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先醒醒吧,该吃晚饭了,少爷,少爷!”韩南正在做一统天下美梦,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缓缓睁开双眼,发现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在叫自己,长得十分清秀可人,惊的韩南立即坐了起来:“你是谁啊,怎么会在我这儿?”

  少女捂嘴一笑:“少爷,我叫苗翠翠,您叫我翠儿就行,我是吴长老分配来伺候您起居的侍女,少爷,你晚饭还没吃呢就睡着了,我去食堂给您打来饭了,您快趁热吃了吧。”

  韩南有点慌了:“我……我不需要人伺候的,我就是一个……”

  少女呵呵的笑了起来:“少爷您这蓝衣弟子的身份在咱们这儿可不得了,咱们这儿是血狼帮分堂白骨堂,由于天启城靠近山区,所以十分偏僻,咱们这儿压根就没有白衣弟子,算堂主朱不同在内就只有三个长老,还有五个护法,跟您同一级别的蓝衣弟子也只有二十多人,剩下的几万帮众地位就都在您之下了,对了,下午给您摸骨的是钱鹰钱长老,还有负责分配弟子的吴勇吴长老您是都见过的,明天您就能看到堂主了。所以您现在身份在咱们分堂可谓是显赫了,哪能没有侍女照顾呢,我只是先来的,明天见过堂主之后还有三四个侍女侍从呢!”

  韩南惊的张大了嘴:“还有,这不就是神仙的日子了吗,咱也要过上衣来张口饭来伸手的日子了……”

  “哈哈哈,少爷您说反了呢。”少女听到韩南说错了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韩南脸色一红,佯装恼怒:“你敢笑话我,我明天到吴长老那儿告你状去。看你还怎么笑话我,哼。”

  少女听了大惊失色,连忙解释道:“对不起少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奴婢这一回吧,呜呜呜……”

  韩南也变得紧张起来,连忙说道:“你怎么哭了,哎呀,我是开玩笑的,别哭了,翠姐。”

  少女一听才渐渐止住哭声:“少爷,您说的是真的?”

  韩南摇头苦笑:“这会儿想我说的是假的了?那你刚才那么当真干嘛,你有什么好怕的,就是我真的去告状又能怎么样,吴长老那老头我看人挺和气的,除了有些怪癖之外……”韩南又想起吴长老下午摸自己的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摇了摇头,不去想那算的上可怕的回忆,用衣袖给少女擦了擦泪,“对了,翠姐,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

  少女仿佛听了天方夜谭:“少爷,你说吴长老和气?那是你不知道吴长老年轻的事,吴长老还是绿衣弟子的时候,有一次为了追踪一个对头帮派的小头目,跟了他一个多月,最后在一个小山村里找到了他,小山村是那个头目的本家,吴长老怕村里后人报复,就屠了一整个村,连刚出生的婴儿也没放过,更是从那个小山村中发现了顶级武功秘籍,凭此一举成为红衣护法,之后连立大功,最后成为长老,死在吴长老手上的人不计其数,江湖人称屠刀血魔,您这么小就是蓝衣弟子,以后发展会很大,吴长老才对您和颜悦色,如果您真的告状,我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您刚才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因为我是从小卖到血狼帮的,主要就是负责伺候蓝衣弟子的,所以要专门学习这类知识,就是为了蓝衣弟子闯荡江湖时方便行事。我是分堂最后一个蓝衣侍女了,如果少爷不出现的话,我就要回总堂了,分堂太小,人才又太少,蓝衣弟子也越看越少了。这也许是吴长老对您另眼相待的原因之一吧。”

  韩南吓得面无人色,吴长老原来这么可怕,还有奇怪癖好,以后一定要离他远远的“翠姐,我饿了,我们吃饭吧!”

  少女连忙把篮子里的饭菜摆到桌子上,四盘菜,三荤一素,还有一碗汤,一大碗米饭,摆好后菜回头对还赖在床上不起来的韩南喊道:“少爷,快起来,在床上吃不宜消化,对了,少爷以后叫我翠儿就行,千万别叫姐了,让人听到会以为我没规矩的。”

  韩南一脸不情愿,缓缓挪到桌边,忽然看见一桌子菜,还有肉,立即拿起筷子往嘴里塞,少女见了好笑:“少爷,慢点吃,没人跟您抢。”韩南含糊不清地道:“我在家里连饭都吃不饱,哪能吃到肉啊,我昨天在李掌柜那儿也就是吃到白米饭就让我回味一个晚上……”韩南也不再说话,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吃到一半看少女在默默看他,不好意思的一笑,喝了一口水:“对了,翠儿姐……啊……翠儿,太别扭了,今天白天的试炼大家都通过了吧。”

  翠儿又给韩南倒了一杯水:“少爷,您现在是蓝衣弟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以后会山珍海味不断的。”

  韩南见翠儿对自己的问题故意不提,以为她没听清,就又问了一遍,翠儿脸色一暗:“一百三十二人,除了少爷是蓝衣弟子,还有一个女孩成为了灰衣弟子,十个少年成为了外事人员,剩下的都没通过,都被杀死了,尸体就放在山下,等待明天白天家人认领。”

  韩南脸色顿时惨白,也没有心情吃饭了:“为什么把他们都杀了,不是还有几个是富家少爷吗,难道白虎堂不怕他们家人报官吗?”

