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高一生活

  哥们我当时就高兴的跳了起来,多么痛的领悟啊,我本来以为我没有了宋雯雯就没有了一切,原来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他大爷的!

  第二天,我去礼物店想给郑凡买啥礼物的,结果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买什么。

  正当我失落的的时候,就看到萧炎在店门口走了过去。

  我连忙上去就叫住了萧炎,他非常恭敬的叫了我一声哥,问我有啥事。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问萧炎,要是送女孩子礼物该送什么好?

  显然,萧炎这初一扛把子还是有头脑的,他问我说,哥,你想直接一点还是委婉一点?

  我心说你丫废话真多,于是跟他说直接委婉都要。萧炎淫笑了一声,然后在我耳旁轻声的说,哥,直接一点就送杜蕾斯,委婉一点就送情趣内衣。

  啥?你大爷的避孕套?我听完后就直接一脚踹在了萧炎屁股上。

  刚想骂两句的时候,想想也对啊,送杜蕾斯多有心意啊,又有爱又直接。

  于是我也非常淫荡的对萧炎一笑……

  五月十号那一天,我走遍了南城的每一条大街,只为了能买一盒最好的杜蕾斯,一盒包装最精美的杜蕾斯。

  下午当我把那盒花了我88的杜蕾斯送给郑凡的时候,说了句,给,萍乡最好的!

  她哭了,哭着哭着就把那盒避孕套甩在了我脸上,骂道,滚,有多远滚多远。

  我当时脸就红了,因为全班同学都看到了那盒掉在地上的杜蕾斯。

  我不知道为什么郑凡会发火,纠结着想解释什么的时候,李坚连忙就把我拉到了教室外。

  李坚对我说,甄剑你大爷个傻叉,当着这么多人送她杜蕾斯,你真傻假傻啊!

  我……我的心情非常的复杂啊,说了句,萧炎说送杜蕾斯比较直接啊。

  李坚就骂了,说萧炎耍你呢,要直接,送绿箭才对啊!你怎么这么傻。

  我一听,他妈的萧炎耍我,也不知道哪来的火,冲到一楼萧炎的班上,对着正在调戏良家少女的萧炎就是一脚。

  萧炎被我踹翻在了地上,我上去揪起他的领子就骂,你大爷的耍我是吧,送你妈避孕套啊!

  萧炎看我这么凶,吓得半天没说话,许久才对我说,哥,我真没骗你啊,当初我追我女朋友的时候,送了她一瓶妇炎洁呢。

  说完,他又指了指刚才他调戏的那个少女。

  我看了看那女的,挺骚的,长得还不错,心里骂了句好B都被狗草了,然后便放开了萧炎。

  哎,我还是太年轻了,动不动就发火,这还是我吗?

  我走出萧炎的教室,萧炎在背后喊了句,哥,抽支烟再走呗。

  我回头就骂了句抽你麻痹,火大着呢,然后就走了。

  回到班上,郑凡还在趴桌上哭,我也不知道安慰什么,于是便回到我的座位上郁闷的坐下了。

  刚坐下,我旁边的刘婷婷就说,你啊你,哎。

  我说我又怎么了?然后刘婷婷回道,你不知道送女孩子避孕套是不礼貌的么?

  我当时就又火了,心想你个臭丫头也来打击我是不?然后起身就去捡回了那盒掉在郑凡桌下的杜蕾斯拍在了刘婷婷面前,对她说,你喜欢是不?那送给你了!

  刘婷婷笑了,说那好啊,既然你要送给我我就收下了。然后也没等我反悔就把杜蕾斯装进了她的书包,我晕倒!

  接下来的日子,我一直很伤心很纠结,宋雯雯把肚子打了,郑凡也没理我了。

  我很无助,很无语,只好拼命的学习,化悲痛为学习的动力。

  好在那该死的中考很快就来到了,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安静。

  我顺利的考完了,中途没有了初二考试时的岔子。

  当我看到城高的录取书时我就笑了,兴奋的直接在我家二楼跳了下去,左腿被我给“不小心”就摔成了骨折,在家躺了一个月才能走着出门。

  高一开始的时候我又哭了,因为小胖和李坚去了职高,也就意味着我在城中再也没有可以依靠的兄弟了。

  而让我出奇的不是这个,而是郑凡没有来城中,而是去了三中。

  当时我连死的心都有了,跑到三中去问她为什么,为什么你考到了城中却要去三中?

  郑凡看着我,笑了,悲惨的笑了,说我就是不想跟你甄剑在一起,甚至连跟你呼吸同一所学校的空气都会觉得恶心。

  说真的,我那时巴不得一巴掌就扇在她的脸上,你既然不想跟我在一起,还让我去城中做什么?呵呵。

  可是我没有,我觉得我不应该这样,我不应该为了一个女人就大动干戈。

  我回到了城中,接受着那该死的教育。

  我跟小胖打听过宋雯雯,他说宋雯雯去了隔壁市的某某职业技术学院。我又笑了,失去了的东西果真是失去了,再也就回不来了。

  高一开始的第一天,我就休学了,我跟我爸说我不想在城中读,这里没有我想要的。

  我爸当时就扇了我一巴掌,问我什么才是我想要的?无关紧要的女人能比未来更重要?

