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南见陈鼎天和南宫落在不断向大鼎里放药草,大鼎近一人高,上面雕刻着不知是什么的花纹,青铜色的鼎身上连一点灰尘都没有。韩南坐在石凳上左右无事,看见陈鼎天脚旁边的闻风兽,遍起身走到闻风兽跟前,笑道:“小狗,你叫什么名字啊?”

  闻风兽抬头斜视了韩南一眼,没搭理他,又继续趴着睡觉了。韩南仍不放弃,傻呵呵的自我介绍起来:“我叫韩南,今年八岁,你呢,你呢,你快说话啊!”

  陈鼎天听到韩南近乎弱智的问话,不禁觉得好笑:“闻风兽虽然通灵,但也没达到会说话的地步,不过,你是唯一叫他小狗他没报复的人哦,连我都不可以这样称呼他的!”

  韩南一撇嘴:“我还不知道他不会讲话啊,我这不是太无聊了嘛!你们把他们两个放走了,都没人陪我玩了!我自己不得找个乐子!”

  南宫落用细线将千年老参千年何首乌分别割下一小块放入鼎中,然后将灵药放入一个玉质的盒子中,双手贴在大鼎上运起内劲,大鼎下的柴火没什么变化,可鼎内的水却沸腾起来,南宫落才从鼎身拿下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韩南,好了,你怎么一点儿耐性都没有,准备好了,你脱衣服跳进去吧!”

  韩南走过来围着大鼎转了好几圈看着鼎内沸水:“不是吧,师傅,你要吃我肉啊!那也换个做法,拿个大鼎要把我生煮了啊!我可不进去,进去就出不来了!”说完就想跑。

  陈鼎天一把抓住韩南:“啰嗦什么,我们两个绝顶高手可是亲自为你熬制洗髓汤,就连大广北帝国皇帝也没这福分,你快进去吧!”说完就把韩南身上的衣服扯下来,将韩南扔到鼎中。

  韩南嚎啕大哭,在鼎中不断折腾:“我要死了。烫死我了!两个老妖精煮小孩吃了,快来人救命啊,没天理啊!”

  陈鼎天一脸黑线,南宫落却用手抚了抚下巴上稀疏的胡须笑道:“别喊了,一点儿也不烫的,否则你早被煮熟了,还有力气在这儿大哭大闹!”

  韩南一听立即止住哭声,在鼎中撩了撩水花,虽然看起来沸腾翻涌,但一点都不烫,反而非常温暖舒服,好像有无数小鱼在亲吻自己肌肤,痒痒的:“师傅,这就是你不对了,不烫你干嘛不告诉我,我还以为你换口味打算吃小孩儿了呢,我就说嘛,就是吃也要吃陈帮主这样的细皮嫩肉的俊美少年,我这黑乎乎的怎么好吃!”

  南宫落一阵苦笑:“你这小脑袋里究竟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洗髓汤可是我们三人一起研制能最大激发人体潜力的药浴汤,不过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不提了,韩南,我现在教你功法吧,在洗髓汤中修习功法事半功倍,咒灵术只是神通绝技,你有了内劲再施展咒灵术就轻松多了!我教你的不是我修习的血煞经,而是陈鼎天压箱子底的血狼弑龙决,血煞经太过于阴柔,而幽冥煞体传承者历来都是霸绝天下的性子,所以不适合你,弑龙决就十分霸烈,适合你唯我独尊的体质!”

  韩南想起昨晚地煞童子的交代,刚要对南宫落说不想修炼他给的功法,突然浑身热得要命,脑海中自动浮现出冥帝决,身子一软沉到鼎水中,南宫落大吃一惊,连忙去救,手刚想伸到水中就被一道黑光弹开,大鼎上空升起一道光圈,让人不能靠近南宫落急得手足无措:“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陈鼎天你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快来帮忙!”

