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粮的兵士看到轩辕绝和凌宇轩两个小孩子往推车上放这么多粮食,赶紧阻拦:“你们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这么多粮食你们能推动,糟践了小心将军要了你们的命。”

  “要你管?”凌宇轩就是那种倔强的人,话多最快的人,有人说他不好吧,他反而很是不服,很是不舒服的样子,他的意思就是你不是觉得我搬不动吗,那我非要推个给你们看看。

  轩辕绝自始至终是一句话没说。

  他们就这么推着推车押运着,云山城中囤积的所有粮草,往前线送去。

  轩辕绝和凌宇轩可是苦了,八百斤粮食啊,他们两个一人一个推车把手,吃力的推着。

  凌宇轩满口抱怨,可轩辕绝一句话也不说。

  他们两个人走在自己队伍最后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轩辕绝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马车,马车上面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将军王文山。

  “轩辕绝,你们怎么推这么多粮食?”王文山从马车中伸出头去,看着轩辕绝。

  轩辕绝没有说话。

  “是刘队长故意整我们,”凌宇轩可是那种藏不住话的人。

  “不行,你们推这么多粮食,会累坏的,我们到前线还有些日子呢,你们这些玄士级别的兵士,如果疲惫不堪的上战场,早呢么行,好了,你们两个就推两袋子,剩下的两袋子放到了我的马车上!”王文山停下马车,走了下来。

  “不行的将军,您的马车是专门拉您的,您给我们两个拉粮食了,您坐什么?”轩辕绝很是客气的拒绝者。

  “哎呀,我好歹也是个武将,坐什么马车,我又不是文臣,我和你们一同走路。”王文山说完命令自己身边的护卫赶紧把轩辕绝推车上的粮食给抬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然后王文山对着车夫说道:“你先走吧,不要管我我跟着军队一起行进。”

  “是将军!”车夫答应一声之后,自己一人先驾车走了。

  高护卫一直跟在王文山的身旁,王文山则跟在轩辕绝他们饿身旁。

  王文山很得意轩辕绝,所以他愿意和轩辕绝走的近一点。

  他们就这样又走了一段路途、

  走在刘开江队伍前头的刀疤刘,根本不需要推车,和他一组的兵士没有一个人敢用他推车,他们走在队伍的最前头,前头是刘开江,骑着战马慢悠悠的走在前头。

  刀疤刘悄悄的走到刘开江的马匹身边,对马上的刘开江说道:“队长,你看看队伍后头,轩辕绝和凌云轩他们的推车上的粮食的高度明显和其他人的一样高,我怀疑他们两个丢掉了两袋子粮食!”

  听到刀疤刘这么说,刘开江果然回头看去,真的如他所说,轩辕绝他们的车上还真的烧了两袋粮食。

  由于距离远,刘开江也只能看到大概,他专注的看着轩辕绝和凌宇轩,没有在意不远处的两个人,由于距离远,他也看不清是谁。只以为是其他队伍的。

  这时候他勒住缰绳,直接掉头一拍马背,朝着队伍后头奔去。

  到了轩辕绝的身边,他厉声叱喝:“轩辕绝我不是让你们两个领四袋粮食吗,八百斤吗?你们怎么回事,怎么车上只有四百斤,你们不晓得嘛,遗弃军粮,属于违反军令的事情,你们该当何罪?”

  凌宇轩嘴快,刚想要说什么,却还没说出来,被一个人拍刘开江马背的声音打断

  “刘开江,你干什么呢?”不是别人正是将军王文山。

  “啊!”刘开江一回头竟然看到王文山站在自己的身边,立马冒出了冷汗。

  “我问你,你为什么让轩辕绝他们押送八百斤粮草,他们两个人推得动吗?就算推得动,到了前线累趴下了,还能打仗吗?”王文山质问着他。

  “将军,我,您不是说过很是欣赏轩辕绝吗,我这是历练他呢,历练他呢!”刘开江实在没有理由和借口只能用这句话搪塞着。

  “历练要分时候,到战场去历练,运粮食的事情你历练什么?”王文山训斥着他:“剩余两袋粮食,被我放到了我的马车上,已经走到前头去了!”

  “啊,”一听王云山这么说,刘开江简直吓傻了,将军的乘坐马车竟然用来运粮食,这都是刘开将的责任啊,他赶紧下了马来跪在王文山面前::将军恕罪,属下怎敢让将军给我们押运粮草。”

  “好了行了,别跟我整这一套,赶紧回到队伍前头,好好带领你的队伍,别再给我整事了,知道吗,我跟着队伍步行,没问题。”

  “不可以将军,您还是乘坐我的战马吧,”刘开江怎么敢这么就走开。

  “执行军令,我有高护卫护卫,有什么担心的,你赶紧去吧!”王文山推迟这,他不想骑马,他想和轩辕绝说说话。

  “可是……”刘开江还是想说什么。

  “可是什么?执行军令!”王文山厉声的喊了一句。

  “是!”刘开江答应一声,直接爬上了马,拍了一下马背,掉头往回跑去,回到了队伍前头。

  一见到刘开江拍马返回,刀疤刘赶紧靠近他,恭维的问着:“队长,你怎么处置那两个毛孩子的?”

