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南,你娘叫你回家吃饭了!”少年正半躺在后山的小山丘上头斜照在少年黝黑的脸上,听到喊声,少年脸色顿时更黑了,“我说姓林的,你说谎话能不能编个靠谱的”

  那边爬上了一个十多岁的少女,长得还算清秀,不过手掐着腰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个夜叉,“你这个小鬼,敢跟老娘这么说话,看老娘不宰了你”话没说完,就顺手捡了个枝条,拿着向少年打去。

  “哎,你来真的,我……哎呀,你别打了,我错了还不行嘛……哎,别往那儿打,我家还指望我传香火呢!”

  少女这才消火:“韩南,我没开玩笑,你娘真的喊你回家吃饭。”

  少年一听反倒愣住,“林姐,我没听错吧,我娘她……她喊我吃饭?”紧接着又做出无奈的表情,“还说没和我开玩笑,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个女人恨不得我死在外面,她能找我吃饭?”

  少女一耸肩,“我也不清楚,我听说是你爹领回个大山那边的人,好像挺有钱的……哎,我还没说完呢,你跑什么!”

  少年边向家的方向跑去边匆忙答话:“林姐,我先回家了,有事明天再说……”少女不禁苦笑,大山那边到底是什么样啊?到底有什么吸引韩南的,少女摇了摇头,也朝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少年名字叫韩南,今年刚八岁,刚才的少女是韩南的邻居,叫做林小雨。韩南他家世代住在这个不知名的大山里,与外界几乎没什么联系。韩南亲娘在韩南三岁时,为了给韩南治风寒,上山采药,就再也没有回来,山里多毒蛇猛兽,村里人都说是被猛兽吃了,反正再也没有音讯了。

  韩南的父亲在妻子失踪的不几天后,就又说了门亲事,后娘对韩南是三天一小骂,五天一大打,韩南父亲更是对韩南不理不睬,任凭后娘打骂,所以韩南听林小雨说找他回家吃饭才感到惊讶。

  韩南恨透了父亲后娘,但毕竟人还小,平时也不敢说什么,更加不敢反抗,但心里早就想离开家,所以对大山那边的世界充满了憧憬与渴望,一心想走出大山,韩南自己明白,如果自己一直呆在山里,早晚会被后娘折磨死的!可即使山里最厉害的猎人都走不出去,自己就更不可能了!平日里如果有进山收山货的行走商人,韩南都兴奋的不得了,跟在商人后头想偷跑出去,虽然每次都被发现阻止,可这使韩南更想出去了!这才在刚一听林小雨说大山外的人来就飞奔到家里。

  韩南刚到家里,果然看到一个身材胖的吓人的中年男人坐在院子中间,父亲后娘在一旁笑脸相陪,端茶倒水,仿佛是中年男人带来的两个仆人,低三下四的嘴脸让韩南更显厌恶。

  看到韩南回来,后娘笑的更加灿烂:“韩南,快过来见过李掌柜,这是你父亲好不容易请过来咱们家的,是大山外面的大老爷,来咱们村办事的,我和你你爹寻思让你试试!”韩南从未见过后娘这么温柔的一面,心里厌烦,但不得不装出听话的样子,低头走到后娘旁边,憨声憨语道:“见过李掌柜!”

  李姓男人笑呵呵的:“好好好,果然是个壮小伙子,我说老韩tou,这小子我就收下了,不过你说的千年老参……”韩父一听脸色一变“李掌柜,天色不早了,我们快吃饭吧,什么事我们晚上再说。”李掌柜也不恼火,笑呵呵的答应,弄得韩南一头雾水,不过好像李掌柜要带自己到外面去,心里止不住的兴奋,就什么也没想,和几人来到饭桌。

  看着满桌的菜,韩南不禁暗喜,如果不是李掌柜,自己哪能吃到这样丰盛的菜,上次吃肉是什么时候,韩南是记不得了,平日父亲上山打的猎物,大部分都变卖换取日用,剩下的也是后娘自己偷吃,什么时候轮到自己,想到这,拿起筷子的手更是停不下来,后娘也不生气,甚至破天荒的给韩南夹了几片肉“李掌柜,看我们家韩南多能吃,干活也是一把力气呢”

  b看PN正;版章b,节上酷2匠^;网

  李掌柜夹了几口菜就不吃了“能吃好啊,小子,你跟我走,别的不说,顿顿白饭猪肉还是有保障的……”其他的韩南也没听进去,反正对外面的世界是更加憧憬了。

  晚饭过后,韩南回到自己柴房改的屋里,从棚顶的瓦缝中依稀看到星光,想到明天就要脱离苦海,心里美得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一直折腾到后半夜,韩南起来撒尿,看见父亲屋里的灯还亮着,好奇心驱动下悄悄走过去偷听。

  “李掌柜,其实跟你说实话吧,我这千年老参来的不太干净,几年前韩南他娘上山给韩南采药,意外找到千年老参,可附近有一九头巨蟒守护,我早就厌烦那女人,回来和现在这个媳妇商量,我俩上山后,偷偷打昏那女人,用她当诱饵引开巨蟒,我才采到老参,那女人也被我扔下悬崖,这么多年,也没有人发现,不过,在我们这个屁大的小山村,杀人是不得了的事了,我们两口子可是担心受怕了好几年,你看这价格能不能再涨涨,我这可是一等一的好参,我好打包票你去别的地方绝对是找不到的!”

  李掌柜嘿嘿冷笑:“你这老参怎么来的跟我没关系,我也不忌讳你这老参来的干不干净,你这老参要是不好我还不收呢!再说,我不带你家小子出去做事,一个月例钱也不少,你家小子要是有富贵命进了我们帮派,那你们两口子一辈子都不愁吃喝了,怎么还不知足,有个价格我也敢打包票是最好的,你们寻常来收山货的行走商人哪能有这些钱收你这老参,你们空守着老参也没用啊,这是长远买卖……”

  韩南后面就听不下去了,没想到自己娘是爹害死的,脸色惨白,这两个贱人,韩南发誓,有朝一日一定亲手杀了他们为娘报仇,可现在不能反抗,韩南想到这,不敢声张,就悄悄回到自己房间,满脑袋仇恨和怨气,一夜也没睡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