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在刘开江的营帐里,独有一人此人脸上有一个刀疤。

  “刘队长,这算是咋回事?就这么被那个小毛孩子无缘无故的打了吗?”此人一脸委屈的对刘开江说着。

  “呵呵,刀疤刘,还好意思说,今天要不是你找那些毛孩子的事,会有这个下场吗?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他们个个都是玄士级别的出身,而且是云山学院李出来的,你惹不起,你不听,赖我吗?”

  “我不管,刘队长,你和我妹妹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是咽不下这口气!”刀疤刘气不忿,拿一件事威胁刘开江。

  原来王文山以前不是在云山城的守将,是两年前调过来的。而属于王文山将军的一个小小的部下,刘开山自然是没有权利拖家带口的来到云山城的。

  所以两年来刘开江一直跟一个女子有染,来缓解自己的生理需要。

  在华族由于文化底蕴丰厚,已经没有了三妻四妾的习俗,刘开江做的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如果是普通百姓也许没什么,可是他是一个军队的百夫长,手底下百号人马,王将军不知道,王将军为人正直,要是知道了,刘开江的乌纱帽肯定保不住,如果真的惹怒了王将军,王将军要了他的小命都有可能。

  “别拿这件事情威胁我!”刘开江一下子变了脸色。

  “刘队长,我不是威胁你,只是,你晓得的,我这么大一个老爷们,让那么几岁的小孩给欺负成那样,我以后再兄弟们面前还抬得起头吗?”刀疤刘还在苦求着。

  “呵呵,那个小娃娃的实力,你也见到了,就是我可能打败他都费点劲,你还是省省吧,那种实力的人没人敢笑话你!”刘开江开导着他。

  听到刘开江这么说刀疤刘心中有了计策,他比谁都清楚,刘开江是什么人,他们接触了少说两年了。

  刘开江是那种嫉妒心极强的人,自己手下再多一个比自己实力强的人,他估计寝室都难安,所以刀疤刘赶紧添油加醋的说道:“队长,这轩辕小娃娃实力这么强,又是长身体的时候,用不了多久,也就一年半载的实力可就超过你了,到时候他可就有可能取代你的位置啊!”

  一听刀疤刘这么说,刘开江一下子沉默了,彻底的沉默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知道怎么说了,他紧锁着愁眉。

  “怎么,队长,我们的关系你也知道,我和你说的可都是贴心窝子的话啊!”刀疤刘操着他纯正的华族北方的口音继续添油加醋的说着。

  “容我想一下吧!”刘开江叹了一口气,从案旁站起身,缓慢的往营帐外面走去。

  站在营帐外面刘开江看了看天空,他在疑虑,他知道轩辕绝是王文山很赏识的人,他如果冒然加害于他,肯定会招来王文山的怀疑。

  刀疤刘也跟了出来:“刘队长,你不能在犹豫了,此人如果不除,将来等他羽翼丰满了,可就祸患无穷了啊?”

  “你回去吧,这件事情需要从长计议,我会想到好方法的,切记不可多言,泄露了半点风声,我要了你的狗命!”看样子刘开将已经同意了刀疤刘的打算,真的打算加害轩辕绝了。

  “谢刘队长,属下这就告退!”刀疤刘径直的走回了自己的睡觉的营帐里。

  回到了营帐,兵士看到出去了很久才回来的刀疤刘问了一嘴:“刀疤刘你去哪里了这么久才回来?”

  “我去哪里了用你管吗?”刀疤刘好像很不耐烦的样子:“睡觉!”

  轩辕绝他们那些新兵们是睡同一个营帐的,这时候已经睡去。

  在军营里老兵欺负新兵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是有了轩辕绝几招制服刀疤刘的那一场较量之后,没有人再敢欺负这五十个新兵。

  次日中午,王将军将所有兵士集合起来。

  这时候轩辕绝才知道,原来他们云山城总共有一万军马。

  看着黑压压一片的人,才知道其实一个士兵在军队里面是多么的渺小。

  台上站着王将军,身后还站七八个人个人,轩辕绝一个人也不认识。

  轩辕绝他们五六百人是单独列队的。剩下的九千多人,分为四个梯队,一个队大概二千多人。

  等大家都列队完毕了,王将军在台上大声的喊话:“肃静!”

  众军士一瞬间鸦雀无声。

  随即王将军身后的几个人依次走到前面来,单漆跪地。

  “末将韩忠,领云山城东城卫,两千余兵士前来拜见!”

  “末将苟铜,率云山城西城卫,两千余兵士前来拜见!”

  “末将吴希洞,领兵领兵子城南而来,两千余兵士全员到齐!”

  “末将呼延巴莱,率北城两千余卫士前来参见!”

