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南不知道白骨堂众人找自己都快疯了,他现在被挂在峭壁上横长的一棵老树上,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不论怎么样成熟,可韩南才八岁,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王超小小年纪竟如此狠毒,他又想到早上薛少风踢倒的那个奸细侍从,可笑自己还因此发火,经历了生死,他现在反倒想开了,人各有命,那个奸细选择这条路就应该承受后果,韩南暗自发誓,再也不管世间不平事,人心有善恶,每个人对内心善恶的尺度不同,从此我韩南不再听不再看不再管!不过韩南又不禁摇头苦笑,自己就是想管怕是也没机会管了。不过韩南还是暗自下决心如果这次大难不死一定要让王超生不如死!

  韩南轻轻往下瞅了一眼,自己被大约悬在悬崖中间,上看不到崖边,下看不到崖底,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可笑自己刚才还胡思乱想,现在半死不活可怎么办,还不如一头栽下崖底,也省的害怕,韩南也不敢大肆摇晃,再加上自己坠崖时被刮的遍体鳞伤,又急又疼得大哭了起来。

  忽然韩南感觉身子下面有什么咯疼自己,小心翼翼地伸手摸索,不一会儿拽出一本书来,这不是那个该死的王超的什么狗屁传家宝秘籍嘛!左右现在无事,一时又死不了,韩南摸了摸眼泪,翻了起来,虽然自己一个字也不认识,但权当看图形解闷了。韩南没注意到自己被划破的手有些未干的血渐渐被破书吸了进去。看了半天韩南也没看出有什么来,刚想随手扔了,却看见破书突然散发出一阵黑色的暗光,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吓得韩南手一抖,将书扔了出去,破书没有像韩南想的那样掉下悬崖,而是浮在空中:“臭小子,你敢扔我!”

  不知道从何出传来一股阴森的声音,吓得韩南妈呀一声:“有鬼呀,有鬼吃小孩啦...…”

  那个阴森声音又响了起来:“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

  韩南壮着胆子问到:“那你是什么人?你在哪儿说话?”

  那个声音嘿嘿冷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猜我是哪个?”

  韩南四处张望了半天,除了背后是峭壁,对面是森林,两边也看不清楚有什么:“我没看到啊!你到底在哪儿啊?你快出来!”

  “臭小子你要气死老祖我呀,你是不是瞎啊!我不就在你眼前嘛!”那个神秘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气急败坏。

  韩南恍然大悟,“你...你…就是那本破书?”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立即大喊大叫起来:“哎呀妈呀,破书成精了,吃人啦,救命啊!”

  破书散发的黑光一收:“老祖我能吃你,黑不溜秋的,长得还那么丑,哼!行了,别叫了,没人会来救你的!我先问问你,这里是四大洲的哪个地方?现在是什么时候?你的血为什么能够唤醒我?”

  韩南见破书没有要害自己的意思,反倒耍起了小孩子脾气,没好气地道“我说,你是谁?凭什么怎么,我告诉你,你把小爷我吓到了,小爷现在受到了惊吓,什么都忘了!”

  “你……”破书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好,我服了你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告诉我现在的情况!”

  韩南得意的大笑:“你想问我是吧,那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从哪儿来,都能干什么?”

  破书好像被韩南打败了,认倒霉地道:“我才不是什么东西呢,我是上古道书地煞宝卷的书灵,也可以算的上是器灵,地煞宝卷是血海至尊冥河老祖传下来直证大道的道书,冥河老祖是开天辟地的盘古大神一丝邪念所化,是先天神坻,地煞宝卷就是冥河老祖自己修行的道书,后来冥河老祖为了传承盘古邪念,收集世上至恶的天才地宝并结合盘古邪念炼成,大成之日天地同悲,我就是从中诞生的器灵,地煞宝卷既是道书也是强大的先天神器,不过我刚出世就逢上古浩劫冥河老祖身死道消,我也被破坏,幸得保存至今。”

  韩南有些听不懂:“冥河是谁?”

  地煞宝卷什么吃惊:“不是吧,你连冥河老祖都不知道,好了,我不管你知不知道,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

  韩南慢悠悠地道:“这里是大广北帝国兰州府天启城城外的血狼帮分堂驻地,具体是什么山我也不知道,呃,我就知道这些了,至于你问的我一概不知!”

  “什么!你……你……你……你”地煞宝卷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韩南有些愧疚:“破书,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你看你都破成这样了,万一一气之下书在散架子了,我都不好找,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但我师傅好厉害的,他肯定知道!有机会我帮你问他!不过……对不起,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我现在被困在峭壁上了,能不能活命都是未知数呢!”

  地煞宝卷也缓了过来:“算我倒霉,我认了,但你总该告诉我你的血怎么能够唤醒我的吧,别说你这个都不知道!”

