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每一次,清秋的故事都能让自己有特别新鲜的感觉,因为清秋以前所在的地方,都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

  清秋说道:“其实你前些天去的虎啸山,我是去过的,我还在那里呆过一年的时间。”“啊。”轩辕绝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怪不得清秋的内里那么深厚,技能那么多,修为也很厉害,而且还可以幻化为人形,毕竟在玄战大陆上的神兽,能幻化成人形的是极为少数的神兽,就是算白鹤那么厉害的神兽,都无法幻化出人形来。

  酷u匠u?网正版首@√发1

  “怎么,惊奇啦?”清秋笑着问道。轩辕绝眼睛大大的,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清秋说道:“是啊,没想到你也去过那个地方,看来我们还是比较有缘的,还是古人说的好,有缘千里来相会,还有一句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说完轩辕绝就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怎么能用冤家来说。

  清秋笑着说道:“什么?原来我们是冤家啊,哈哈。”轩辕绝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都怪自己刚才说的太快了。口不择言的说了这个话。”不过清秋也知道轩辕绝并不是故意说出来的,便接着说自己的故事了。

  清秋说道:“在虎啸山中,烟云缭绕,山顶上有百丈之宽的一块平地,上面耸立着一座巨大的宫殿,那里原来是修行者居住的地方了,不知道虎啸山的最南面你去过没有,大殿就在那个地方,那一天,大殿前面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在练着一些招式。这少年脸色白净,眉清目秀,穿着一袭浅蓝色长衫。少年身后的大殿,壮丽宏伟,琉璃金瓦在阳光的反射下折射出五彩斑斓的色彩。大殿正门上印着一副鎏金大字,上书:集天地正气,纳万物之得,横批写着:浩气长存。

  远处忽然传来几声鹰的叫声,声音惨烈,像是受了重伤。练功的少年连忙回头看时,只见一只巨大的鹰,跌撞着朝这边飞来,这鹰展翅时的宽度足有十米。少年吓了一跳,正要回去叫师傅,却仔细一看,大鹰的前面还飞着两个人,一个中年男人,抱着一个十来岁的丫头。中年男人落到地上看了一眼少年便晕了过去,那丫头也早已是不醒人事。那只大鹰已经飞了过来,少年见状,使出一招纯阳神指,扬手之间,一道白光从右手食指射出,白光从鹰的腹部穿过,大鹰在阳光的背阴下,瞬间多了一道白亮的洞。白光从鹰背穿出,一股血雾噗的一声从后背喷出。大鹰惨叫一声跌落在几十米外的悬崖下面。

  少年连忙扶起那中年男人连声叫到:“叔叔你怎么了,快醒醒,别吓人啊。”大殿前练功的另外几个徒弟看到这样的情景早就回去叫师傅了。这时一个满头白发,留着花白胡子的老者从大殿内走出来,周围跟着一群徒弟。这白胡子老者便是虎啸山最高的修行者秦如海。“青晨,这俩人是谁?”师傅边走过来边问道。少年放下中年男人站起来说道:“我也不认识,刚才被一只大鹰追到这里。”师傅蹲下来检查着两个人的伤势,一边问:“大鹰呢?”少年说:“被我打到悬崖下面了。”白胡子师傅又看了看两个人的脉搏说道:“还好没有生命危险,快把两个人抬回去。”

  中年男人和丫头被抬进大殿之内,其中一个卧室的床上。秦如海仔细查看他们的伤势。这丫头除了一些皮外伤之外,并无大碍,八成是被吓晕过去的,休息一阵就好了。秦如海又翻看中年男人的背发现几条深深的鹰抓伤,筋脉已经被挑断不少,差几毫就会伤及内脏,到时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了,秦如海一边暗自庆幸,一边吩咐旁边的一个徒弟去取金创药。秦如海用湿毛巾给中年男子擦着后背周围的血迹,少年在一旁看着,这中年男子虽受了伤,但是依然能看出脸上非同寻常的气质,眉毛浓厚,表情坚毅,想必也是不小的人物。而旁边的丫头也是长的玲珑标志。秦如海把中年男人的后背擦干净,把金疮药敷上,用白色的沙布包好。然后又吩咐少年:“你去拿些凝神补气散来,熬好给他们喝了,想必就会醒过来了。”