  四个将军分别拜会完了,王将军令道众将士起身。

  当四个城门的将军一一站起来之后,王将军身后还有三个人也一一过来拜会。

  “末将,亲兵都卫,百夫长刘开江,参见将军。”

  “末将,亲兵都卫,百夫长苗成栋,参见将军。”

  “末将葛韩庸,率亲兵都卫百余人,叩见将军。”

  “好了众将起身,”王将军一一受阅完毕之后,看向了台下的众位兵士。

  此时有一人带头大喊:“云山城防军,众兵士拜见将军!”

  一万兵士纷纷大喊,喊声震天。

  别人喊轩辕绝只能跟着喊。

  这时候轩辕绝才明白,原来这云山城防军,分为四个部分,各自把手四个城门,每一门都有一位将军,算是王文山将军的直属手下。

  他也知道了,原来自己所在的军队只有五百余人。属于是王文山将军的,亲兵卫队,专门护驾王将军的。

  这么说来,别看刘开江只是一个百夫长,其实他的头衔可是和那些守城的将军一样的,只是因为实力偏低,还没能过得了玄师级别。所以没能带那么多的兵士。可是他在官位的高低上,和把守四个城门的将军们没有区别。

  “将士们,我们为兵者,最不想看到的是什么?”王文山示意大家不要说话了之后,直接发了这么一个问,

  台下没有人回答他。

  他接着自己回答道:“山河破碎,国破家亡!”

  王文山为人秉直,说的话慷慨激昂:“我们身为戎马之人,如果在有生之年,看着自己的家园,看着自己的祖国,被敌人践踏,蹂躏,看着蛮夷的金戈铁马,踏破我们的城寨,最悲痛的,是我们这些为兵者。如若如此将是我们这些兵者最大的悲哀。”

  我们华族,地处玄战大陆的中央,亘古以来我们就是这个大陆的中央之国,天府之国,我们的祖先称呼我们是华,是正统,其他的民族都蛮夷,他们不晓礼仪,不懂德道,与野人无异,我们古时对他们这些弱小民族,爱戴,教与他们种植粮食,可是当他们学会了,富足了,却忘了我们曾经的恩惠,时常起兵袭扰我们,西南,的百纪,脱脱,两个夷族部落。北方,达诞,贝鲜等北方胡人,还有正南方的哇爪等蛮夷全都对我们华族虎视眈眈。

  十年来西南战事不断,我们华族先后有数十万满腔热血的玄者为国捐躯。我们国家受尽了拖累,就在半个多月之前,曾经和我们有过不战盟约的达诞竟然私自撕毁盟约,举兵十万来犯,我华族为了应对百纪和脱脱,大部分兵士都屯于西南,我们云山城原本只有七千兵马的守卫,半月来各位将军在小小的云山城征得三千余兵士,可见我们华族百姓的报国热血是很浓厚的。

  我们华族人绝对不会看着自己的山河破碎,国破家亡,我们必然会奋起抗争,如若我们华族山河破碎,我们这些匹夫们怎么敢苟活于世,将士们,保家卫国的时候到了,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没有人能够帮助我们,将敌人打回老家去的重任只有我们来完成。

  “誓死保卫国家,誓死不做匹夫!”说完着一些慷慨陈词之后,王将军悲痛的大喊着。这行军前的动员,很是悲怆。

  K“酷4匠)网\永#3久¤免费V`看h小●!说F…

  众将士随着王将军的话语,一同大喊着,每一个人,就算是被抓来的壮丁此刻心中也满是热血,斗志激昂。

  “将士们,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前往我们的最北端去,我们要现在的任务是给前方激战的将士们押送粮草,然后与其他各军会合。”王将军继续宣布着。

  讲完了着一切之后,王将军对身边的将军们命道:“众将听令,带领军队,押着粮草立刻前行!”

  “末将领命!”七位将军,包括刘开江等人一同答应道。

  随后各位将军便走下台去指挥自己的兵士了。

  刘开江也来到了轩辕绝他们这队伍里:“好了兄弟们,三人一组,一人一个推车,由于战马奇缺,我们只能轮流推着去前线了!”

  “啊?”凌宇轩是那种话多的很的人,一听刘开江说的话,就满是的抱怨的疑问了一下。

  “啊,什么啊?”刘开江瞪着凌宇轩:“不就是你事多吗,好吧……”

  刘开江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凌宇轩,轩辕绝,你们两个两人一组,推四袋八百斤粮草!”

  “什么?”轩辕绝无语万分:“队长,其他人三个人推两袋,四百斤,我们两个人推四袋八百斤,你这是整我们呢吧?”

  “废话什么,不执行军令军法从事!”刘开江冷冷的喊了一句,然后径直的走到一边:“其他人等,去领推车和粮食,然后列队前行!”

  “是!”众人一同答应道。

  没办法了,凌宇轩和轩辕绝只能照做了,凌宇轩无奈的看着轩辕绝,他知道自己惹了麻烦,还连累了轩辕绝很是不好意思。

  他们两个只能按照刘开江的命令,在木质推车上放上八百斤粮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