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南见南宫落出去了,连忙在门口巡视一番,才匆匆回屋关上门:“我说,地煞童子,地煞童子?”见没有回应,撩开衣服,用手摁了摁肚子:“你去哪儿了?没在我肚子里吗?”

  一道黑光是从韩南肚脐处飞出来,在半空中化作一个巴掌大的童子,俊秀的面孔上却呈现一脸的倦容,童子用可爱的小手揉了揉睡眼惺忪的脸:“干嘛,看没人了才想起我来,有事快说,我这几天为了帮你疏通全身经络,耗费了最后一点法力,我现在都要累死了,你干嘛还召唤我!”

  韩南一听立即瞪了地煞童子一眼,怒道:“我就知道那天下午我忽然全身针扎般的疼一定是你捣鬼,你害惨我了,我差点没从悬崖上掉下来摔死反而被你弄得疼死!”

  “喂喂喂!”地煞童子懒洋洋地道:“你别不识好人心,要不是看在你身具幽冥煞体,可以继承盘古邪念,完成老主人遗愿,跪下求我我都不帮你疏通经络呢,你现在全身经络贯通,加上你的特殊体质,修行魔道功法神通全都易如反掌,你刚才修行什么咒灵术奴灵咒的不就十分轻松嘛!可笑你眼中强大无比的师傅还自以为是的认为可以轻松施展出什么狗屁奴灵咒是你血脉之力支撑的,我呸,那是老祖我为你疏通经络时遗留下来的宝卷之力!”

  韩南听了之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不起啊,是我错怪你了!不过刚才迫使我说出要惩罚王超的话的那股冲上脑门的暖流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捣鬼?”

  地煞童子撇了撇嘴:“是又怎么样,我要不暗中阻止你是不是就要放过那小子一马?你可是冥河传人,以后是要继承盘古邪念的人,怎么能够有妇人之仁,你要记住,你是冥河传人,是无边血海的至尊小老爷,绝对不能心慈手软!一定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杀出属于你的天下,听懂了吗!”最后一句简直就是喊出来的一样,地煞童子脸色异常严肃,吓得韩南一哆嗦,连忙点头。

  地煞童子见韩南点头才笑了笑,又恢复慵懒的模样:“这就对了,好了,别说废话了,我的法力已经快支撑不了我化形了,我现在传你地煞宝卷基础篇,你那个师傅要是教你什么功法就不用学了,就修炼我教你的就行!基础篇就足够你修炼到渡劫成仙了!不过你师父教你的咒灵术你好好学学,那好像是大诅咒术的简化版,反正对你以后修习大诅咒术有帮助!那些事对你还太遥远,你就不用多想了!”

  韩南眉头一皱:“什么是渡劫成仙啊?”

  地煞童子道:“就是你们凡人说的神仙境,度过神通十阶到达神仙境就不是凡人了,而是神仙!也不知现在是什么年代,这里是哪个大洲,怎么人类修为这么弱,要知道我那个年代你们人族刚出生就有神通四阶以上的力量!一个人一生就是不修炼也能到神通十阶大圆满的!对了,你可别忘了替我问你师父现在的年代和地点!”

  韩南好奇地问道:“我知道了,对了,那你老主人冥河老祖是什么境界?神仙境十阶?”

  地煞不屑地道:“哼,老主人诞生于盘古脐带血之中,是先天神坻,有着通天修为,不是你能揣测的,这跟你没关系,你好好修炼就是了!我在你丹田之中栖身,有事直接喊我名字就行,等你修炼到神武四阶修出神念,可以内视就能看到我了!”

  说完化作一道黑光飞进韩南肚子。韩南忽然感到脑袋一晕,好像有什么东西硬是塞进去一样,好一阵子才缓过神来,这时一篇名为冥帝决的功法在韩南脑海里浮现,虽然韩南不识字,但却自然而然的知道其中的意思,没等韩南仔细琢磨,就听外面有人说话:“少爷,我给你打洗脚水了,我能进来吗?”

  韩南一听是翠儿的声音,连忙道:“进来吧,我师傅走了!”

  翠儿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个木盆,笑着向韩南走来,到床边就要为韩南脱袜子,韩南吓了一跳,连忙道:“哎,我自己来就行,你也是重伤初愈,不能过度劳累,再说我这山村里出来的土小子哪能要人伺候,不习惯!”

  翠儿一撇嘴委屈道:“少爷难道嫌弃翠儿笨手笨脚?”

