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南随着薛少风向快接近山顶的白骨总堂,一路上灰衣弟子和侍从侍女见了二人都立即下跪。韩南亲眼看见薛少风一脚踢到一个因为跪的匆忙激起灰尘打到薛少风鞋上的侍从,那个侍从嘴吐鲜血,却没有一个人扶他,韩南刚想去扶他,就被薛少风拖走,一直走到快接近总堂才放手。一路上任凭韩南如何挣扎,就是不放手。

  韩南一脸怒容,见薛少风松手,立即冲他大吼:“这就是你说的不能低调?这样的高调我不屑,凭什么你这么侮辱人家,假如有一天有人这样侮辱你你能接受吗?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

  薛少风邪魅一笑:“师弟你不要急嘛,那个侍从是天启城一个小帮派安插的奸细,堂主没让我们揭发他是打算将计就计,借他之口假传错误消息,这事就我知道,我平时就总拿他取乐。对了,千万不要和别人说!”

  韩南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堂主也这么坏啊,不过他也太可怜了,不能把他赶走吗?”

  薛少风立即严肃起来:“小师弟你要记住,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在害自己,你以后千万不能有一颗过于慈悲的心,否则让人害了你你都不知道!”韩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vV酷$匠网唯,!一正版,其s他S◇都,是盗》版%C

  “好了,你既然知道了,就不怪我了吧,走吧,堂主他们还等着呢!”薛少风淡然一笑。

  韩南跟着薛少风来到总堂,没想到总堂这么大,估计放一万人都不觉得挤。两边站着好几百人,小部分身穿蓝衣,是蓝衣弟子,大部分都是绿衣弟子。正前面坐着一个人形暴熊,估计就是朱堂主。只见他近两米高,二三百斤的大体格,比自己都要黑,吓得韩南躲在薛少风后面。

  薛少风伸手拽住韩南衣领,一把把他揪到朱堂主面前,朱堂主伸出大手也将韩南从上到下摸了一个遍。转身对着旁边坐着的钱吴二位长老说道:“二位怎么看?”

  韩南面无人色,心想果然整个白骨堂都是**,怎么都爱摸人啊,不过抬头看薛少风似笑非笑的面孔心里反倒不在难受了,姓薛的长得这么好看,肯定也让他们摸个够吧,还好不只是自己,嗯,一定是这样。

  朱堂主哪知道韩南的小心思,也不知道他在韩南心里**猥琐的形象,微微弯下腰,对他旁边一直坐着喝茶的老者说道:“没错的,先生,的确是幽冥煞体,你看……”

  那老者也不抬头:“小家伙,你人虽然傻了吧唧的,但可比陈鼎天说话靠谱多了,老夫可是一听到有煞体出现就赶了过来,要不是就要了你小命。喂,你,小孩,你愿意做我徒弟吗?”

  韩南见老者既没有朱堂主凶猛,也不及钱吴二长老彪悍,像个江湖卖假药的郎中,立刻摇头道:我不当,老头,你愿意找谁就找谁,反正我不干!”朱堂主一见韩南天不怕地不怕的敢冲撞老先生,吓得满脑袋淌汗,连忙替他解释。

  老者听到韩南说的也不恼火,反倒笑呵呵的抬起头:“小家伙,你可别瞧不起人,我很厉害的,一招就能杀死朱堂主,你信不信?”怎么听都像在哄小孩,可把朱堂主吓坏了,韩南不知道老者是谁,朱堂主可知道,这老者可是随心所欲,什么事都能干出来,连忙示意韩南答应老者。

  韩南也不傻,看朱堂主紧张的样子就知道老头一定很厉害,连忙点头:“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说完跪地就拜。老者连说炮声“好”字,就要带韩南离开,这边朱堂主呼了一口气,老者好像想起了什么:“小朱,你晚些来找我吧,你那千年老参我要了,正好替这小子洗髓用,你的事我答应了,我保你白骨堂稳如泰山。”

  朱堂主是又惊又喜,老者说话一言九鼎,再说了,在印象中就没有老者办不成的事,这回即使白骨堂一个人才都没有,他这堂主位也坐得稳稳当当的了,虽然不知道老者来历,可他亲眼见过陈鼎天陈帮主也对老者执晚辈礼啊。可见老者不一般啊!

  “且慢,南宫老先生,您这次来不是收我为徒的嘛,怎么收了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了!”只见绿衣弟子中站出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长相俊秀,尤其一双眼睛晶莹剔透,十分好看,可韩南却从中感受到巨大的敌意!

  老者看着绿衣弟子,皱了皱眉:“小朋友,你了认识我?”

  绿衣弟子傲然一笑:“晚辈王超,家祖王塘,曾救过老先生一命,这次希望老先生收我为徒,权当报恩,这事先生不知道?”

