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吧,差不多上午十点了,你说这倒霉的时间,睡觉也不是。吃饭也不是,他大爷的!想了想,我便决定去网吧上网,于是换了一件“安沓”牌的短袖便出门了。

  一出门,我就看到一个感觉挺熟悉的人从我家门口走了过去,我一看,我滴个草,咋这么熟悉呢?就喊了句,喂,是不是刘大炮啊?

  那人手上还缠着纱布,他转过头看着我,不是刘大炮还能是谁呢。要说这刘大炮,恐怕是目前为止我最好的哥们了,从小学一年级跟我打到六年级,那铁一般的关系,愣是打出来的。唯一可惜的是,我跟他打了六年都没分出胜负、升初中的时候,听说他因为不是城市户口,便去乡下的中学读书了,说来也有差不多两年不见了。

  刘大炮看着我,骂骂咧咧的说,哎哟我去,这不是贱贱嘛!我心里骂了句,你大爷的,这么久不见了,嘴还是这么贱、于是我也就笑着骂道,你个死炮啊,一走就两年,也不知道回来看看哥们,这次来县城干啥子来了?

  大炮没说话,拉着我就一屁股坐到了我家门口的台阶上,让我看了看他手上缠着的纱布,意味深长的跟我说了起来、原来啊,这小子在学校喜欢了一女的,正好初三的一混子也喜欢她,于是他们两个便狗咬狗的打了起来。结果那混子混的挺叼的,叫了几个社会上的就把他给揍了。他这次来县城就是想来找他堂哥帮他报仇,结果他堂哥不在,失望的大炮正准备回乡下的时候,就遇到我了。

  我听完后,不禁感叹,他大爷的,都是天涯沦落人啊。就问他现在有什么打算?大炮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有什么打算啊,回去继续挨打呗,毕竟人家混的叼,我拿什么跟他玩。

  我又是骂了句草,看到那混子把大炮的手砍成这样了我就火。

  问他那混子现在在他们学校不?大炮说应该在的。一听,我二话没说就掏出了我的手机给小胖打电话,问他现在在哪呢?

  小胖说正在家挨打,他舅舅把他打架的事告诉他爸了,结果他爸那个狗脾气把他吊在房梁上就抽了一顿。

  我心说你小子行啊,你家的用刑方式可比我爸妈先进多了,笑了老一会,我便跟他说叫他跟我去趟乡下,我一哥们有点事。

  不得不说啊,真的是不得不说啊,小胖这哥们是绝对的够义气,二话不说就答应了,问我到哪里等我?我说汽车站等吧,于是挂了电话,挂断电话后,我犹豫的给郑梓拨了过去。

  郑梓这丫显然没听出我的声音,问道,CNM谁啊?我心说,混得叼就是好啊,接电话都能这么叼,就是不知道万一是他爸给他打电话他会这么嚣张不。

  我连忙笑着就对电话说,郑哥,我是小剑啊,嘿嘿。

  电话那头传来郑梓的疑惑声,小贱?我他妈还徐良呢,草泥马滚!于是嘟嘟嘟的就挂了电话。

  我差点就没晕死过去,这也够稀奇的啊,本来我以为挺牛逼的一个人,结果这么傻叉。

  我又是笑了笑,再次给郑梓拨了过去,这次电话通了后,这狗日的上来就是一顿骂,草泥马谁啊?找屎是不是?再打电话骚扰我老子弄死你!

  我差点没晕死在地上,连忙说,郑哥,我是甄剑啊,昨天我们还一起喝酒来着。

  他这才知道是我,说了句,哦,贱贱啊,你直接说你是贱贱不就好了么,还小贱呢。

  我顿时问候了一下郑梓他全家十八代,尤其是特别关照了下他妹,再临幸完他全家后,我又笑着对电话说,哥啊,我现在遇到点麻烦,能帮帮忙不?

