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有女人的地方就有骚货,这是果不其然的,看着有几个穿着小短裙的小骚逼,哥们只能暗道一声,真的是一代更比一代浪啊。

  在操场里又待了十几分钟,终于上课了,一瞬间操场上就剩我们六个人了。

  我跟大炮正吹着牛逼呢,郑梓就等不及了,说干啊,还在这傻站着作屎啊?

  听到郑梓的话,我也觉得差不多可以动手了,毕竟早点解决就可以早点回县城了,于是便让大炮带我们去那个混子的班上。

  大炮带我们上了二楼,直接就来到了第三个教室的后门,从后门望去,那个染黄毛的混子正坐在最后一排抠脚丫子呢,他大爷的。

  因为我们是站在后门,所以并没有几个人看到我们,我本来还想先看看情况来的,结果他大爷的郑梓这狗脾气忍不住了,在门口的角落里捡起一根废弃的凳腿,一个箭步冲过去就抡在了那混子的后脑勺上。

  郑梓带来的两马仔也牛逼哄哄的冲了进去,当时班里正有个女老师在上课,一看到有外来青年打架,哇的一声就躲在了桌下。

  我本来想先骂几句的,但看到这情况也没得时间给我骂街了,便也冲了进去对着那正在跟郑梓自由搏击的混子就是一脚,直接给他踹翻了过去。

  大爷的,就见那混子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呢,郑梓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把他拉了起来,然后双手抱着他的脖子,用膝盖狠狠的蹬了混子N脚。

  看到这么激烈的战斗,我都忍不住想鼓掌了。也就这时候吧,不知道班里哪个熊学生喊了句拼了,然后就见十几个人提着桌椅板凳站了起来。

  我当时就慌了,这是要被包饺子了,望了望我身后的大炮一眼,意思问他你不是说上课了就没事吗?大爷的。

  大炮非常纠结的摇了摇头,意思是他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我觉得不对劲了,正想叫郑梓别打了,赶紧跑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晚了。他大爷的,前门跟后门已经被几个熊孩子给关上了。

  我心里咯噔了一声,这是要关门打狗的节奏啊?

  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就有人朝我们甩了几条凳子过来。不得不说啊,那板凳打在身上的时候真疼。

  显然,郑梓也有点手忙脚乱了,骂了句草,捡起地上的板凳就拍在了还在地上装死狗的混子身上。看样子他是要把今天干吃方便面的火气全部撒出来啊。

  估摸着这班里的男生应该都跟这混子关系挺好,他们一见那混子被郑梓打成这鸟样,一窝蜂的就朝我们冲了过来。

  我和小胖还有大炮正好在最前面,没等反应过来就跟十几个人打在了一起。

  他们本来就人多,手里又有板凳,我那拳头砸过去也就硬生生的打在了挥舞而来的板凳上,真几把疼。

  3最新l章f*节上{“酷u匠网=

  不到一分钟,我们就崩溃了,六个人直接就被这伙人围在了角落里。那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只见他站在这些人身后拼命的喊着打死我们。

  我操。

  在这种拳头与板凳的较量中,显然我们吃大亏了,没办法只能抬脚就乱踹,以让这些人不冲上来把我们摁着打。

  小胖看我们用脚踹,他也抬脚就踹了过去,可他那一身肉,动作实在是太慢了,一脚过去就被人给抓住了小腿,然后一拉就把他给拉倒在了地上。我晕!

  我连忙把小胖拉了起来,这时候郑梓回头看了下窗外,说了句,没办法了,跳窗!

  我去他二大爷的,这可是二楼啊,跳下去会不会摔死啊?

  还没等我说不敢跳的时候,郑梓和他的两马仔已经爬到窗户上了,他又喊了句,后面是池塘,摔不死!然后扑通一声就跳了下去。

  我跟小胖都恐高,没敢跳,可这群人拼了命的想打死我们,如今放我面前也就三选择。

  A.跳下去,日后再报仇。

  B.不跳,跟这群人拼了,然后就被活活打死C.躺地上装死狗。

  显然,A跟C是不可能了,小胖慌忙的喊了句跳吧,然后爬上窗台就扑通一声下去了,紧着着,大炮也跳了下去。

  我晕,都跑了留下我一个,真没意思。

  眼看着那边的人已经揪上我的衣服了,我也没的选择,抬腿踹了两脚让他们退后了两步,然后爬上窗户脑袋朝下的就跳了下去。

  高空飞跃的感觉持续了一秒左右,我便咣当一声栽进了水里,再接着,我就感觉我的脑袋插进了泥浆里……

  我心里忍不住的骂道,草泥马的郑梓,谁告诉你这是池塘的?这他大爷的明明就是种水稻的水田嘛,你妹儿的呀!

  大炮估计是觉得愧疚吧,连忙把我拉到了岸上,他大爷的,哥们我当时简直就像个泥菩萨,鼻子嘴巴耳朵里都是泥浆。

  刚上岸,我就听见身后扑通扑通的几声响,回头一看,是那混子班上的人跳了下来。

  你说吧,我们班怎么没他们这么团结呢,我们都跳下来了还追,没听过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话么?穷寇莫追啊,你妹的。

  还没来得及擦掉头上的泥浆,我便被大炮拉着就跑,郑梓他们跑的比兔子还快,小胖则身上的肉一跳一跳的在后面跟着。

  跑了有好几里地吧,我们才把那混子的人甩掉,顿时六个人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我看了看郑梓,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我就为了装逼才把他叫来,结果他被打成这样子,我心里能过得去么?

  我跟郑梓说了句不好意思,结果他摆了摆手,说出来混,哪个没挨过打,他二大爷的,改天非得带人把这B学校踏平。

  我一听,一愣一愣的,不禁再次感慨,混的叼就是好啊!

  大炮本来想留我们吃饭的,可我们哪还有心情吃饭啊,万一你个傻叉再让我们干啃方便面,那不得郁闷死啊。

  丢下大炮,跟他说有事打电话。我便在路边的小溪里把身上的泥巴洗了个干净,于是上了公交车回县城。

  到了县城后,郑梓接了个电话就走了,说他有几个小弟在某网吧被人砍了。

  我心中又是一阵笑,原来扛把子也不是这么好当的啊,不仅自己要随时被人打,就连小弟被打了他也要出面。

  忘了说了,在公交车上我问过郑梓,问他认识刘明明他哥刘小名不?

  郑梓说听说过这个人,好像是电气班的,上星期被他的小弟给打进了医院。

  我这才知道,为什么上次在树林里刘明明没叫职高的了,原来是他哥在医院里躺着呢。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在家睡了两天才把在石盘山留下的酸痛睡掉。

  等我星期一到了学校的时候就傻眼了,不知道啥时候宋雯雯跟第二组的一个女生换了座位,我不禁一阵苦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