  韩南连忙摇头,翠儿见了一笑,就伸手要帮韩南继续脱袜子,韩南见拗不过,只好伸脚任由翠儿服侍。翠儿脱掉韩南袜子,皱了皱小巧的鼻子:“少爷脚好臭啊!”

  韩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都昏迷三天了,一直没有洗漱……”

  翠儿阻止韩南继续说:“瞧少爷说的,我还能嫌弃少爷不成,就怕少爷嫌我不会服侍呢!”说完把韩南脚放进木盆,撩水为韩南洗了起来。

  洗过脚韩南让翠儿坐在床边,感动地道:“翠儿,我听师尊说你是为了救我赶去报信才被王超伤害的,你怎么这么傻!你的好我会记一辈子的!”

  翠儿温柔地笑道:“这是我该做的,其实能成为少爷的贴身侍女是翠儿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少爷人这么好,不像一些蓝衣弟子不拿我们侍女当人看,你不知道那些低级侍女过得是什么日子,至少我们蓝衣侍女还能自称我,那些低级侍女连这样的权利都没有!”

  韩南出奇没有同情那些侍女:“那些人怎么能够和我的翠儿相比,她们是卑贱奴才,我的翠儿可不一样的!”韩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性格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受地煞童子的影响而改变,翠儿听了这话大吃一惊,抬头看了韩南好长时间,才摇了摇头:“没想到少爷会说出这样的话,不过少爷的话一点儿也没有错,希望少爷不要这样对我才好!”

  韩南笑了笑:“放心吧!我说过你和她们不一样,你是我的宝贝!”翠儿一听顿时脸红起来,站起来说道:“少爷好好休息,我在外面守候,有事叫我。我走了。”

  韩南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么肉麻的话,刚想点头同意,这是韩南又感到一阵热流涌上脑门,脑海里回荡地煞童子稚嫩却邪恶的声音:“你这废材,怎么把一个小美人放跑,我就再帮帮你,虽然你现在还不能做什么,就当做预习也好,哈哈哈!”韩南一听脸色一变暗道不好,果然自己又不受控制:“翠儿,留下来陪我睡吧!”

  翠儿脸更红了:“少爷你还小……”

  韩南邪笑道:“就当预习了,早晚的事!”翠儿听了不好意思的的点了点头,脱鞋上了床,韩南一把抱住翠儿,两人躺在一起,却什么也做不了,翠儿正疑惑少爷今天打醒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却听见韩南一旁细细的呼噜声,笑了笑,没有多想,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一夜无话。

  %T酷匠;网_b首:$发e

  第二天一早,韩南迷迷糊糊刚睁开眼,就见翠儿站在一旁,洗脸水都打好了,韩南坐了起来,在翠儿服侍下洗漱一番,走出小屋。却看见南宫落正在院子中间的石桌上摆弄一些药材,走近一看是一些干药草和些蜈蚣蝎子之类的!

  南宫落头也没抬就知道是韩南:“醒啦,昨晚和你家翠儿睡得可好?”

  韩南脸一红:“师傅,我可还是个八岁大的小孩子呢,有你这么教小孩的嘛!对了,师傅,你在干什么?”

  南宫落哈哈大笑:“你还知道自己是小孩,古灵精怪的!这是给你熬制洗髓汤的药草,就差千年老参和何首乌了,这两样主药在陈鼎天那里,他一会就过来!”

  韩南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笑声:“南宫,我来了,怎么样,够准时吧!”只见陈鼎天一袭白衣,翩翩走来,身后跟着一只半人高似犬非犬,似狮非狮的异兽,再后面就是薛少风和一脸恐惧神色,颓废不堪的王超。

  南宫落冷哼了一声:“你到底有什么好笑的,每次来我这总是人没瞧见就听到哈哈傻笑!”看见王超后对韩南道:“我昨晚教你的奴灵咒你练得怎么样了?王超来了,你对他施展一下我瞧瞧!”

  陈鼎天先是对南宫数落自己的话不以为然,不过当听说南宫落要韩南对着王超使用奴灵咒,立即大惊失色:“南宫,不是吧,你真的这么狠心?你别忘了王塘是因你而死的!”陈鼎天可知道奴灵咒的威力,当年他可是利用奴灵咒控制不少敌人,那些原本嘴硬的敌人们被此咒折磨的连**是什么颜色都供了出来!

