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宋雯雯不知道发的哪门子飙,一大早来了就不理我,我跟她打了个招呼,说亲爱的,怎么了?

  结果她马上就对我骂道,操你个龟儿甄剑,我跟老狗分了跟你好,你就这样对我!

  我晕,连忙问,我怎么就怎么对你了?你倒是说清楚啊!话刚说完呢,她就一巴掌扇在了我脸上,她这一巴掌扇的特别响,导致班里所有人都在盯着我。

  她笑了,说了句,你别跟我说话了,你去找你的郑凡去吧。

  我当时就郁闷了,草,我跟郑凡八字没得一撇,要是有一撇我也不会跟你好啊。

  我捂着脸,极力的压低火气,心想,你这一巴掌就当我还你草了你这事了,以后老子也不理你了。

  我拿出课本,懒得叼她了,她哼了一身就趴在桌上哭了起来。

  我无语啊,这都叫什么事啊。

  没几分钟,小胖就递给了我一张纸条,说让我跟宋雯雯道个歉,道个歉就没事了。

  我心里骂了句,你懂个几把,于是张开嘴就把纸条扔进了嘴里。

  又是沉寂了一会,我们班主任来了,拉着个大黑脸,正想说话的时候宋雯雯站起来了,跟班主任说要换座位,不想跟我坐一起了。

  我深深的鄙视了她一眼,至于吗?

  班主任恩了一声,随即指着我跟小胖就喊道,甄剑!赵科铭!来教务处一下!

  酷e¤匠E网唯一(}正.版%…,h其q他tU都0.是\盗:☆版&K

  我回头跟小胖对视了一眼,心里自然知道是什么事了,没多说话就大摇大摆的跟着班主任往教务处走去。

  到了教务处,里面挺牛逼的,有两个脑门绑着纱布还有几个不知道是老师还是家长的人在里面。

  那两绑纱布的人自然是老狗跟刘明明了,他两见我跟小胖来了,同时哼了一声,就好像相当的不服气似的。

  我们进去后,教导主任就让我两靠墙站着,然后给了我们一人一脚,说实话,要不是因为我们班主任在的话,我肯定充上去就揍这老杂毛了,神马东西啊!

  接着,教导主任就给我们深刻的上了一趟政治课,把他的话总结下来就是:打架就是危害社会治安,危害社会治安就等于影响了祖国的和谐社会美好发展。危害祖国发展的就是恐怖份子,恐怖份子就是杀人犯。

  听后,我和小胖低下了头,深深的认知到了错误,原来打架就是杀人啊?

  刘明明和老狗的家长早就来了,他两一直坐在旁边喝茶,就好像我打了他们的儿子,就好像打了他们一样的。

  没过多久,我爸跟小胖他舅舅也来了,大爷的,合着小胖留的家庭电话是他舅舅的,真他妈机制啊。

  我爸那个脾气啊,还像几年前杀猪时的脾气一样一样的,进来就是对我一顿猛揍。揍完后还不甘心,抽出皮带就想抽我,幸亏被我们班主任给拉住了。

  教导主任连忙说,好了好了,都别闹了。然后所有人便安静了下来,他就让我说说事情的经过。

  我说完后,老狗他爸听到小胖他舅舅也动手了,挺着将军肚就要揍小胖舅舅。

  不得不说啊,老狗他爸肯定是啥政府人员,从那腐败的大肚子就能看的出来。他哪是小胖舅舅的对手啊,小胖舅舅抬脚就踹在了那腐败肚上。

  要说老狗他爸还真没用,挨了一脚,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刹那间,教务处就乱了起来,刘明明他爸也上去跟小胖他舅舅互殴了起来。

  打到最后,我爸也加入了战斗,跟着刘明明他爸就来了个互相自由搏击。

  教导主任和我们班主任想拉都拉不住了,我看这事态不对了,也不管啥办公室不办公室了,万一谁伤到我爸咋办?随即上去就对着刘明明他爸一顿猛踹。

  刘明明看我打他爸,也就上来对我来了两拳,接着,小胖跟老狗也加入了起来。

  打到最后,都分不清到底谁打了谁爸,谁打了谁舅。

  反正我们都没受伤,倒是教导主任和我们班主任这两劝架的都变成了熊猫眼,我晕,合着拳头都被他两吃了啊?