  陈鼎天也傻眼,不知怎么办才好,站在一旁也爱莫能助。这小子太能折腾了,泡个药浴也非要挑起事端!

  如果韩南能够内视,就会发现地煞童子在丹田之中笑的是人仰马翻:“这两个傻子,哈哈哈,还……什么绝顶高手,连我随手布置的阵法都没见过,可笑死我了!”这可冤枉二人了,不是二人没见过阵法,而是没见过随手不依靠什么布阵材料就可以凭空布置的阵法!不过韩南就是能内视也没功夫搭理地煞,他现在正处于半梦半醒之中,冥帝决化作一个个音符在韩南耳边回响,韩南不自觉的修炼起来!

  冥帝决的内劲在韩南贯通的经络中顺畅的完成一个大周天,这就意味着韩南正式踏入神武一阶。洗髓汤的药力也随着韩南运转冥帝决化作一丝丝内劲进去韩南体内壮大体内冥帝决的内劲,韩南体内随着冥帝决一遍一遍运转,从毛孔中排出一层黑乎乎的物质,散发异味,随即被沸腾的药水冲刷,一遍一遍反复,韩南身上被划破的伤口随着冲刷也消失不见!

  南宫落和陈鼎天在鼎外是各显神通,就是打不破鼎上方的光圈,正当二人运起全身内劲,想一起打破太易鼎,上方光圈忽然消失不见,让两人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不过两人没多想,上前去捞韩南,鼎中的洗髓汤变得又黑又脏,韩南自己浮了上来,双眼禁闭,浑身被一层黑泥包裹,散发异味,南宫落也不嫌脏,抱起韩南放在石桌上。

  陈鼎天坐在一旁给韩南把了好长时间脉,才皱眉道:“放心,他气息正常,不过他竟有了神武一阶巅峰的内劲,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落才有些放下心来:“这小子给我们的惊喜惊吓什么的还不够多嘛,你有什么好奇怪的,他怎么晕了过去,没事啊!”

  陈鼎天白了南宫落一眼:“你哪只眼睛看见这小子昏迷了?他这是睡着了!臭小子,害我们白白担心,自己却睡着了,不过这一身黑泥是怎么回事?”

  闻风兽这时嗅着气味过来,在韩南身上闻了闻,张口吐出一道水枪,将韩南身上的污泥冲刷下去!如果韩南这时是醒着的一定又会大喊起来,他还没见过会吐水的狗呢!

  随着污泥被冲刷下去,露出韩南里面白嫩的肌肤,比陈鼎天都要细腻,原本黝黑的肤色变得白皙,毛孔紧致,从一个土里土气的山里黑小子成了一个俊美更甚于陈鼎天的童子,和地煞童子有的一拼了!

  韩南被水一冲,缓缓醒来,南宫落见他醒来,上前追问:“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韩南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就是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篇功法,就不自觉的修炼,至于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韩南也不知道这样简陋的谎言南宫落陈鼎天二人能否相信,内心正惴惴不安,没想到南宫落倒是真相信了:“一定是洗髓汤药力刺激幽冥煞体血脉,出现了传说中极品妖兽才有的血脉传承,你小子现在越来越不像人了!”

  陈鼎天认同的点了点头:“可能这就是幽冥煞体独有的秘密之处吧!我说小子,这下子你可变得比我还好看啦,我们这下子可以吃你了吧!”

  韩南听得迷迷糊糊,不过听陈鼎天说自己好看自嘲道:“帮主别开玩笑了,我长得又黑又丑,身上又全是伤口,如果真变漂亮了,哪怕让你吃了我也心甘情愿!”

  陈鼎天诡异一笑:“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我还真没尝过小孩的滋味,不知鲜不鲜美!”说完还用舌头舔了舔嘴唇。

  韩南苦笑,低头看自己身子,忽然发现自己身体光滑白皙,连一点伤口都没有,像是用温玉雕琢,完美剔透,这时陈鼎天不知从哪儿拿来一面镜子,韩南从镜中看见一个漂亮的童子,都能媲美地煞童子了,粉雕玉琢的!韩南摸了摸自己脸:“真的是我?我变得好看了?”这时韩南忽然想起自己还光着身体,连忙捂住**,陈鼎天笑道:“就那条小虫子有什么好藏的!”