  郑梓这才严肃了起来,问我有啥事。我便把刘大炮的事跟他说了下,他听后就犹豫了,扯犊子半天才说,贱贱啊,这事不好办啊,毕竟那不是我的地盘。

  我赶紧就说了一通好话,说啥在我们这小县城还能有你郑哥管不到的么?再说了,你一去,估计都不用动手就直接把那混子给吓死了。

  我听得出来,郑梓本来是不想答应的,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可能是想到了昨天在酒桌上的话吧,也不好否决,想了半天才说好吧,问我在哪里碰面。我说在汽车站会面,他哦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我收起手机后,刘大炮就朝我竖了个大拇指,夸我说贱贱你这牛逼,没想到你在县城混的这么叼了。我乐了,谁不喜欢被夸呢,尤其是被人夸混的叼。

  然后我就问他有钱不,心想我可是没钱啊,别到时候我们一路人走路去你们乡下打架,那脸估计都不知道丢哪去了。大炮呵呵的笑了笑,在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毛爷爷,说有钱。

  酷0~匠“网唯9一☆u正*版k,U“其》他都是G^盗+版

  我心想他大爷的,乡下的土大款就是牛逼,口袋里只有红没有绿。

  我们两走到汽车站的时候,小胖已经到了,跟他打了个招呼就把大炮介绍了给他认识。

  小胖本来就是那种喜欢交朋友的,没几句话就跟大炮熟了起来,两个人整的好像是以前的某个夜晚一起搞过基似的,我靠!

  等了半小时郑梓才来,他还是一股牛逼哄哄的样子,身后依旧跟着两个马仔。我心想混的叼就是好啊,每次出门都带着马仔,就好像遛狗玩似的。

  我们几个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上了公交车,往刘大炮的学校,石盘山中学而去。当我们到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多数学生已经回家吃饭了,我们几个摸了摸肚子也感觉有点饿,大爷的刘大炮笑了笑,跑去小卖部卖了几包“康帅傅”方便面回来,大爷的,我们几个人活脱脱就像个傻叉似的坐在校门口吃方便面。

  可能是因为我们几个人太拉风了吧,不少路过的人都在嘲笑着我们,其中也有不少女生。

  这时候,郑梓忍不住了,将手中的方便面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骂道,吃你麻辣隔壁吃,老子脸都丢光了。

  我此刻也是能深深体会到郑梓的心情的,毕竟人家堂堂一个职高扛把子,居然陪我们一群傻叉蹲地上吃干方便面,说出去丢死人了。

  虽然我知道,他这话是骂给我听的,但我也挺无奈的,谁他妈知道大炮这么不上路子,居然让我们吃方便面,而且还是干吃,他大爷的。

  我也就看了刘大炮一样,心想这点门道你总该懂吧?刘大炮看我在看着他,傻乎乎的笑了笑,说,是不是吃不惯啊?要不然我再去买两包榨菜来。

  我晕……

  要说这刘大炮吧,其实不傻,只是有点一根筋罢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遇到过这种人,义气啥的绝对有,就是不上道。

  我正想跟他说换个地方吃方便面的时候,突然他对我们喊了句,来了,来了。

  顺着他指的地方一看,他大爷的,大概有十几个人朝我们所在的校门口走来。

  大炮这次倒挺机灵的,告诉我们最右边的那个就是打他的那个混子,然后便躲了起来。

  幸亏啊,那十几个人不是冲我们来的,而是径直进了学校。我仔细的看了一下最右边的那个,染着个大黄毛,那个刘海遮住了鼻子,咋看咋像欠揍的料。

  这混子经过我们旁边的时候,用那特别牛逼的眼神瞪了我一眼,像是要揍我似的。

  我心里一笑,就你这b样,我待会绝对不打死你。

  郑梓看这些人走了过去,起身就想去踹,幸亏被小胖给及时拉住了,小胖跟他说,郑哥,郑哥,别激动啊,现在他们人多,我们不方便动手。

  郑梓小声的骂了一句草,继续摆出了他的扛把子风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时候,大炮也出来了,我问他啥时候动手啊?大炮想了想说,上课后吧,那时候他的这几个马仔就都分开了。我点了点头,继续啃着手里的康帅傅方便面。

  下午快上课的时候吧,我们几个人便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石盘山中学。

  不得不说啊,必须的不得不说啊,你别说这乡村的中学破,可他大爷的美女还真多,大多数还都是原生态无污染的,从那走路的姿势就能看出来是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