  老者坦然道:“忘了,人老了记性就是不好,你叫王超?你跟韩南身边做个跟班吧,我保你学个一招半式的的。”

  王超立即发怒,大喊大叫起来:“凭什么南宫老先生难道不知恩图报吗,再说,我王家是当今皇室血脉分支,你……”话没说完,只见他七窍开始流出血来,吓得王超扑通一声跪地求饶。

  老者冷哼一声:“威胁老夫?就是大广北帝国皇帝王斌见了我也要尊称声先生,哼。”

  朱堂主刚消下去的汗又冒了出来,这都是一群活祖宗啊,能不能消停一会儿,立即叫人将王超拉了出去,老者缓缓对朱堂主说道:“给他个蓝衣弟子身份吧,就当我报恩了?”朱堂主点头称是,立即叫吴长老去办。

  老者带着韩南来到山顶一处小庄园,由于位于山顶,韩南俯视见刚才还是庞然大物的总堂小得可怜。

  老者看见他正打量四处环境,笑呵呵说道:“一会儿我叫人收拾一个房间,你以后就住在这吧,我传授你武功也方便。”慈祥的就像韩南村中的普通老爷爷。不过韩南一想到刚才老者说话间让那个叫王超的七窍流血,就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老者就像没看到韩南怪异的举动,自顾自的说着:“我叫南宫落,他们叫我老先生,我是个咒灵师,就是不用真刀真枪上阵杀敌,在背地里诅咒别人的,你是幽冥煞体,十分适合修行咒灵术,当然我也会教你武功,毕竟咒灵术不是万能的,有时也需要武功自保。我们现在在大广北帝国最贫穷的兰州府的一个下属小城,大广北帝国幅员辽阔,门派宗门数不胜数,习武者一共有三个大境界,每个大境界又分为十个小境界。三个大境界分别是神武境,神通境,神仙境。当然,你现在所见的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所见的都是神武境武者,神通境以上就算得上半仙了,能移山倒海,无所不能,甚至到了神仙境能够长生不死,但直到如今我都没听过有谁修行到神仙境。神武境分为十阶,朱堂主和钱吴二长老都是神武六阶武者,朱堂主那个徒弟是三阶武者,在他那个年纪已经称得上天才了。你们陈帮主已经到了神通一阶了。”

  韩南有一点好奇:“南宫老头,你是几阶高手啊?”

  南宫落叹了一口气:“我原来是神通二阶的大修士,不过由于修习的功法,受到仙门正派领袖纯阳圣宫神通四阶长老追杀,我拼命施展禁咒削寿咒,削减了他大半寿命,自己也因此受到反噬,修为降到了神武六阶,后来跑到这个偏僻小城,得刚才那个王超祖上帮助结交陈鼎天,借助血狼帮资源才逐渐恢复现在神通一阶的实力。”

  韩南感受到了老头的无奈,立即道:“放心吧,终有一天我会为你报仇的。”

  “好了,那是你以后的时,现在任务就是修行。”南宫落欣慰的笑了笑,“我听说每个蓝衣弟子都有专门培养的侍女,你去叫她来照顾你饮食起居,其他普通侍女侍从就叫他们不用来了。”

  一想到翠儿那张精致的脸庞,韩南脸一红,不和南宫落多说什么,一路小跑向自己半山腰的住所奔去。

  刚到门口,就看见王超在门外四处巡视,韩南走上前道:“王超,你怎么来了,有事吗?”

  王超有些不好意思:“我刚才太冲动了,对不起,我想拜托你求求老先生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当好你的跟班的,我爹要是知道我没被选中打死我的,呜呜呜”说完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就闪出了泪花。

  看着王超纯净的眼神,韩南一口答应下来“那老头挺好说话的,你就放心吧!”

  “真的?太好了!来,韩南,我给你一样好东西,你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说要拉着韩南的手跑到崖壁边,从怀中掏出一本破旧的书,“这是我们家祖传的秘籍,可这么多年一直无人领悟,现在你帮了我大忙,送给你吧!”

  韩南一听是人家传家宝,怎么能要,不过拗不过王超,接过来道“我先看看吧,你什么时候要就来取。”刚想翻来看看,才发现自己不识字,王超哈哈大笑,指着书中一个字教起韩南来,韩南见这本书黄的发黑,有些字都看不清了,破破旧旧的也没当回事,就算是识字了吧!却不曾发觉自己在王超的带领下逐往崖壁移,不知不觉到了崖壁边,王超突然发力,一把把韩南推下山崖,韩南眼疾手快把住崖壁上一块凸起石头,怒视着王超:“为什么?”

  王超整个脸都扭曲了,双眼冒出仇恨的光:“你得到了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东西还敢问为什么,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我会让南宫老头子后悔的,哈哈哈,不过有一件事,那本书确实是我家传家宝,原本是要给南宫老死头子看的,现在永久的归你了,荣幸吧!”说完用脚使劲踩韩南把着峭壁岩石的手,韩南一吃痛,手一松,掉下了悬崖。

  翠儿在二楼为韩南整理行头,却从窗户看到韩南掉下悬崖,脸色惨白,立即跑了下楼要告诉堂主,可刚出院门,就被匆匆跑来的王超一刀捅在肚子上,王超急忙逃走。

  一个时辰南宫落见韩南还没来,就自己去看看,刚到院门口就发现翠儿倒在血泊中地上用血写着一行字“少爷坠崖,凶手绿衣”,南宫落一探鼻息,发现还有微弱呼吸,赶紧到总堂交给朱堂主找人医治,自己则匆忙下山到崖底找寻韩南。

  分堂帮众也接到消息立即采取救援行动,大家第一感觉就是这小子完了,第二感觉就是,天妒英才啊。只有朱堂主阴沉着脸,他想起南宫落走时留下的话:“南儿若有三长两短,我要整个天启城陪葬,包括你朱堂主。”他知道这老头疯起来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只希望这小子福大命大吧!也就我自己福大命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