  说道这里,清秋的脸色有些悲伤的情绪说道:“那个姑娘就是我,中年男子是我的师父,也就是他教会我幻化人身的本领,而那只大鹰也是神兽之一,在得知我师父教给我幻化人形之后,就到处追杀我们,后来我们逃到虎啸山,可惜我师父终究是因为受伤太严重,而去世了,后来我就从虎啸山来到了遗落神迹那边的山崖下,开始了自己修炼的旅程。

  轩辕绝听了清秋的话,觉得感慨万千,没想到清秋会有这么多故事,便又安慰了清秋几句话,又走了一段距离,玄天地牢就到了。

  这里有一块极大的石门上面写着玄天地牢,这座地牢,只有一层,但是据说里面关押了几百人,可见绝非是一层,剩下的一定是在地下几层里面。轩辕绝来到大门口,只见两个守卫在这里守着,玄天地牢的守卫明显看着要比普通牢房的那些守卫,要厉害许多,而且看他们周身的玄气,已经是青色的了,这是玄师的级别,这个级别的守卫,可是比较难对抗的,而且在这里,在这个牢房的周围,轩辕绝是不敢使出什么大招的,因为青璃就在附近,如果一不小心把这里的牢房碰坏了,青璃在下面很有可能会受伤,所以在这里是绝不能用什么玄术的,除非是见到青璃安然无恙之后。

  轩辕绝在这座地牢外面,绝对用招数而不用玄术,来对抗这两个守卫。清秋和凌宇轩还有欧冶百炼前辈,都是玄术的高手,但是在武功招数上,未必会有轩辕绝厉害,所以轩辕绝决定,自己单独会会这两个守卫。轩辕绝来到守卫面前,其中一个守卫问道:“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的?”轩辕绝忽然想笑,这话问的好哲理。轩辕绝笑着说道:“我来这里是解救青璃出来的,你们最好识相点,乖乖的把她放出来,就没有你们的事,如果敢有半点违抗,别怪我的陨铁剑不认人。”一个守卫笑道:“哈哈,我在这里看守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张狂的家伙,我凭什么要给你放人,还乖乖的,实话告诉你,在神宗圣教里面,除了我们老大李勋可以让我们随便放人,任何人都没有任命我们的权利!”这个守卫说的斩钉截铁的样子,旁边的守卫把狼牙棒在手上来回拍打,显示出一幅自豪的神情来。

  另一个个守卫有继续说道:“不但你的命令不起任何作用,就是要从这里过去,也要问问我们兄弟手里的狼牙棒愿不愿意。要想从玄天地牢里过去,除非是踏着我们弟兄的尸体过去。哼!我们弟兄在这里看守了十多年,从来就没有人能从这里面通过。也没有一个犯人能从我们兄弟面前通过的。”轩辕绝笑着说道“那是你们以前没有遇见我,遇到我的话,你们早就把这个记录打破了。还吹什么牛说你们弟兄的功劳,明明就是这座地牢结实而已,有本事,把里面的犯人都放出来,在广场上,如果你们还能把他们都拦着不让走,几算你厉害。”

  两个守卫听了,都觉得没有什么话说了,其中一个说道:“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这是强词夺理啊。”另一个守卫说道:“少跟他废话。”然后转头对轩辕绝说道:“看来你今天是非要从这里过去,救什么人了?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完两个守卫把狼牙棒都抽出来,虎视眈眈的看着轩辕绝,严阵以待。这个时候,空气都像是结了冰一般,稍微一个小动作就有可能引发一场巨大的战斗。

  轩辕绝抽出陨铁剑,只听得一身尖利的响声,两个守卫稍微吓了一跳,两个守卫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听这宝剑发出的声音,相比也是上好的宝剑,但是两个守卫也并不畏惧,一方面是因为作为一个兵是绝对不能畏站的,另一方面两个守卫一算是在神宗圣教里的高手了,再说神宗圣教里人也不少,所以并不怎么惧怕眼前的轩辕绝。这轩辕绝并没有使出什么玄气来,是担心伤了青璃,以为现在轩辕绝的修为已经很高了,稍不注意就能量巨大,有时候是很难控制自己的能量,这时因为轩辕绝上升的速度太快,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这些上升的节奏,就好像青璃,虽然吃了那么多丹药,也练了那么多邪门歪道,但是终究还是需要时间来消化的,不然很难把这些能量转化成自己的能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