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连忙回道,没什么的,我现在挨打习惯了,一身的滚刀肉,根本就不疼。

  宋雯雯发了个偷笑的表情,说那就好,早点睡觉吧。然后我就看到她下线了。

  我放下手机,挺纠结的,也不知道宋雯雯被老狗给怎么样了,看她还有心情跟我聊扣扣,应该没什么大事。

  我不禁想,要是我能不挨打就好了,那样就可以保护对我好的女人了。

  想到这,我连忙起身跑进了厨房,翻出了我爸以前杀猪时用的杀猪刀,握在手里沉甸甸的,大概有七八斤。

  不知道大家见过这种刀没有,大概三十厘米长,刀头很尖,也很锋利。

  我握着刀,心里有种有昭一日混的叼,杀尽天下负我狗的态度。

  心里想着,就刘明明这种,估计见到我这刀尿都要吓出来了。

  我回到屋里,把刀装进了书包,心里有点忐忑,也有点激动。似乎还有另外一种想法,曾经那个举世无双,英俊潇洒的甄剑,怎么就想去混了?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宋雯雯来的挺早的,不过她却一天出奇的没搭理我,我本来想摸摸她的腿,想想还是算了,万一她不高兴一巴掌甩我脸上,我岂不亏大了?

  直到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的时候,我看到老狗又在教室门口徘徊,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卧槽他大爷的,原来宋雯雯是不想我再被老狗揍,所以才装作不理我的。

  想到这,我心中一股无名火就上来了,凭什么你有几个小弟就可以欺负我们,凭什么我们不敢还手?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对着门口就喊了句,老狗,我CNM三天三夜都不带停顿的!

  此刻,教室里很安静,在我的一声呐喊后,宋雯雯和班里的所有人都张大嘴盯着我,似乎都想不到我这么一个战斗力不足五的渣渣敢挑衅老狗。

  仿佛一瞬间时间都凝固了,老狗显然是听到了有人骂他,看教室里没有老师,冲进来就回了句,我cao你大爷八天九夜的,谁骂老子啊?

  要说我们班恐怕是世界上最不义气的班了,除了宋雯雯和我一个比较铁的哥们小胖,所有人都伸出了手指着我这个傻叉。

  老狗看了看我,神情中流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估计是根本就没把我放眼里。他转头问刘明明我叫什么名字?刘明明像只哈巴狗一样的说他叫甄剑,他老爹是个杀猪的,没什么后台。老狗哦了一声,脸上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然后对刘明明来了句,揍他!

  还没等老狗的话说完,刘明明就在第一排的桌子上抄起了一本课本朝我砸来。

  要说这两傻叉真挺傻的,真不知道他们这扛把子是怎么混上的。我一个低头就躲开了飞来的课本,那课本径直飞了过去,直接砸在了坐我后面的小胖脑门上。

  不知道我前面说过没有,小胖真名叫赵科铭,跟我关系还算挺铁,他爸是我们县公安局的一个办事员,最主要的是小胖一身的横肉,那体格,不去练举重都可惜了。

  小胖摸了摸脑门,双手在桌上拍了下就跳了起来,对刘明明骂道,CNM的刘明明打我作死啊?

  其实我是看出来了,小胖因为跟我的关系好,加上看刘明明不顺眼,早就想帮我了,以前只不过以前没机会。

  刘明明显然有点怕小胖,毕竟那个时候才初二,放个140斤的胖子在你眼前你怕不?

  老狗看刘明明这怂样,估计是觉得丢他的脸了,踹了一脚在刘明明屁股上,骂骂咧咧的说,傻鸟,怕他个锤子,干他!

  刘明明汗都出来了,哦了一声,抄起一条板凳就朝我这边冲了过来,显然他知道打不过小胖,还是打我一顿算了。

  我一看他朝我过来了,连忙把坐我外面的宋雯雯推开,在书包里拔出杀猪刀就想废了这丫。

  CNM的!我骂了句。刘明明看我手里拿着刀,一个急刹车就立在了原地,就连他身后的老狗的腿也哆嗦了下。

  “靠,甄剑,我跟你说,你少吓唬我。”刘明明举起板凳指着我喊道。

  我又骂了句你大爷,也不管什么挨不挨打了,跳出去就要扁他。这事很简单,我今天要不敢捅他,他们就要扁我,我真的傻嘛?

  我刚跑出去一步,就被人拽了回来,回头一看,原来是小胖。小胖看着我,笑了笑,拍了拍胸口随即在他的抽屉里拔出了一根不锈钢钢管。

  我算是看懂了,他的意思是他要扁刘明明。我记得有一次瞎吹牛,小胖跟我说过,他小学时跟刘明明是同班同学,那时候他还没这么胖,经常被刘明明欺负。

  我连忙把已经慌神了的宋雯雯拉到一边,小胖又心神意会的对我两笑了笑,抡起钢管就向刘明明跑了过去。

  刘明明连忙丢掉手里板凳,回头想向老狗求救,可是一看,哪还看的见老狗的人。连我都郁闷了,大爷的,老狗这丫什么时候跑了?

  刘明明看形式不妙,撒丫子就跑,跑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说了句,行,你们牛掰!有种放学的时候别跑!

  fC看c正*版章I节上#P酷wU匠网}T

  小胖骂了句靠,便也没追,只是回到座位上把钢管扔进了抽屉。他看班里所有人都在盯着他,就骂了句,草,看什么看啊,看戏买了票没有?

  说实话,别说别人了,就我都吓呆了,以前一直觉得粉嘟嘟的小胖子挺可爱的,没想到他还有这魄力。

  我连忙也将手里的杀猪刀放回书包,非常认真的对小胖说,谢谢了胖哥!

  “得得得,少客套,你还是想想放学后咋办吧。”小胖哼了一声说道。听他说到这话,哥们我的心就咯噔了一声,心里也自然明白了,刚才那一把,是因为老狗没准备才跑了。他现在知道了我有刀,肯定也会叫上一大群人拿着大刀片子在校门口等我了。

  我看了看小胖,心说你丫刚才也动手了,老狗肯定也不会放过你的,放学后我就跟在你身后不就得了。

  小胖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笑了笑,说你别看我啊,我待会给我爸打个电话,让他放学后开警车来接我。

  我晕!这有个好爸就是强啊,我都有种叫我爸骑着摩托拿着杀猪刀来学校接我的冲动了。

  小胖笑了老一会,看我挺无奈的,便说,跟你开玩笑的,我让我舅舅来接我们就是了。说着他就拿出手机给他的那啥舅舅打电话。

  电话打过后,他跟我说成了,我就问他你那是干啥的?看样子挺叼的?

  小胖得意的一笑,说不干啥的,就咱县里养路队的,他等下会带几个工人来就是了。

  我忍不住就对他竖了一个大拇指,牛!

  这时候我才发现,旁边的宋雯雯已经两个脸蛋羞红的坐在一边,我也搞不懂她这是什么意思,发春啊?也没管他,自顾自的跟小胖吹起了牛。

  离放学还有几分钟的时候,小胖便带着我跟宋雯雯溜了出去。走到校门口,就看到一辆印着养路队的皮卡停在门口,坐在驾驶室里抽着烟戴着金项链的估计就是他舅舅了,皮卡后面的拖斗里还站着四个人,全都一身的民工装扮,衣服上还有残留的水泥。

  一看排场这么牛掰,我的腰杆便挺了起来。

  小胖走过去,对驾驶室里的那个男人便喊了句舅舅,那男人点了点头,打开门就下车了,他一下车,后面的民工也都跳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