  翠儿叹了一口气道:“你不知道,后面的一部分试炼属于帮内机密,是不允许非帮众知道的。不过,报官?谁敢,在附近十城,当地城主都由三大帮派里长老担当的,三大帮派虽偶尔有领土纷争,但互相包庇还是能够做到的,简单来说,三大帮派在兰州府,就是天。”

  韩南没有说什么,他还能说什么。他忽然怀念起山村的生活,虽然吃不饱穿不暖,但至少会平平安安的过一生,现在自己虽然忽然地位变得很高,但相对的帮里的任务也就更危险,一切显得那么不现实,哎,走一步看一步吧。

  第二天天还没亮,翠儿就把韩南叫醒,说是要去见堂主,这是大事,也不管韩南还在半睡半醒中,就将韩南洗漱一遍,换上吴长老送来量身订做的蓝袍,等韩南彻底精神后才发现自己也打扮人模狗样的。翠儿心里暗想:少爷也算精神,可还是土里土气的,哎呀,不想了,他才八岁,以后很可能男大十八变吧,也不知道少爷什么时候要了我……想到这,翠脸一红:“呸呸呸,自己都在想什么啊。”

  韩南看翠儿脸红,刚想取笑一番,忽然就听屋外有人喊道:“韩师弟在吗?在下薛少风,也是是蓝衣,听闻师弟在此,特来拜会。”

  翠儿轻声对韩南说道:“薛少风是白虎堂蓝衣大弟子,在白骨堂地位甚至比一般护法还要高,少爷一定要跟他处好关系啊。”韩南听了翠儿的话,点了点头,自己初来乍到,可不能随便得罪人。于是就准备亲自迎接,原本自己的床在二楼,自己昨晚也不知道,就睡在一楼里面翠儿的床上,想到翠儿可能一宿都是趴在床边睡得,就怪不得翠儿今天这么早叫自己起床,想是有报复心里。

  推门走出去,发现薛少风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大概十八九岁,俊美的不像样,再一想自己的模样,韩南不禁有些自惭形秽了。薛少风看见韩南这么快出来也有些吃惊:“阁下就是韩师弟吧,怎么,昨晚睡在一楼?师弟好像才八岁吧,能吃的消吗?哈哈哈!”

  这话韩南是不懂,可翠儿懂啊,脸一红道:“薛少爷说笑了,昨晚我家少爷实在是太累了,就在一楼睡了。”

  那边韩南还是摸不着头脑,悄悄问翠儿:“他怎么知道我睡一楼啊?”

  翠也轻声回道:“蓝衣弟子阁楼都是一样的,少爷的床都在二楼,少爷你这么快就出来了,不是在一楼那是在哪?”韩南虽然明白了一点,但对薛少风的话还是一头雾水,不过也没有多问。

  看见薛少风坐在那,也跟着坐在旁边:“我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懂,希望薛师兄多教教我。”

  薛少风微微一笑,韩南好像感到一阵春风吹来,让人格外舒服,韩南暗自嘀咕:哪有这么妖娆的男人,一定是妖孽,对,妖孽!薛少风不知道韩南心里想的,轻声说道:“我是奉家师朱堂主之命带师弟前去见他老人家的,师傅已经通知所有蓝衣弟子和绿衣弟子前来见你,怎么样,够气派吧,听说还有总堂派人来呢!”

  韩南有些傻眼了:“师兄,怎么这么大阵势!”

  薛少风冷笑道:“这算什么,要不是绿衣以下的弟子太多且上不得台面,恐怕师尊他老人家恨不得都叫来,我们白骨堂人才太少,这回出了你这么个天才,师尊不大张旗鼓都对不起觊觎我们白骨堂的那些小势力了,说白了吧,师弟,师尊这是借机向那些不安分的势力展示我们的实力呢,省得他们一天到晚不安分。”

  这下子韩南是听明白了,得,自己就是个赠品!

  “走吧,小师弟!”薛少风邪笑着,“对了师弟,我还要特别强调一下,蓝衣弟子永远不能低调,这次就更不能低调!”

  看j&正《R版7$章"\节上酷u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