  韩南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你奶奶的,你知道什么!啊呀,气死老祖我了,难道你那个师傅没说过你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地煞宝卷快要疯了!也许自己会成为第一个被气死的先天器灵!

  韩南想了想:“对了,我师傅说过我是幽冥煞体……”

  “什么!你再说一遍,你是幽冥煞体?”地煞宝卷没来由的兴奋起来!看到韩南明确的点头称是,变得异常兴奋起来:“感谢风感谢雨感谢阳光照耀着大地,老祖啊,你要是活着多好啊,小煞煞您苦苦找寻的盘古邪念传承者了!”

  韩南皱了皱眉:“你没事吧,发什么疯!”

  地煞宝卷平复了一下情绪:“幽冥煞体代表着什么你可能不知道,自上古以来,幽冥煞体从来在同时只能出现一个,也就是说现在这个世上只有你一个幽冥煞体,除非你死了,否则不会再出现第二个煞体,幽冥煞体适合一切魔道功法,且修行速度会是普通人一百倍!你是天生继承盘古邪念的人啊,当年冥河老祖苦苦找寻,至死无果,没想到让我撞到!小子,只要你修习地煞宝卷,一定能够证道的,相信我!”

  韩南苦笑道:“我听不太懂你说什么,你是不是要我修行什么地什么宝卷?可我现在连能不能活命都不知道了,你不是不知道我被困在这儿了!”

  地煞宝卷笑了笑:“小子,不,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新主人了,放心,有我小煞煞在,保你平安无事,不过我现在没有法力,主人你借我点法力吧,我带你脱离这儿!”

  韩南有些疑惑:“我还没开始修炼,怎么借你法力?”

  地煞宝卷道:“主人的血脉是带有莫*力的,只要你往我身上滴几滴血我就能有法力支撑主人脱离险境了!”

  韩南一听连忙将自己身上被划伤的伤口上的血往宝卷上抹,“主人,你有没有搞错,只有新鲜的血里才蕴含法力,暴露在空气中的血一会儿就没法力了!”

  f看7-正=*版☆章nV节F上5酷匠网

  韩南一听脸色一遍,还要自己再出血,都快哭出来了,自己都够惨的了,不过一想到宝卷能带自己逃离险境,一咬牙伸出食指在峭壁尖锐的石头上用力一划,将血滴在宝卷上,宝卷黑光一闪,一个一个成人手掌大的童子忽然出现在书上,长得是粉雕玉琢看着也就三四岁大,身上穿着小肚兜,若不是比例不符,韩南还真以为是谁家的小少爷跑出来:“嘻嘻,主人,这就是老祖我的化身,霸气吧!”韩南强忍着笑道:“是够霸气的!”

  童子看韩南似笑非笑,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有些不对,连忙用法力变出个镜子照了照:“啊,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哎,一定是宝卷破损太严重,加之我现在法力又微弱,先将就着吧!”说完一指宝卷,破书化作一件微小的道袍穿在童子身上:“主人,血太少了,我现在的法力不能带你下山的!”

  韩南一听哪还笑得出来,哭丧个脸,眼睛一闭,将手一伸:“归你了,你要多少自取!”等好久也不见手疼,睁开双眼看见童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你看什么,没见过帅哥,你不是有什么特殊嗜好吧,怎么还不动手!”

  童子道:“怎么,你还希望我动手?好了,逗你的,你血脉的法力只是个激活宝卷法力的媒介,一点儿就够了,谁让你刚才笑话我!”

  气得韩南直咬牙,却出奇没有爆发:“喂,我怎么称呼你?也叫你小煞煞?”

  童子道:“主人叫我地煞就行,小煞煞是以前冥河老祖称呼我的!”

  韩南点了点头:“地煞童子,快带我下去吧!”地煞化作一本巨大的破书,韩南趴在上面,闭上了眼睛:“地煞童子,你慢点儿,我害怕!”“光叫地煞就行,不要叫童子,你还是幽冥煞体呢,胆子也太小了吧!”地煞宝卷边说边载着韩南向崖底飞去!

  不一会地煞童子的声音响起来:“主人,睁开眼睛吧,到了!”

  韩南缓缓睁开双眼,看见地煞宝卷漂浮在半空,距离地面一米远,刚想跳下去却发现依稀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连忙跳下去倒在地上,将身上的血往脸上抹了抹,地煞宝卷化作一道黑光飞进韩南肚子里,韩南摸了摸肚子,听见远方的人走进,不敢多想,连忙装作昏迷的样子,要是让人看到自己从那么高的悬崖掉下来还活蹦乱跳的非吓死不可,地煞宝卷的事也千万不能让人知道,韩南从亲娘的死总结出怀璧其罪的道理,虽然他现在还不懂得这个成语怎么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