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奴灵咒

  陈鼎天反复检查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毛病,就归结到韩南全身都被划破,小孩子难免挺不住叫疼,这也很正常。

  南宫落似乎对陈鼎天极其信任,见他说已无大碍,就放下心来,抱起韩南向自己山顶上的院子走去:“姓陈的,你务必要把那个侍女救活,我欠了她一个天大人情...”说完就渐行渐远了。

  朱堂主在陈鼎天身后小声问道:“帮主怎么亲自过来了?您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陈鼎天一阵苦笑:“你以为我愿意来啊,这不是南宫落他在崖下找了好久不见人影,就跑回总部把我拉来的嘛,他要借我的闻风兽帮他找人!你们也真是的,怎么就让人掉下悬崖呢,你不是不知道幽冥煞体的稀有程度比你朱老黑变白的几率都小,你都不知道这老头是真疯了,居然动用禁术咫尺天涯,他体内的伤还没好呢,这回又得多休养十几年了......”

  朱堂主大惊失色,结结巴巴地问:“这么一会儿南宫老先生就从总部来回了一趟?”朱堂主自己也去过总部无数回,可就是骑马也要十天半月,老先生连夜赶来这事他还真没信,他知道帮主以神算和医术闻名江湖,肯定是事先算出有幽冥煞体出现,南宫老先生才提前赶来,他还自以为是地认为这是南宫老先生吹牛呢,也没敢戳穿,谁知这还不是极致,就这么一会儿就来回一趟,还把帮主接来,朱堂主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

  陈鼎天又笑了笑:“这就难以置信了?你们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我和南宫跟着闻风兽一路顺着气味赶过来,幸好那小子福大命大,还留了一口气,否则我都保不住你,你们是没见过南宫那老小子发飙的样子……”说到这儿陈鼎天不禁打了个寒颤。

  朱堂主别的到没上心听,单注意到陈鼎天说闻风兽也来了,吓得魂不守舍:“帮...帮主,闻风...风...小爷也来了?”他忽然想起自己做陈帮主侍从那几年可是被闻风兽整得死去活来,那闻风异兽厉害非常,年轻时的朱堂主完全不是对手,朱堂主又想到自己甚至被闻风兽扔到过粪池里,吓得转身就走:“钱吴长老,你们带帮主歇息,我先走啦,我得躲躲……”钱吴二长老听得糊里糊涂,不知所以,不过还是听从吩咐带着陈帮主歇息,陈鼎天见怪不怪,低声像是自言自语:“跑什么,我让闻风去取何首乌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身手还挺敏捷,嘿嘿!我就知道南宫老头惦记我的何首乌,可他不知道这原本是为他疗伤的,我果然有先见之明,早早让闻风去取药,否则这老头还不知怎么烦我呢!”忽然对钱吴二长老邪笑了一声:“今天这件事到此为止,谁也不许外传,否则后果你们是知道的,对了,把南宫那老小子说的侍女带到我那儿,我记得你们堂主有个徒弟,让他过来给我打下手!”

  钱吴二长老才想起眼前这个貌似无害的俊美少年也是个杀人不见血的老魔,连忙点头称是,带着陈鼎天向总堂后一个风景秀丽的小院走去。剩下一帮蓝衣弟子站也不是跪也不是。

  这时刚才在崖下安排众人的蓝衣弟子二师兄带着一帮绿衣弟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见大家大家跪倒在地十分疑惑:“你们跪在这儿干嘛?快跟我去见帮主,刚才南宫老先生带着一个俊美少年把韩南带走了!”一个蓝衣弟子起身把一切都告诉了二师兄,二师兄惊得说不出话来……

  等韩南醒来时才发现外面天大黑了,自己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暗自嘀咕果然不能装病,装什么来什么!南宫落一直守护在旁,见韩南醒来大喜:“乖徒儿,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三天三夜了!”

  韩南脸色一变:“什么?三天三夜?”

  南宫落把这几天的事都告诉韩南,韩南一听南宫落为了自己亲自找来陈帮主十分感动,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师傅,全天下就剩下你对我好了!”

  南宫落欣慰地看着韩南遍布伤痕的脸:“臭小子,干嘛这么煽情,好了,你是我宝贝徒弟,我不对你好对谁好,你放心,这种事再不会发生了,有我在,你就是这兰州府所有人的小祖宗!”

  韩南一听大喜:“这不就是皇帝的日子吗?”

  南宫落笑了笑:“你就是真想当皇帝我也能给你想办法!”

  韩南忽然想起翠儿来,听师傅说翠儿受伤还在昏迷,连忙问:“师傅,翠儿怎么样了?”

  “你个臭小子,小小年纪就知道惦记女人,长大了还得了?”南宫落打趣地道,见韩南一脸急色,刚要告诉他翠儿没事了,就听到屋外有人有人大笑:“小子,我把你家的翠儿带来了,我就算到你这时候会醒来的。”陈鼎天推门而入,身后跟着薛少风和翠儿。翠儿见韩南躺在床上,不顾一切地跑过来:“少爷,你还好吧,哪里不舒服,少爷怎么一脸伤啊!”

  韩南一听一脸伤连忙要镜子看看,发现自己已经被毁容了,立即哭了起来:“师傅,我毁容了,呜呜呜,怎么办,我不要这么丑一辈子!”南宫落佯装恼怒:“哭什么,男子汉丑就丑了点,我看我南宫落的徒弟谁敢笑话?”见韩南越哭越伤心,才手足无措地安慰:“放心吧,我让陈鼎天明天帮你熬制洗髓汤,你一泡就会变得好看了!”