  南宫冷笑道:“我心中有数,要是不施展奴灵咒,谁知哪天这小子会不会抽冷子再推我徒弟一下!”

  王超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奴灵咒,但见陈鼎天都脸色大变,就猜到是什么恐怖的东西,连忙跪在陈鼎天脚边哭喊着:“帮主救命,我可是我们王家唯一的后人了!”

  陈鼎天见南宫一脸的坚持,只好叹了一口气:“王超,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我能保你一命已是不易,我帮不了你了!韩南,我希望你能答应我昨晚的请求!”见韩南点了点头就不再说话!

  王超见陈鼎天也不帮自己,立刻瘫倒在地,南宫落冷笑:“王超,你不用害怕,我说过不要你命,这奴灵咒也没什么,你中咒之后只不过会成为施咒者最卑微的奴隶,稍有不服的念头就会肠穿肚烂,身如刀割,啧啧,那个爽啊!”王超一听更加害怕,屁股地下逐渐被阴湿,一股尿骚味传来。众人一脸嫌弃!

  韩南笑了笑:“兄弟,你没想过会有今天吧,放心,我不会杀你,最多是让你光着身子和母猪大战三天三夜,看看你会不会精尽人亡!”说完双手发出绿光打向王超,王超心灰意冷,躲都没躲,只是自言自语:“陈帮主,你不是说就一个小孩儿会有什么手段,顶多受着皮肉之苦,怎么和你说的一点儿都不一样!”

  纵使陈鼎天身经百炼也被韩南的恶毒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又叹了一口气:“王超,这不怨我,都怪南宫这老头没教出一个好徒弟,师徒一样狠毒!”

  韩南接连施展四次奴灵咒,直到王看见超身上也冒出一阵绿光才说明施展成功!累得韩南一头汗水,毕竟依靠地煞遗留的力量,对韩南来说也是极大负担!

  陈鼎天目瞪口呆:“南宫,你什么时候教他奴灵咒?他怎么这么快就学会,我以为要你代为施展呢!”南宫落一耸肩:“昨晚我教一半都不到他自己就学会了!”陈鼎天不知该说什么表达自己惊讶之情,吞吞吐吐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

  韩南感觉冥冥之中有一条无形的线连接着自己和王超,好像自己能操控王超生死,于是对王超下发指令:“在地上打滚!”王超先是冷冷看了韩南一眼,随后浑身就像针扎一样,疼的满地打滚,不得向韩南求饶,等韩南停下对王超的惩罚,王超已经精疲力尽,瘫倒在地,对韩南一脸敬畏,再不敢有半点反抗心思!看得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薛少风冷汗直流,这是什么神通,太诡异了!

  南宫落之时却指着薛少风道:“你也别想跑,韩南,你对他也施展奴灵咒!”吓得薛少风脸色惨白,对着韩南求饶,韩南给薛少风一个放心的眼色:“师傅,我都施展好几次奴灵咒了,实在有心无力,薛师兄一定会保护好我的,不用对他施展了吧!”韩南对这个大师兄印象一直不错,哪能对他施展这邪恶的咒灵术啊!薛少风立即对韩南给出感谢的眼神,并对南宫落担保道:“放心吧,我一定保护好小师弟,他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南宫落自然知道韩南的小心思,也不点破,笑道:“我还不知道你啊!算了,有我在,谅他不敢不听你的!好了,我们该办正事了,陈鼎天,你快给我徒弟熬制洗髓汤,我这配药都准备好了!你带太易鼎了吗?没带我去取,我还能再施展几次咫尺天涯!”

  陈鼎天一瞪眼:“还施展?你为了这小子都施展两次了!这可是禁术!你不要命了,你说你这伤是不是更重了!我能不带吗,以为我是你,粗三大四的!”

  南宫落笑道:“一把老骨头,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无大碍的!”

  韩南从陈鼎天的话里听出南宫落为自己施展好几次禁术了,虽然不知道对身体到底有什么害处,可看到陈鼎天脸色大变的模样就知道绝对没南宫落说的那么轻松,心里不禁更感动了!

  陈鼎天对薛少风道:“去门外取来太易鼎,然后带着王超去洗洗,瞧他弄得一身泥,成何体统!”薛少风连忙称是,去门外去来了太易鼎,放在石桌旁,在陈鼎天指挥下生了一大堆火,倒入昨晚跟陈鼎天连夜收集的百花露水和山泉水,便带着王超赶紧离开这恐怖之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