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还好,不过我告诉你小地煞,如果你说的是假的,我非要把你这本破书撕烂烧了不可!”韩南听到地煞童子的保证,心里仔细盘算了一遍,才不情不愿地道,还好还好,才十年,自己现在才八岁,十年后十八岁,娶媳妇还来得及!只能委屈翠儿多等几年了!

  地煞心中冷笑,还想撕烂我,就是你再修炼个几十年几百年也都做不到,不过也知道理亏,只好讨好地道:“放心啦,怎么说我也是上古道书,有我在你一定会尽快踏入神通境的!我保证我再也不会犯这种原则性错误了!你可是我的小主人,你可要对我有绝对的信心啊!”地煞生怕韩南一气之下自暴自弃,他还指着韩南能完美继承盘古邪念呢!

  韩南见地煞童子态度端正脸色也缓和下来,忽然想起自己刚才大喊大叫会不会被南宫落听到:“完了完了完了,我刚才冲你发脾气,大喊大叫一定会被师傅听见的,我到时候怎么解释!”

  地煞童子听到韩南的话,顿时洋洋自得起来,一只小手掐腰,另一只小手指着韩南道:“你还知道你对我喊!我要是像你一样粗三大四,就有愧于我上古道书之名!你现在才想起来,你昨晚不也对我大喊大叫了嘛,放心吧,每次我出来都在房间里布置隔音阵法了!要是你师父能发现昨晚就发现了!别忘了我可是上古神物,这点儿小事我又怎么会想不到!”

  韩南躺在床上,白了地煞童子一眼:“我呸,你要是真能做到面面俱到,何苦我沦落到如今的悲惨下场!”

  地煞童子讪讪一笑,连忙转换话题:“对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帮我问你师父现在的年代!我就求你这一件事,你还能不能帮我办了!”

  韩南悠哉悠哉地道:“好吧,我过一会儿就去问总行了吧,你怎么说也是上古道书,这么啰嗦呢!”

  地煞童子火冒三丈:“你还敢嫌我啰嗦!我……有人来了,我先走了,你快帮我问!”地煞童子忽然感知到有人来了,也不在冲韩南抱怨,连忙化作一道黑光钻入韩南丹田之中!

  韩南听说有人来了,也从床塌坐了起来,这时门吱一声被人推开,韩南一见是翠儿领着薛少风和王超,便笑道:“你们怎么这么慢才来!我都等半天了!对了王超,你洗的挺干净嘛!”

  王超仔细打量床上坐着的童子,辨认出是韩南,本来就对韩南心生惧意,见韩南打趣自己,顿时吓得面无人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停地磕头:“求主人饶命,求主人饶命!奴才再也不敢了!”

  韩南看王超对自己这么害怕,反而激起孩子性子:“我跟你说,小王超,你不用这么怕我,我又不会杀了你,而且我还答应过陈帮主在你为王家传下子嗣前也不会阉了你,就是偶尔让你和母猪母狗什么的大战几场让我看看热闹,你怕什么!”

  王超顿时吓哭起来,薛少风笑道:“行了,韩南,你别吓唬他了,他都够害怕的了,你再把他吓尿在你屋里!”

  韩南脸色一变:“好了好了,我不吓唬你了,你可别真尿在我这,否则我真把你那条小虫子揪下来!”翠儿一听捂嘴偷笑!

  王超见韩南不再吓唬自己,才逐渐止住哭声,不过跪在地上也不敢起来,薛少风无奈道:“我的大少爷,你又有什么事,我俩可是刚回去,我又领他去洗澡换衣服,连歇都没歇多久又被翠儿急匆匆找来,怎么,你泡完药浴了?不错嘛,至少变得好看了,感觉怎么样?”

  韩南一脸衰相:“别提了,你一提这件事我就窝火,我有时间再跟你详说,我这次找你来是我师傅让我过几天去天启城,我想带你们几个去,这不找你们来商量商量具体事宜,我可是早就想去天启城好好玩玩了!”