  教导主任摸着他那被打肿的眼睛,气愤的指着我们说,开除!必须都开除!

  我晕,接着我们几个的爸爸舅舅都跟教导主任讨价还价了起来。

  教导主任这老秃驴就是不上道,说什么也要开除我们。

  七搞八搞,我们四个人的家长的拳头就要揍他,他这才怕了,说警告处分……警告处分……

  一切搞定后,班主任给我们放了一天假,说有伤的回家看病,没伤的回家反省。

  回到家,我在前面走,我爸跟在我后面,刚一进门,我爸突然一脚踹在我屁股上。我冷不丁没注意,直接摔了个狗吃屎在客厅里。

  我妈这时候也在厨房出来了,问我爸这是干啥,干嘛要打我?我爸气急败坏的指着我说,你自己问他去!然后转身就出去了。

  事实证明,我妈还是比较疼我的,她连忙过来扶我,我顿时心里一暖……

  可惜了,我还没站稳呢,就见我爸扛着一把梯子进来了,我又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只见我爸将梯子搭在墙上,抽出腰上的皮带就把我双手反绑了起来,然后又一把将我绑在了梯子上。

  我心里扑通扑通的,暗骂道,甄牛你个老家伙,就知道把我绑梯子上抽我,有本事咱们来个自由搏击啊?

  随即,我爸又找到了经常用来揍我的竹鞭,照着我就抽了过来,我忍不住就啊……啊……啊……的叫了起来。

  不知道有没有人被竹鞭子抽过,那滋味,简直不敢想象我只见我那“阿迪耐克”牌的短袖都被竹鞭抽出了几个口子,我爸才喘了口气问我知道错了没有?

  靠!我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声,说我又没有错!

  我爸显然听见了我那句靠,走进厨房就拿出了根擀面杖,嘴里说着打死你个王八蛋!我妈连忙上去拉住我爸,问他到底咋会事,我爸便把事情说给她听。

  我妈听完我打架的事后,顿时脸色大变,接过我爸手里的擀面杖就在我右手上抡来,嘴里还骂道,打断你的爪子,看你还打架不!

  当时,我和我爸就惊呆了,家暴啊。

  打了我差不多半小时吧,我爸妈这才收手,最主要的是我赶紧就认错了,说以后再也不打架了,他们这才放了我,要不然八成得打死我不成。有的时候啊,我真的怀疑我是不是亲生的,就说名字吧,我叫甄剑,我爸叫甄牛、奶奶的,凭啥子我爸牛,我却贱,这能像亲生的嘛?

  说到我的名字呢,这还有个典故、据说,是据说。。。据说我刚出生的时候,我爸正在陪两小护士斗地主,我爷爷跑过去跟他说别斗了,赶紧给你儿子取个名字吧。

  我爸这小学文化早就读到狗身上去了,哪晓得取名字啊?于是他便听从了一个小护士的建议,用J.Q.K三张牌抽签、我爸摸了摸那小护士的手,觉得十分的可行啊,于是便抽了、结果他奶奶的抽到了一张J,我爷爷一拍手就说,叫甄姬!我呸!我爸顿时就问我爷爷了,问他这几十年是不是活狗身上去了,还甄姬呢,咋不叫甄鸡呢。

  就在这时候,另一个小护士摸了摸我爸的手,说,牛大哥啊,依我说,就叫甄剑好了,多霸气啊。。。。于是,我爸那老昏了头的一拍手就说好!

  想到这,我就骂了几声,心想,他奶奶个西皮的,千万别让老子看见那两陪我爸斗地主的小护士,要不然我非得把她们的咪咪挤出奶来给帝吧的兄弟喝!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