  :?酷z$匠网◎:永a久Oc免☆费看小说@

  气得韩南大骂陈鼎天为老不尊!南宫落道:“好了,你快回屋去换身衣服吧,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显然是件好事,你现在也有了神武一阶的修为,我这本咒灵术你拿去看,我估计不用我教你自己就能会!过几天天启城珍品阁召开拍卖会,你就去见识见识,总窝在分堂里算怎么回事!”

  韩南苦笑:“师傅,我可是大字不识一个,怎么自己看!”

  南宫落一瞪眼:“不会就找人教,别来烦我!”

  韩南不知道南宫落为什么发火,接过南宫落手中的书,光着身子跑回自己房间!

  翠儿正在打扫房间,见一个光着身子的小孩儿跑进房间,皱眉道:“你是谁?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还不穿衣服,成何体统!”

  韩南苦笑:“翠儿,是我,韩南!”

  翠儿打量半天,依稀找到韩南原来样子,才疑惑道:“少爷,你怎么变模样了,不过还挺好看的,你怎么不穿衣服?”??

  韩南一耸肩:“我也不知道,练练功就成了这样!你先别忙了,快给我找身衣服,我说你怎么见我光着身子一点儿不脸红!”

  翠儿轻笑:“少爷你才八岁,我见个八岁小孩儿有什么好脸红的!”气得韩南满地乱蹦!

  在翠儿服侍下韩南换了一身蓝袍,样子要多可爱就多可爱,翠儿用力**韩南俊美的脸蛋,爱不释手!韩南赶紧躲过翠儿魔掌:“对了,翠儿,你不是识字嘛,明天教我吧!我师傅扔给我一本书,让我自己看,自己学,我也不识字啊!”翠儿点了点头:好的,不过是什么书啊!”

  韩南不在乎的把南宫落给他的书递给翠儿:“就是这本,是咒灵术,我师傅压箱底的绝学!”翠儿笑了笑却没有接:“少爷,我们侍女是不能偷看少爷练功的,何况是南宫老先生的绝学!”

  韩南无所谓地道:“好了,你爱看不看,我师傅让我过几天去天启城,我上次去就是在悦风客栈休息一晚,第二天赶早就来到咱们分堂,这回我要好好玩玩,你现在去把薛少风和王超叫来,我们好好商量商量!晚上你在教我认字!”翠儿点头离去。

  韩南见翠儿离开,才摸了摸肚子道:“地煞童子,快出来见我!”

  地煞童子化作一道黑光出现在韩南面前低头轻声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这的确是我做的,你能不能原谅我?”

  韩南笑了笑:“我怎么会怪你呢,我现在修为大涨,还变得这么英俊潇洒!”地煞童子苦笑:“如果我说你一直会长不大,除非突破神通境呢!”

  韩南大惊:“你说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

  地煞童子道:“是我太心急了,事先帮你打通全身经络,你现在又修炼冥帝决,使你骨骼变得过于强健,如果不到神通境,就一直会这样,长不大……”越说声音越小:“不过这样也好,你也会一直不老,永葆青春!”

  韩南悲愤的大吼一声:“放屁,你这个混蛋,我才不要永葆这样的青春!我要是不突破呢,不就一直长不大了吗?”

  地煞童子道:“理论来说是这样,不过你可是冥河传人,再加上我的帮助,早晚会突破神通境的!”

  韩南哭道:“我怎么这么倒霉,我还想娶媳妇呢!你的帮助?我看你净帮倒忙了!你说我能突破,你给我一个期限,我多久能突破到神通境?”

  地煞童子坚定道:“十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