  “怎么处置?”刘开江吃了一顿憋自然不会有好脸色:“他妈的以后看清楚了!”

  “将军这是为何?”刀疤刘不知道将军为嘛跟自己的发脾气。

  “为何,那小子的两袋子粮食被将军放到了自己的马车上,将军竟然在走路,你他妈知道这意味着啥?”刘开江怒哄着。

  “啊,将军怎么会这样?”刀疤刘一听到将军为他们乘坐的车,竟然为他们两个拉粮食了,这叫什么事。

  “行了,将军没有多说什么,你赶紧回到你的小队里去,别让人看出问题来!”刘开江伤透了脑筋,怎么会这么大意,发生这种事情。

  刀疤刘一脸的无奈,回到了小队中去,他想着法的整轩辕绝他们没想到到最后竟然没有成功,他很是沮丧。

  这一天他们行了八十里路,在一片荒郊野外驻扎。

  这里是一片茂密的丛林,山林中不乏有野兽,到了夜晚军队驻扎之后,甚至还能听到野狼的嚎叫之声。不过这么多兵士齐聚,也没有人会感觉到害怕。

  不过所有人要是出去或是方便一下啥的,还是需要与别人结伴而行,毕竟密林深处,野兽众多,人多野兽不敢来,单独行动的,它们可就不见得会不敢了。

  “你们知道吗,这个山叫吴峰岭,传言说这个山里头啊,有的是凶险猛兽,还有恶鬼呢!”凌宇轩就是那种闲不住嘴的性格,他在对轩辕绝他们这些新兵讲故事一般,朦胧的夜色搞的人人心中都有丝丝的胆怯,而凌宇轩就是抓住大家这个特点,用来讲述他不知道是自己编的还是真是真实的故事。

  “说的就像你知道是的!”一个同样是高年组的学生,鄙夷道,爱胎教荣德龙,和凌宇轩轩辕关系也算是可以。

  “真的我真没骗你们,我听我父亲说,这座山里崎岖陡峭,易守难攻,有很多强盗在此处落草,他们在山顶建下城寨,专门抢劫来往的游人客商,白天他们生抢,晚上他们就会装神弄鬼,其实没有什么恶鬼,都是那些强盗在搞鬼,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游人们的财物,人们都不想再此山过夜,可是没有办法,这老爷岭异常崎岖,走平坦却蜿蜒的官道,需要两天的路途,中途必须再此过夜,如果走小路的话,一天是可以翻过了这山的,可是那些强盗官道上的都敢夺,小路上不知道安排了多少呢,所以啊,这里面可埋葬了不少半路被杀的冤鬼呢!”凌宇轩绘声绘色的给大家讲述着。

  荣德龙不屑的啐了一句:“大家不用听他吹,我们这么多兵马,还怕他们一伙强盗不成?”

  “怕不怕不是我说的算,我可不是吓唬你,我爸爸说过,他们这火人,可是打退过好几批的朝廷的讨伐军,这座险峻的山可有万夫不当的防守优势,你就是再多的兵马,也奈何不了人家。”凌宇轩就是那种打死不承认自己做的主,别人不相信自己说的,他就非要说个明白。

  “你爸爸,什么都知道,就像你爸爸来过一样?”荣德龙也不示弱。

  “我爸爸可是参加过朝廷的军队的,他参加过讨伐老爷岭的战斗,他跟我说过,异常的惨烈,五千余官兵,被一千余人的强盗耍的团团转,到最后活下来的不足五百人!”凌宇轩继续说着。

  这话任谁听都觉是危言耸听。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争辩了,我相信就算是有强盗我们这一次打这里路过,目的是为了奔赴前线,又不是来讨伐他们,他们估计也不会自造麻烦来为难我们!”轩辕绝看着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也没有头绪,插话说到,他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那可不一定了别忘了我们手上有粮食!”凌宇轩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都把嘴给我闭上!”这个时候,刘开江不知啥时候走到了轩辕绝他们的身边,他厉声的喊着:“都他妈的赶紧睡觉,明天还要行军呢!”

  众兵士不敢在说话,等刘开江走远了,凌宇轩吐了一口:“他妈的,牛气什么。”

  “就是牛气什么!”荣德龙也很是不忿。

  “好了,大家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轩辕绝只是淡淡的一应,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轩辕绝虽然小小年纪,却在这群学生里面很有影响力,虽然他只是一个孩子,但是大家还是都听他的。

  xb酷匠网唯ie一W正=版H7,其F1他Z都是盗版@y

  刘开江查看了完了所有兵士,清点完了人数,走到了刀疤刘的身边。

  刀疤刘已经斜着倚在一个树上准备睡去。

  “起来!”刘开江踢了他一脚。

  刀疤刘还想骂人来着,睁开眼睛一看是刘开江,便不敢在放肆:“队长怎么了,有何事。”

  “起来,跟我走!”刘开江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径直转过身去,自己先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