  我笑了,忍着痛笑了,心里只想着我要去三中报复她,必须要报复。

  好在我爸也没有坚持,反倒给我找了些关系,毕竟我中考成绩还是不错的,加上三中是民办高中,我很轻松的就进了三中。

  进三中之前,我琢磨了很多报复郑凡的方法,有把她绑到山上的念头,也有把她的卫生巾让老鼠爬的想法。

  可当我在三中见到郑凡的时候,却发现一切都是假的,我一见到她就紧张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更别说报复了。

  她看到我的时候,惊讶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走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十足的就感觉我自己是个逗比,我有必要这样吗?难为了别人,苦了自己。

  民办高中最不好的地方就是强制性住宿,他大爷的,我家就在三中旁边,却要住学校,呵呵。

  因为人家早就报名完了,我算是来的最晚的一个,找到了我的宿舍后,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

  那人留着一头的斜刘海,正抽着烟依靠在门框上,当我要进去的时候,他一把拦住了我,问我抽烟吗?

  我说抽,他便笑着给了我一支,我接过他的烟,没说话,直接进了宿舍。

  我们这是四人宿舍,除了那斜刘海,还有一个平头,一个长毛。

  这三人一看也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从宿舍里满地的烟头就能看的出来。

  我摊好我的床铺后,那平头就问我,哥们混那的?

  我没有说话,点上了一支烟,说,不混,怎么的了?

  那平头笑了,然后说既然人都来齐了,那大家就都来个自我介绍吧。

  然后大家都自我介绍了下,我只记得那斜刘海叫什么张少飞,其他的我都不太记得住,毕竟名字太复杂了。

  说实话,我们四个都挺合得来的,吹了半天牛逼,平头拍了拍胸脯就说,哥几个会喝酒不?我请客喝酒好不好?

  我们什么都没想,就说好!

  晚上,平头做东,我们在学校门口的餐馆里整了一桌。

  Ac酷$《匠(网\正Ya版1,首$发+

  四个人喝了三箱啤酒,平头就跟我们说,他爸是开水泥厂的!哈哈!

  长毛听到平头这么说,接话道,我爸是政府人员!然后我们又哈哈的笑了起来,斜刘海鄙视了他们两,说你们这算啥牛逼,我爸是三中副校长,你们都得归我爸管!哈哈!

  他们说完后就盯着我看,我当时已经醉熏熏的了,胃里一阵翻腾,说了句,我爸是董事长!然后捂着嘴就冲出去吐了起来,吐了半天,我只感觉胆汁都出来了,第一次喝这么多酒,真的。

  等我吐完回到餐馆时就发现不对劲了,他大爷的,这三个傻叉居然跟隔壁桌的一桌子人打了起来。

  隔壁桌大概有七八个人,其中还有两女的,估计也都是三中的。

  餐馆里,他们几个人桌子椅子的都抡了起来,看到他们都打成这样了,我也没想劝架什么的,上去对着那边的一个人就是一脚踹。

  我们三个人明显的就吃亏了,毕竟人家可能是我们的学长学姐。

  对方七个人,连女孩子都上场了,其中一女的用那高跟鞋就是一脚踹在我裤裆上。

  卧槽,当时我裤裆里就是一阵透心凉,也管不上她是女生了,揪住她的头发就是一巴掌骂了句臭婊子便把她踹开了。

  把她踹开后,我正想看看下面坏了没有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一椅子就拍在了我头上。

  也就那么几秒钟吧,血就从我头上流了下来,淌到嘴唇上的时候,我舔了下,咸咸的。

  说实在的,当时我一点都没感觉到疼,只是突然的感觉全身无力,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旁边还在打斗着,我却昏头昏脑的,这时候我居然想到了宋雯雯,不知道她看到我这样会不会心痛?如果她在,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冲过来扶我吧。

  想到宋雯雯,我居然不争气的哭了出来,那眼泪混杂着鲜血流到嘴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我跟她之间,我已经分不清了对错,我以前一直想甩了她,到现在却发现我离不开她。我不禁心里嘲笑着自己没出息,没出息。

  这场架打到最后还是我们输了,而且输得挺惨的,平头跟我一样,脑袋上破了个洞,斜刘海手腕骨折了,而最倒霉的还是长毛,他的裤裆据说被一女的踹了好几脚,躺在地上疼的直流汗。

  平头看我坐在地上哭,便过来拿起餐巾纸给我擦了擦脸上的血,跟我说,男子汉大丈夫,不就挨了顿打吗,大不了明天打回来,哭什么啊。

  我哭了吗?我冷笑了下,一把揪过平头的衣领跟他吼道,我这辈子就为一个人哭过,老子打架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我会哭吗?

  我们两个血人就这样坐在餐馆的地上喝着酒,我把我跟宋雯雯的事都跟他说了。

  说完后,我突然觉得特别顺畅,就好像沉积了许久的心事都放了出来。

  平头听完后,额了一声问我说,哥们,你不知道么,有的时候没射的时候精液也有可能流出来的。

  啥?我惊讶的看着他,然后问道,你的意思是宋雯雯那肚子是我搞大的了?

  平头点了点头说,听你这么说,我觉得宋雯雯还是挺可靠的,她这么爱你,怎么可能出轨呢。

  我听他这么说,起身就要走,结果平头一把就把我抓了回来,问我去干啥?

  我说我要去找宋雯雯,现在马上立刻!

  平头又笑了笑,对我说,哥们,别激动,过两天再去也不迟吧,你看你这么身伤,去求可怜吗?

  听他这么说,我也觉得现在不是时候,不仅只是我脑门戳了个洞的原因,而是我才刚开学,等过几天放假了再去找她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