  薛少风笑道:“就这事?嗯,我去安排,这次去都有谁啊?什么时候动身?”

  韩南道:“就你,我,翠儿,还有跪在地上那个窝囊废!我也不知知道什么时候动身,我听说是要我参加一个拍卖会!”翠儿一听大喜:“少爷,我也能去?可侍女非特殊情况是禁止外出的,自打我被卖进分堂,还没出去过呢!”

  薛少风道:“你家少爷现在在分堂说话比我师尊都管用,他说你能去还有人敢阻止不成?对了韩南,是珍品阁拍卖会吧,我听说珍品阁是多宝阁分支,这次拍卖会是附近包括兰州府在内三大州府联合举办的,不知为什么会选到咱们这做拍卖主场会,距现在还有十天左右!”

  韩南点了点头:“对了,薛少风,翠儿,王超,你们都多大年纪了?”

  翠儿道自己今年十二岁,王超十四岁,薛少风最大也才十六岁,韩南疑惑的问薛少风道:“我怎么看你好像十八九岁啊,王超也像是十五六岁的样子?”

  翠儿笑着解释道:“薛少爷和王少爷修炼的都是白骨堂镇堂功法野牛搏虎功,大成之后之后会有九牛二虎之力,不过修炼这种功法的外貌都会显得比实际年龄大几岁,这也是这门功法的弊病吧!但对修炼者倒是没什么其他不好影响!”

  韩南感到奇特,又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更奇特不禁摇头苦笑,忽然想到陈鼎天:“对了,你们知不知道帮主多大了,他看上去连二十岁都不到!”

  薛少风和翠儿摇了摇头,韩南一脸失望,这时跪在地上的王超抬起头:“主人,其实我知道!”得到韩南示意,夸夸其谈起来:“家祖和帮主南宫老先生三人是生死兄弟,三人都修炼到神武境极致,踏入了另一个未知的境界,不过听家祖说踏入那个境界后寿命会延长到三四百年,帮主今年才八十多岁,自然看起来就像十八九岁少年,我祖父他也这样的,不过他老人家走了……”说着说着王超就哭了起来。

  韩南对王超家祖心生敬意,看王超也怪可怜的,小小年纪就成了孤儿,便让他起来讲话。王超站起来抹了抹眼泪“其实南宫老先生原来也很年轻的,不过他现在有伤在身,所以才显得苍老!”韩南见王超知道的挺多,就问他地煞童子的问题,省得自己还跑去问师傅。

  王超听了韩南问话,想了想道:“我从祖父藏书中还真看到关于这类记载,咱们这个世界叫洪荒大世界,听说还有许多小世界,这我就不清楚了,距离上古浩劫时期大概有几百亿年,当年上古末日天地浩劫,致使四大洲有两块合并在一起,也就是我们现在站在脚下的仙逝大陆,意为仙人已逝之意!另外两块大陆被打散化作无数海岛或是小型大陆。浩劫之后功法大多消失,天地灵气也逐渐消散,所以现在我们才修为极低,不再上古繁荣盛世之相!”

  韩南让他们三人出去后,召唤地煞童子,地煞童子苦笑道:“没想到我一觉醒来竟过了这么久,世界居然也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唉!”不过地煞童子语气变得更加坚定:“答应我,韩南,你一定要努力修炼,再复上古盛世!”韩南狠狠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不到十天,韩南就在一边修习咒灵术一边读书识字中度过,至于冥帝决好像遇到瓶颈,久久没有突破,韩南也不着急,每天****翠儿,整整王超,过着悠闲的的日子。现在韩南字也学的差不多了,咒灵术中一些基础也基本学会!至于太深奥的韩南仍不明白,自那天给韩南洗髓过后,南宫落就和陈鼎天消失,留下一枚拍卖会令牌就没再回来,韩南连问的人都没有。

