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良带着轩辕绝回到了学院寝室之后,奇怪的问着他:“你能告诉我,你把李蓉老师抓走那天到底做了什么吗?”

  “我把李蓉老师抓走?不会吧?”轩辕绝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记忆,他完全忘了那天发生的事,忘了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牧良还是有些不放心:“可是你那天很怪,你竟然打我,打你的师父?而且你那天的实力为什么那么强?”

  “这个……”轩辕绝根本就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哪里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哪里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实力有强吗?老师您是一星玄师,我是二星玄士,我们之间插差着一个阶层的差距呢?”

  牧良当然不会知道那天李蓉老师被轩辕绝带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费劲了力气都没有找到李蓉,是李蓉最后时候自己走回了学校去的。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很想知道,出于对李蓉老师的爱慕,牧良必须要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牧良还是很奇怪。

  “你就说,你修炼火云九式的时候受了内伤!”突然这个时候欧冶百炼对轩辕绝说着。

  “嗯?”轩辕绝轻声的疑问一下,并没有多说什么字眼,他知道说多了会让牧良感到不对劲。

  “有很多事情我还没有告诉你,不过现在我没法告诉你,这些事情,别人不能知道,包括你的师父,还有你的室友,你就按我说的做,和你师父说,说你只不过是练就火云九式的时候受了内伤,然后有些走火入魔,所以身体发生了些变异,只要你找医师看看,吃点灵药,修养些日子就会好的,你说那天纯是因为李蓉老师打你打的太狠有些激怒你,导致你的神智不清醒,病发作了。”欧冶百炼知道着轩辕绝告诉他应该怎么说。

  轩辕绝果然按照欧冶百炼说给自己的话,重复给了牧良老师。

  “是这样吗?”牧良老师虽然还是觉得有些蹊跷,但是听轩辕绝说的也合情合理,作为一个玄者,走火入魔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他自己也清楚,虽然觉得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问题在哪里。

  虽然李蓉回来之后并没有声张什么,表现出来什么,他什么有价值的都没有说,只是告诉大家不要担心自己,自己没事,可是挨不住大家追问,她只是说了几句轩辕绝行为举止都很怪异,整个人都很奇怪的话,还说了后来轩辕绝自己一下子晕倒了,她成功的逃离出来,其他的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李蓉说的这些只言片语,和轩辕绝说刚刚说的自己只是走火入魔了好像可以吻合。

  可为什么牧良老师就是觉得这件事情蹊跷呢。

  如果仅仅是这样,李蓉至于派家里人来到学校强抢轩辕绝,要将轩辕绝杀死吗?

  牧良解释不清楚这一切。但是这一切仿佛又很合理,依着李蓉的性格,轩辕绝那天打了他,轩辕绝的玄兽烧了他,她报仇也是应该的。

  虽然合理却总是觉得奇怪,牧良接着问道:“轩辕绝,你的家境我知道,好像并不怎么富裕吧,你怎么会买得起那种喷火灵兽呢?”

  “你是说火儿啊,我是在……”轩辕绝刚想要说是在魔兽森林里意外遇到的。

  却被欧冶百炼的话语给打断了:“小子,别告诉他真话,你就说,是你答应给宠物商店的老板注灵一些武器,宠物商店少要了一些钱。”

  “好吧!”轩辕绝虽然不晓得欧冶百炼干嘛让自己这样说,但是他知道欧冶百炼肯定是对自己好:“师父你知道的我是一个初级灵纹师,宠物商店的老板有一把品质不错的宝刀,想要找个靠谱点的灵纹师给绘灵一下,可是中级的注灵师,要价有多高你也知道,一般的初级的注灵师的水平他又不放心,因为宠物商店和灵纹师鉴定所的位置很近,我那天鉴定灵纹师的时候,他在场,所以觉得我靠谱,而且还是初级,他知道我肯定要价不会太高,就答应我只要我给他绘灵绘的成色上乘的话就送我一只玄兽做礼物。”

  “真的事这样?”牧良毕竟也是一个混过江湖的人,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真的,师父!”轩辕绝赶紧解释着。

  “不可能吧,你的那个玄兽我当时看了可是有一星玄士的级别,不简单啊?”牧良还是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师父,那我就不知道了,宠物商店的老板,送我这个灵兽的时候也没说啥啊?”轩辕绝也不知道怎么和老师解释。

