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小胖又挥挥手让人在厕所的坑位上拿出了一个蛇皮袋,里面全是钢管西瓜刀之类的,然后他就让带来的人一人拿了一把,便让他们先藏起来。

  三十多个人,全部都躲到了厕所里面,我跟小胖还有李坚笑了笑,走到走廊里就等着二狗的到来。

  要说我今天为什么这么叼,我就跟你说吧,今天早上我来学校的时候,路上接到个电话,是老狗的。他跟我说他现在去了职高,但总觉得二狗还要跟我磕,就跟我说他在厕所里藏了一袋子兵器,让我有事的时候就拿出来用。

  没多久二狗就来了,他只带了十来个社会青年,看样子他现在是丝毫没把我放眼里。

  我看了看二狗,就笑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厕所无门你来闯。

  二狗走近后,牛逼哄哄的看了眼我们三个人,笑了笑说,甄剑啊,你这次又是何苦呢,骨头痒了是不?

  “哎哟,这不是狗哥吗,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先进去坐坐呗?”我装的像三孙子一样的说道,然后指了指厕所里面。

  xc酷◇匠h)网,“首xY发{

  显然,二狗的智商绝对是负数,他转头看了看他带来的社会青年,应该在想我再怎么有埋伏也打不过他。

  然后跟着我就走进了厕所,我抽着金圣,心里笑的那叫一个痛快。

  他们进了厕所后,二狗挥挥手就要让人揍我,我又笑了,你说你这智商,真的是亮瞎观众的眼啊。

  我不急不忙的吹了个口哨,然后哗啦一声,那些本来躲在坑位后面埋伏的哥们全部窜了出来。

  不说二狗了,就连他带来的社会青年都吓了个跳。

  二狗显然是认识萧炎,跟他喊道,CNM萧炎,你不是说跟我混吗?

  不得不说啊,萧炎这小子还是挺狠的,从他脸上那阴险的表情就能看的出来。

  萧炎冷笑着说,你他妈傻逼二狗,让我们几十个兄弟跟你混,还要我们每个人每个月给你交十块钱,你当我们傻逼啊?

  我一听,顿时差点晕过去,这二狗啊,真的是完美的继承了我国贪官的腐败现象啊,不仅敲诈同学,还要勒索小弟,无语。

  二狗看他的人都走了,连忙对着那苏北晨喊道,我日你祖宗的老北,你他妈真不够意思,你个杀千刀的,你个万人轮的……

  他还没骂完呢,小胖就上去给了他一巴掌,说你骂够了没有?

  我看着他们准备动手了,我也就拍拍屁股出了厕所,出来后还依稀听见了二狗的惨叫。

  说实话,不是哥们不想揍二狗,而是我真的不想打架了,今天我打你一顿,明天你打我一顿有什么意思呢?

  不过说来这二狗真的是欠揍,让小胖他们扁他一顿也好,杀杀他的锐气。

  这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伟大的理想,那就是让二中再也没有黑帮、让那些祖国的花朵真真正正的生活在没有欺诈,没有欺压的花篮中。

  没想几句我就自己扇了自己一巴掌,呸你个甄剑,还真把自己当啥雷锋了是不?

  人家雷锋叔叔好歹也写日记呀,你连个日记都懒得写还想当雷锋?呸你一脸!

  蛋疼的初三真没什么好说的,除了时不时的去帮萧炎打架,就是认真的刻苦学习。

  没办法,像我这种家里没钱没势的抽屌丝,除了好好学习,还有什么办法能指望考上重点高中呢?

  初三下学期的时候,我跟宋雯雯分手了,呵呵,说来还真是挺悲伤的。她跟我说她怀孕了,我当时就傻了,傻了两秒后我就问她,他妈的每次做我们都带套了,怎么可能会怀孕?

  她听我这么说,就哭了,说你每次刚开始做的时候不戴套,要射的时候才戴,意外中枪了呗。呵呵,听她这么说,我就笑了,笑她这样肯定是骗我的,怎么可能没射的时候不戴套也会怀孕呢?

  当天晚上我骗了我爸一千块钱,第二天就给了宋雯雯,让她把肚子打掉。宋雯雯哭了,说她想生下来。

  我心想,生你麻辣隔壁,要生下来了,发现长得像二班哪个杂碎我可会哭死的啊。于是我咬了咬牙跟她说,你这肚子我认了,但我们分手吧。

  宋雯雯越加的哭了,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问我为什么?为什么?

  我苦笑了起来,没说话,转身就走了,留下那依旧凄惨哭着的宋雯雯。

  说句实话,我那时候真的伤心了,宋雯雯肯定跟别的男人有染了,反过来绿帽子还要让我当红帽子扣着,呵呵,我又是一阵苦笑。

  这件事对我的伤害蛮大的,毕竟一个曾经我以为是最爱我的女人,居然就这样对我,我实在是无力的笑着笑着就哭了。

  上课的时候,我就趴在桌上哭,李坚在对面的桌上小声安慰我说,男人不要哭,不就一女人嘛,甩了就甩了。

  我大吼了一声滚,你知道个几把!当时老师和班里的同学就都盯着我了。

  我抹掉眼泪,却发现抹不尽,无力的骂道,看看看,看你们妈个笔啊,没见过哭啊,草!

  下课后班主任便找我谈话了,说不要因为失恋影响了学习,毕竟恋爱不是未来,学习才是未来。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回到教室,出奇的是郑凡找我了,她问我出什么事了?怎么了?

  我看到这小丫头,顿时心里的那股子伤心少了许多,面无表情的跟她说我没事。

  我本来以为郑凡会讽刺我几句就走的,结果她却跟我说了句,甄剑,我知道,我抽屉里每天多出来的面包都是你偷偷放进去的。

  我猛然的抬起头,正想说什么,她又说,我知道,你初二时的成绩肯定能超过我,只不过。。。

  她说着说着就笑了笑,我心想你说这个干嘛?难不成你也想跟我好不成。

  我说那又怎么样呢?呵呵。

  她看我这样,也笑了笑,没有再说话,转身就要走。

  我看着她,突然抽筋似的就说了句,郑凡。。。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可能是因为我恋爱久了,突然失恋了,有点不甘寂寞吧。

  我本以为郑凡会骂我两句,结果她转过身就朝我非常认真的说,好啊,有本事你就考上城高、我不希望我的男朋友是职高或者三中的,呵呵。

  说完她就走了,什么都没留下。

  我反应过来后心里就骂了,你大爷的,刚开始让我成绩超过你,现在又让我考城高,有病吧。

  他大爷的,城高这重点高中我也想考啊,可有那么好考么。

  不过我又想了想她那句她不希望她男朋友是职高的,也就是说她现在就把我当她男朋友了嘛?

  吧友们,你们说她是不是这个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