  韩南一听才渐止哭声:“真的?”

  南宫落含笑点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徒儿,翠儿那丫头说推你掉崖的是绿衣弟子,我们集合所有裤子弟子让翠儿辨认,可都不是凶手,刚才高兴我忘了问你,凶手是谁?

  韩南恶狠狠地道:“师傅,是王超,你不是提升他做蓝衣弟子,他推我时可能还没去吴长老那儿换行头!”

  “什么?是那小子,徒儿你等着,我非把他抓来扒皮抽筋!”说完南宫落起身就要去抓王超,却被陈鼎天拦住:“等一下,你去了也没用,我把他藏起来了,我早就算到凶手是王超了,就是怕你冲动才没告诉你,王超可是王塘的孙子啊!”

  南宫落一阵冷笑:“他孙子是人,我徒弟不是人?我说我问你凶手是谁你就吞吞吐吐地说算不出来,狗屁!”

  陈鼎天神色一暗:“王塘死了,王家被灭门了!”

  南宫落大吃一惊:“你不是开玩笑吧,王塘不都快突破到神通二阶大修士了吗,怎么会死,这世界能杀死他的人可谓寥寥吧,你也不用编这样的谎话,王家怎么说也是皇室分支,除了王塘踏入神通境,还有几个老家伙不也是神武大圆满了吗?怎么会被灭门呢!”

  陈鼎天沉声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是纯阳圣宫,你当年不是意外杀死纯阳圣宫长老后裔,那位长老追杀你时你又使用削寿咒削了他一半寿元,那长老早年有伤在身,你突然削他寿元,导致他旧病复发,回到纯阳圣宫不几年就死了,你这算是杀了一尊大能,纯阳圣宫遍布通缉令,只是大广北帝国地处极北,消息闭塞,才一直能让你隐居多年,王塘前些日子冒险前去药圣阁为你求药治你隐疾,谁知被查出端倪,纯阳圣宫*迫大广北皇室将王家灭门,王塘至死也没将你供出去,王超是他唯一后人了……”

  南宫落先是大惊,随后就痛哭起来:“该死的老王,你去求什么药啊,你非要我欠你的十辈子还不完才罢休吗?纯阳圣宫,我和你势不两立!!!”

  韩南一听也对王塘心声敬意,刚想说王超的事算了,可话还没说出口,肚子一热,一股气流涌上脑门,韩南不假思索地道:“王超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南宫落听到韩南张口,想都不想点头支持,陈鼎天苦笑:“南宫,你怎么不顾多年老友情谊,王塘可是你救命恩人啊!就不能放了王超?”

  南宫落冷笑:“这是两码事,王塘身死我会为他报仇,先拿大广北帝国开刀,再找纯阳圣宫算账,我徒弟心地善良才没要了那小子小命,你还想怎么样?”

  陈鼎天摇了摇头:“我说不过你,不过韩小子,我说你小小的年纪心思还挺重呢!不过也好,至少和你师傅一样,不会受欺负。我把王超交给你,你就看在我救了你还有你小侍女的份上,不管你怎么折磨他我不管,千万要留一口气,对了可别阉了他,至少在他为王家传下下一代之前不行!南宫,这回你可满意?”看见南宫落点头才呼出一口气:“师傅徒弟每一个饶人的,都不好惹!”

  韩南也不知怎么了,自己会说出那样的话,一想到是肚子发热的,一定是地煞宝卷做怪。

  南宫落赶走陈鼎天和一直没敢插嘴的薛少风,让翠儿也出去,才对韩南说道:“我现在就要开始教你咒灵术,王超从小习武,有神武二阶的修为,你要先学奴灵咒才能制服他,还有那个薛少风,有神武三阶的修为,你也制服了,有他们俩跟在你身边我也放心了,这天启城附近也没什么高手,他们二人保护你绰绰有余!”说完就将奴灵咒的明细说给韩南听。

  韩南听的是糊里糊涂,好长时间也没听懂,气得南宫落吹胡子瞪眼:“我说你还是幽冥煞体,怎么这么笨啊!”韩南讪然一笑:“师傅,你说的我一点也听不懂,不过我还想能用出奴灵咒了!”

  南宫落是一点儿都不信:“你骗我干嘛,不会我就慢慢教呗,你……你真的会用!”南宫落话没说完就看见韩南手上散发一阵绿光,一下子打到自己身上,要不是他才刚学会,又没学什么功法,体内没有内劲,自己都可能被控制!

  “你怎么做到的?”?南宫落问道,韩南摸了摸脑袋:“我也不知道,我就冥冥之中感觉自己能用出来就自然而然会了!”

  南宫落琢磨半天:“可能是你体质的关系,我是黄泉灵体,所以才可以使出神通四阶以上才能施展出的削寿咒,你的体质比我强太多,所以完全不用咒语就可以施展出来,你的血脉之力竟然这么强大,不需要内劲支撑就可以使用灵咒了,不愧为魔道第一体质!早知道你这么快学会就明天教你了,好了,你自己练习吧,我去睡觉了,你的血脉之力完全可以支持你修习咒术,好好练,不要偷懒!”说完转身离去,内心叫苦:没有这么气人的,这让我以后怎么教啊,太打击人了吧!

  看◇}正7版章。节A上6~酷(《匠h。网*

  韩南一耸肩:“老头,我怎么感觉偷懒的人是你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