  “全体同学到练武场集合,全体同学到练武场集合!”突然这时候宿舍外面有人大喊着,大声的喊着。

  “快,学校可能要宣布什么事情了,好了徒弟你也出去吧,”牧良知道肯定学校又是有什么事情要宣布了。

  轩辕绝知道自己几天前可能是惹了祸了,现在别的他的不敢想了,唯一敢做的事情就是必须马上去改变,马上去练武场上报道去。

  当全体同学都集合完毕了之后,副校长走上了那天给李无双颁勋章的时候用的那个高台。

  副校长走了上去,旁边还站着李蓉李老师。

  她一眼就看到了台下正在盯着她看的轩辕绝,两人目光交流的一刹那,轩辕绝很不然的有些奇怪的变化,他自己都不晓得。

  而李蓉表情变化更是厉害,她看轩辕绝的眼神就很不对劲,轩辕绝看不同李蓉眼神里的含义,但是他知道,那含义不会是什么好事情,因为他别的感觉不到,只感觉到李蓉好像恨宣言觉恨的压根直痒痒。

  “好了,同学们,大家肃静!”副校长站在台上,对大家大声的说着:“现在已经是下午,把大家召集起来呢,是因为有一件紧急的事情要宣布一下!”

  一听到是紧急的事情,台下一下子议论纷纷起来。

  大家都在猜疑是不是要处分那天对老师大不敬的轩辕绝了。

  “肃静!”副校长再次喊道。

  窃窃私语的同学没有一个人敢再说话了。

  /酷匠网{D唯◎一#L正"版V,其他#h都7是%盗$0版G%

  副校长接着用他那官腔给大家宣布道:“首先我要给大家宣布一个坏消息,我们玄战大陆北方的夷族,于一周前,大举南下,在我们华族边境,屯兵十万,扬言三月内,夺取我们烟云十六州,我们云山城地处燕云十六州末端,虽然地理位置上,不是绝对的最北端,没有受到敌人的绝对威胁,可是这一次敌人发兵十万,而且扬言要夺取烟云十六州,我们云山城,作为烟云十六州的一个州府之城,绝对不能让一寸山河流入北方蛮夷的手里,由于我们和北方蛮夷有盟约在先北方边境多年没有战事。我们国家的兵力大部分都在西南边境抵抗西南的百纪,和脱脱两族。一时间,抽调不出应对敌军的军马,所以云山城防军下达命令,命我们学校务必抽出来五十名玄士级别的学生,送到军队里去……”

  等副校长夸夸奇谈讲完了这些之后,学生们才明白了过来,选来没有轩辕绝什么事情,压根就不是轩辕绝的事情,学校原来是抽调玄士级别的学生去军队。

  玄士级别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成功的,学校小一千学生里面,好像只有几十人。

  随即副校长又继续说道:“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把我们学校高年租都加起来,玄士级别也刚刚不足五十个,刚好四十九个差一个。”

  “老师只能在高年租里找吗?低年组里不行吗?”突然这个时候轩辕绝在台下大声的说着。

  “行是行,只是……”副校长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台下的同学都议论纷纷,大家都清楚,都了解,都知道,去了战场上,玄士级别的人,有几个能活下来的,有谁真的愿意去呢,大家都知道轩辕绝是玄士级别的玄者,他这么问副校长,难道副轩辕绝是想去吗?所有人都在议论,觉得轩辕绝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简直就是傻。

  “只是什么,校长?”而轩辕绝好像很期待的样子,好像很期待得去军队,去沙场征战一样。

  “只是你们低年组的,最高年纪都没有过十岁的,虽然军队里面只规定了级别,没有年龄的硬性要求,可是你小小年纪,不应该上战场啊?”副校长说着,其实这些都是虚伪的话,让轩辕绝去战场,早就是他们内定的了,说这些只不过是冠冕堂皇罢了。

  虽然大家都爱惜轩辕绝的才能,可是在现实面前,在利益面前,在黑箱操作面前,什么的本事都没有意义,什么才学都没有任何的价值,关系,门路,钱才是王道,就是在玄战大陆也同样是如此。

  不过轩辕绝的反应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所有人都想不到轩辕绝看样子竟然是要主动要求去军队里。

  “那副校长,我已经是二星玄士,我符合条件,让我去吗,你不是说高年组有四十多个玄士吗,加上我肯定够了吧?”轩辕绝好像很幸福的说着。

  “轩辕绝同学你真的想好了吗,你真的打算去吗?上战场可不是闹着玩的知道吗?”副校长虽然知道自己早已经决定了一切,他还是不敢相信,轩辕绝竟然是自己主动要去的,其实这样对他来说是好事,但是他却真是搞不懂,搞不懂轩辕绝脑子里想的事什么。

  “轩辕,你要慎重啊,以你现在的实力,到了战场上可真就不是闹着玩的啦,你有把握吗?”木之化也实在不理解轩辕绝为什么这么做。

  “没事的,木兄,我有分寸,学校里毕竟是学校里,如果不经历战场上的历练再强的级别也不不过是花架子。放心吧,我到时很想到战场上历练几年,到时候我肯定会活着回来,到时候我第一个来看你我的好兄弟!”轩辕绝说,着看样子好像他已经决定了去做一个冲锋的小兵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