  韩南坐在院中石凳,对着桌子上的一只兔子不断施展腐尸咒,就见兔子开始还活蹦乱跳的,被腐尸咒的绿光打到,不一会儿就变成一摊腐肉。

  翠儿连忙走过来清理:“少爷有进步哦,才施展三次就成功了!”韩南有些垂头丧气:“还不如翠儿你呢,你可是昨天就能施展两次就成功了呢!”自从开始修习咒灵术,韩南有不懂的就和翠儿一起研究,就发现翠儿在咒灵术的理解方面有很大天赋,就从地煞童子那要来一本据说是上古凤凰族的功法九幽冥凤决,说是特别适合翠儿体质,翠儿修习几天就突破到神武一阶,韩南偷偷教她简单咒灵术,一教就会,比自己还天才!

  翠儿不好意思的笑道:“少爷只是不用心,对了,少爷,不要练了,一会儿薛少爷王少爷会来找咱们,今天我们就出发去天启城了!”

  听说今天就去天启城,韩南也顾不得沮丧,兴奋得拉起翠儿转圈。正巧这时薛少风带着王超走进院中,见韩南这般哈哈大笑,王超在身后想笑却不敢笑,脸憋的通红!

  韩南一瞪眼:“翠儿,你跟我说说我现在都会什么咒灵术呗,学多了就记不住!”翠儿抿嘴一笑,掰着手指算起来:“少爷,算上奴灵咒腐尸咒一共六种,还有头疼咒,失声咒,失明咒,失聪咒!”薛少风吓得一哆嗦,连忙求饶,这几天他可亲眼所见王超被咒灵术折磨的死去活来!

  韩南见薛少风求饶,得意一笑:“好了,我们快下山吧!一会儿天黑了路就不好走了!”四人其实对天启城早就向往,立即向天启城赶去。

  朱堂主听说几人下山,连忙找到钱吴二长老:“那几位小祖宗下山了,他们没一个老实人,别再惹事受别人欺负了,左右堂里无事,你二人去尾随其后保护他们吧,千万不能出事,尤其是韩南!”二人苦笑称是,活了大半辈子,反倒成了几个孩子的保镖,行了,谁让惹不起人家!

  韩南几人都身具功力,走起路来也不含糊,不大一会就到了天启城门口,韩南看着高大的城墙,大笑道:“天启城,我又来了!”惹得四周进城的人指指点点,不过见几人身着血狼帮白骨堂服饰,立即不敢再说什么!

  韩南几人来到城门,守城侍卫连忙低三下四过来招呼:“几位爷可是从青云山白骨堂来,快快请进!”韩南指了指正在收进城钱的侍卫:“我们不用交钱?”侍卫讨好的笑道:“几位爷身份高贵,那些普通百姓怎么能和您比呢?”

  k最$新章节T上av酷匠网…@

  韩南怔了一下,怎么感觉有种狗仗人势的感觉,没有多想,带头进城,城里十分繁华,卖什么的都有,而且由于明天拍卖会,行人量更是比往常多好几倍,韩南回头对薛少风道:“明天才是拍卖会,我们先找个客栈住下,然后再出来好好逛逛,不过现在这么多外地人奔着拍卖会来,估计客栈都没有地方了!”

  薛少风傲然道:“这天启城客栈基本都是我们白骨堂的,哪有主人没地方睡觉的道理,放心吧,每个客栈都留有位置,你看看我们住哪个?有以美食闻名的宿仙客栈,有环境优雅的林氏客栈,还有……咳咳……有漂亮姑娘的春风阁……”说到这儿薛少风偷瞄了翠儿一眼,果然见翠儿一脸怒荣,讪然一笑,刚想继续说就被韩南打断。

  韩南眼睛一转,邪笑道:“不用再说了,我们就住悦风客栈,那儿的李掌柜可是我老相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