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长安皇宫之内,楚子浩淡淡站立,看着龙椅之上脸色略显老态的叶天龙,他心中有些颤动,自从了解了武院盛会当日的叶天龙的做法,当初对叶天龙的恨意早已淡了。

  “我今日就会离开大唐,那通往修炼界的通道在我走后会封印百年,百年之内御剑宗无法进入,我相信以你的手段百年应该能够处理好御剑宗的危机!”

  说完楚子浩转身便向殿外走去。

  “朕错了,裳儿没看错人!如果有机会能够救活裳儿,告诉她,父皇对不起她。”

  叶天龙的声音缓缓传来,楚子浩闻言脚步一顿,旋即点点头,踏步向外走去,他不知道如今的楚子浩到了什么境界,但是当时能够将当日剑宗宗主逼退,修为定然不简单。

  武院半空千里之外的半空当中,楚子浩一身白衣束手而立,目光向前方淡淡看去,愣了半晌,右手缓缓抬起,临空一点。

  其指尖之下,陡然有一片片波纹出现,如同一指点在了水波之上。

  楚子浩轻轻一笑,这与外界接通的地方竟然是一传送阵,而这传送阵同样属于禁制的一种。

  这禁止颇为奇异,以楚子浩在禁止之上的修为根本看出半点异处,刚才要不是紫灵之眼睁开,他也很难看出那传送阵。

  此刻同样紫灵之眼一睁,阵眼便是显露在其眼前,楚子浩再次伸手一点,那波纹当即扩大,如同天空凭空撕裂开一道近十丈的蓝色裂缝,而这裂缝恰恰是外界的天空。

  楚子浩身影一闪,凭空消失,再次出现已然到了界外,楚子浩回头,身后的裂缝渐渐融合,再次融合成一道阵法,最终再次隐在空中。

  楚子浩回头沉思片刻,这阵法禁制奇异无比,虽说他答应叶天龙会替大唐阻挡御剑宗百年,但是若要靠禁制封印他却办不到。

  “我在禁制上的造诣比不上此阵法,但是要毁灭它却是不难!”

  楚子浩右手一屈,一道白蓝剑气自其手指迸发而出直冲阵法之内,传送阵当即咔擦擦破成碎片,传送阵刚刚恢复,只见那剑气再生,再次将传送阵破灭,如此反复之间,传送阵刚刚恢复便再次破灭,始终处于破碎当中,而在这种情况下传送之阵便起不到传送的作用。

  “大胆,哪里的修士竟敢在我御剑宗撒野,胆敢破坏我宗门阵法?!”

  楚子浩不与理睬,屈指再次打出数道剑气,使这些剑气生生不息,始终存在于传送阵中,阻止传送阵的恢复。

  “大胆!”

  十数名身穿道袍的修士祭出飞剑就要将楚子浩抹杀。

  “滚!”

  楚子浩回头一声低吼,半空中所有的飞剑尽数蹦碎,倒飞而去,数十名修士更是纷纷吐血倒射而去。

  密室之内闭关的御剑宗宗主眼睛猛然睁开,眼中露出惊惧之色,抬眼透过密室向楚子浩看去。

  “咦?!”

  楚子浩轻声一笑,同样抬眼向下看去,两者目光在半空交接的一刹那,那青衣宗主连忙低头紧缩神识再也不敢探测。

  楚子浩再次淡淡一笑,袖手向四处一挥,一道白蓝光幕凭空幻化而出,将周围千里之地尽数笼罩进去。

  “楚某借贵宝地一用,千里之内胆敢有进入者杀无赦!”

  楚子浩声音如同轰雷响彻御剑宗宗门,其门下上万修士纷纷抬头,却是敢怒而不敢言,刚才楚子浩的一手已经彻底将他们震慑,只是他们却想不通为何宗主竟是不出手抹杀此人,若让他们知晓他们宗主之前看到楚子浩时的神色,恐怕就不会做如此之想。

  做完这些,楚子浩盘腿临空坐下,眼睛缓缓闭上,一圈圈淡紫色的光圈自其头顶升起,在升到百丈之地,幻化成一道模糊的紫色背影。

  此人影御剑宗修士无一人能够看到,不过在此影出现的瞬间,他们却有一种想要下跪的冲动,这种冲动来的极为莫名其妙。

  m酷}Q匠W:网$首;o发C0●|

  “该来的都来吧!”

  此影出现,在距离此地十万里之遥有一凡人之国,国中一皇袍男子抬头看向远处天空露出迷茫之色,半晌此男子竟是神色怪异,周身金龙盘绕,开始踏空而去。

  国内之人无不震惊,要知道此人随时真龙天子,但却仍未摆脱凡体,尚未修仙竟然能够踏空而去。

  而如此状态在整个修炼界数不胜数,无数的凡夫俗子皆是登空而去。

  ……

  “咦!东边的天空我为何会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遥远的山巅,一散修抬眼看向了东方的天空,万里之遥,他竟然能够依稀之间看到紫影的存在,不得不说极其匪夷所思。

  “啊,我的头,头好疼!”

  突然之间这名修士开始抱头在地上打滚,他的脑袋头疼欲裂,仿佛有另一股记忆要将他彻底的取代。

  如此持续了半炷香的时间,再次抬起眼来,此人开始变得冷若冰霜,踏空向东方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