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他舅舅问小胖说,要打你的人在哪呢?小胖没有犹豫就跟他说,估计在前面的十字路口。

  我们学校出去后两百米就有一个十字路口,到了那里,左边的路就通我们镇上,右边通县城。因为那路口有不少的网吧和游戏厅,所以学校里的不良学生约架都在那里。

  小胖他舅舅嗯了一声,手一挥就带着我们往十字路口走去,一路上时不时的说几句,年纪轻轻不学好,学什么打架。还有那啥小混混也是瞎子,连我王霸天的外甥也敢动。

  B酷-c匠-}网R唯…一(正%Q版!,其4…他1g都K是盗版$

  当我们走到那十字路口的时候,就看到一群人已经在一个网吧门口聚集了,大概有二十多个,大多数都是社会青年,领头的自然是老狗跟刘明明了。

  走到离老狗他们七八米远的地方,刘明明牛逼哄哄的来了句,哎哟卧槽,甄剑,挺牛的,在哪个工地上雇来的民工啊?

  小胖他舅舅应该是觉得刘明明是在取笑他,右脸上的肉颤抖了下,轻轻的弹飞了手中的烟头,说了句,年轻人,不要太猖狂了哦。

  刘明明还想骂什么难听的话,被老狗一把拉住了,估计他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个中年人可能不好惹。

  于是老狗也点着了一根烟,问小胖他舅舅说,你混哪的啊?我咋没见过你。

  小胖他舅舅咳嗽了一声,说哪也不混,怎么的了?

  “废话什么啊,砍他!”后面一个染着黄毛的社会青年喊道。

  他这一说,一群人跃跃欲试了起来,都一步一步的朝我们走来。

  我开始有点慌了,看着小胖他舅舅这么从容,感觉没什么底啊。

  他们正想一窝蜂的冲上来时,突然,小胖他舅舅的电话响了。

  不得不说啊……不得不说啊……山寨手机的声音就是大,一曲最炫民族风,吓得老狗他们一群人都哆嗦了下。

  小胖他舅舅非常悠闲的接了电话,非常严肃的说,喂,张所长啊,对对对,我是小王,对对对,我正在二中外面的十字路口呢,对对对,这里一群社会青年要拿刀砍我呢,对对对,什么,你就快到了?好好好,我等你。

  然后,便哼着最炫民族风挂了电话,那一刻,我差点没晕倒过去……

  他所说的张所长我自然知道了,是我们镇上的派出所所长,我可是真没想到,原以为他舅舅有点本事的,原来就是电视剧里的老套路。

  只见老狗带来的二十多个社会青年面面相觑,似乎在用眼神交流着什么,沉寂了大概三十秒,一窝蜂的藏起西瓜刀就撒丫子跑。

  我和小胖还有宋雯雯顿时就笑了,原来社会上混的也就这点本事。

  那老狗跟刘明明估计是吓傻了,怵在原地愣是没动弹,这时候,小胖他舅舅带来的四个民工冲了上去摁着他两就是一顿揍。

  我跟小胖对视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然后丢下书包也冲了上去,抬脚对着老狗就是一顿猛踹。

  一边踹,我嘴里一边还骂道,你不是牛吗?你不是扛把子吗?你牛啊!

  小胖过来扇了老狗一巴掌,然后一转身就把刘明明扑倒在地上,啪啪啪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回响着。

  我把老狗摁在地上就用拳头砸他,打的他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不知什么时候,宋雯雯也过来了,抬起脚就踩在了老狗的身上,似乎这已经成了女人的绝招。

  我只听见老狗嗷的叫了一声,骂了句你个臭婊子,我一听就来火了,一拳砸在他嘴上,叫你还嘴硬,叫你还嘴硬!

  我们折腾了大概有二十分钟,老狗跟刘明明直接被我们打的鼻青脸肿的。

  我打的都累死了,也就起身站了起来,我心里嘀咕了一句,小胖他舅舅这老东西,说好的张所长呢?牛被你吹爆了。

  我把宋雯雯送回了家,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她让我上去坐坐,说她爸妈出去出差了,不在家。

  我没答应,心想你妹的,天都这么晚了,我要晚回去我爸不得打死我。

  回到家,我爸上来就是一巴掌抽在我脸上,妹儿的哟,刚打完架,回家还得被我爸打,我这是作的什么孽啊。

  而我爸打我的理由很简单,他觉得我这么晚回来,肯定是上课不老实,被老师给留校了,我晕。

  照例,吃过饭后我就躺床上玩手机了,宋雯雯发了个微笑的表情给我,说真看不出来,你打架的时候还挺帅嘛。

  我呸了一声,说你那啥眼光啊,哥们我左看右看哪都帅嘛,只不过帅的有点内涵而已。

  宋雯雯又是一个偷笑的表情,说还内涵呢,你咋不说你是李毅呢。

  隔了大概一分钟,她又来了句,在教室的时候,你把我推开那一下真的挺酷哦。

  发完两条消息她便下线了,我就挺郁闷的,就我这鸟样,帅我还信,酷嘛……咳咳。

  晚上睡觉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我跟宋雯雯去开房了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于是便用那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宋雯雯。

  她也发现了我那纯洁的眼神在看她,就说了句,看啥看哟,没看过美女呀?

  我心里呸了一身,你还美女呢,黑锅底吧……

  我正跟宋雯雯扯着蛋,突然小胖跟我说,刘明明今天没来上课。

  因为当时教室里没有老师,我回过头笑着问小胖说这丫是不是被打怕了?都不敢来上学了?

  小胖摇了摇头,跟我说,八成是叫人去了。我忍不住的又笑了,说他们还能去哪叫人啊?那群社会青年都吓跑了,谁还会帮他们。

  小胖一听,无语的摇了摇头对我说,估计是去职高叫人去了,听说刘明明有个哥哥叫刘小名,在职高混的挺叼的。

  靠,我就问小胖了,职高咋了?职高还能比昨天的小混混还牛?

  小胖跟我解释道,职高的才是最牛的,因为他们人多,所以社会上的人都不敢惹职高的、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职高的那群傻鸟打架不要命,我们县里好多大佬都怕了他们。

  靠!我听完后又忍不住的骂了句,于是跟小胖说,怕啥,那就再叫你舅舅来接我们呗。小胖摇了摇头说,不行的,我要天天打架,我舅舅也不会帮我的,他会告诉我爸妈。

  顿时,听完他的话后哥们就心凉的,大爷的,说来说去我还是要被刘明明打啊?

  早知道我昨天就不用这么大力气揍他了,要不然我这次被他逮到了,还不得被他打死啊。

  我正想着,小胖若有所思的来了句,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我连忙问他什么办法啊,你大爷的别放屁放一半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