的头脑给我们下作战命令。

  老大说,他查过了,技校有两个大门,为了防止猫九逃跑,于是他便让大吊张去堵住西门,王郁玥的女子帮去堵住东门。要是出事了,再打电话让他们支援。

  王郁玥倒没说什么,就那个大吊张特别不屑的切了一声,仿佛我们没有他就赢不了。

  说实话,我对这个大吊张是特别没有好感,而且特别厌恶,你说你丫现在叼个啥?在这个时候,我还有萧炎和小胖的几十人呢,就算打不过猫九,还打不过你吗?

  老大倒也没在意大吊张,挥了挥手就带着我们其余的八十多人从东门进了技校。

  我对老大的心思还是比较懂得,他不带大吊张进去,估计也是不信任大吊张。而那个女子帮,能来帮我们就非常够意思了,何必再让人家一伙女人去帮我们打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