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轩辕绝是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所以这次和白鹤决斗的时候,就要处处小心,不能伤到这只白鹤,而白鹤却不会这么想,还是拼了命的朝轩辕绝飞驰而来。眼睛中不断的射出白色的光,就像是吸收了太阳一般的力量,那白光简直要比太阳还要刺眼。只见一道白光射过来,速度太快,只看到发射时就瞬间来到了眼前,轩辕绝连忙朝旁边闪去,但还是被这道白光射中了衣服的一角,虽然没有伤到肉,但是衣服上的黑色的小洞,让轩辕绝知道这道白光是有多厉害,轩辕绝不敢怠慢,紧张的躲闪从仙鹤眼中飞驰而来的白光,那些白光像是雨点一样秘籍的朝地上飞来,轩辕绝只有不停的躲闪才能躲开这些秘籍如雨的白光。

  原来这是一只仙鹤,原本是玄战大陆以外的神仙的坐骑,谁知有一天这个神仙在玄战大陆游玩的时候,就把这只仙鹤遗留在了这个地方,从此这只仙鹤就一直在虎啸山上等仙人的再一次来这里接自己回去,可惜这只仙鹤等了好几年都没有再等到,仙人来,也许这个仙人已经被其他的魔族杀死了,也许是这个仙人有了新的坐骑,不想要这只仙鹤了,谁知道呢,只知道此时此地,这只白鹤被遗留在了这里,在结果面前,任何过程都显得不是那么的重要了。此时白鹤被留在这里,几年来白鹤居然就把这座山当成自己的家一样,日益看护着这座山脉,也许这只白鹤是觉得自己的主人把自己丢在这里,是为了让这只仙鹤在这里看守这座山脉不让外人进来。

  白鹤从此就一直在这里,日益忠诚的看守,丝毫都不会偷懒一次,白鹤只想自己日益的看守,等着主人有一天能来接自己时,看到自己的成果而高兴的抚摸着自己的头说道:”小鹤,辛苦了,我这就接你回去。”可惜这只白鹤,等了几年都没有等到这样的结果。轩辕绝心里想起来,欧冶百炼曾经是和自己说过这件事情的,自己当时以为是一个普通的故事,就没有当一回事,没有想到这件事是真的,而更为惊奇的是,此时这只白鹤就在自己的眼前,和自己进行着殊死的搏斗,轩辕绝想着,这些事情真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此时的轩辕绝一方面对白鹤有一种同情的感觉,一方面有很想把这只仙鹤成为自己的神兽,这样自己的修为就瞬间提升好几个等级,救出青璃就会更加的顺利了,至少能给自己添加两成的胜算。只是轩辕绝能做的只是尽力不伤着白鹤,而把白鹤制服,只是这样是比较难得,毕竟白鹤不是一个普通的神兽,白鹤的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轩辕绝此时感觉到有些头疼,心里想到,只能尽力而为了,现在已经不是自己不伤白鹤的那个阶段了,而是现在轩辕绝自己怎么样抵挡,不受到白鹤的伤害。凡事有时是有定数的,如果白鹤不属于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是无济于事的,看来就顺其自然吧。

  i酷e匠53网首P发l

  想到这里,轩辕绝开始放手和白鹤作战,看出的畏手畏脚一扫而空,因为再畏手畏脚的话,自己就很有可能被这只白鹤伤害。白鹤还是继续发着闪电,越来越快,越来越密集。就像是万箭齐发一般的阵容,白色的光攻击到地上就把地上,击出一个个生不见底的洞,这些洞还冒着白色的烟雾,轩辕绝看着这些洞,咽了一口唾沫,如果这些白光击到轩辕绝的身上,也一定会被穿出一个洞来的,这点无需再怀疑了,刚才轩辕绝还半信半疑,可是现在完全信了,如果再不尽力和这只鹤搏斗,这只鹤是绝对可以让自己丢了性命的。

  白色的光急剧飞驰而下,轩辕绝在地上行动飞速,就像是学会了凌波微步一样的奔跑。那些闪电在轩辕绝的身后噼里啪啦的打下来,白鹤在空中闪着翅膀,稳如泰山。忽然一道白光击中了轩辕绝,打在轩辕绝的右臂上,只听嘭的一声。轩辕绝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臂有些不对劲,感觉很烧,轩辕绝奔跑之间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被深深的穿了个小洞,只是没有穿透,剧烈的疼痛已经贯穿了轩辕绝的全省。

  由于轩辕绝有金身护体,所以这道白光并没有让轩辕绝受多大的伤,被击的小洞,也只是穿了不到一指的深度,虽然没有大碍,但是温度很高的,白光,和距离的疼痛还是让轩辕绝不能忍受这么剧烈的他疼痛。轩辕绝加快了速度朝一座小山的背后跑去,白鹤在后面紧追不已。轩辕绝快速藏在一棵大树后面,此时白鹤在后面忽然就跟丢了,然后飞到天空盘旋着,不放过地上的任何蛛丝马迹。轩辕绝得以有一个喘息的机会。再看手臂上,手臂上的洞有一指宽,一指深,正在冒着白色的气,是白光的温度还没有消散。正在冒着气,轩辕绝看着手臂疼的要命,但是此时吹也没法吹,轩辕绝从自己的衣服扯出一块布条来,紧紧的缠在自己的右臂上,这时轩辕绝觉得没有刚才那么疼了,但是还是血流不止,鲜血瞬间就把这块布条染的通红,然后变的乌黑。

  轩辕绝继续藏着,生怕外面的白鹤发现,此时的轩辕绝心有余悸,如果这道白光打到是一个普通人,一定会把这个穿透的,而此时白鹤还在继续在上空不远的地方盘旋,忽然白鹤尖叫一声,发现了轩辕绝的踪迹朝这边飞了过来,同时伴随的还有白光闪电,白光瞬间包围了这片林林总总的树木,白光噗噗的飞驰而下,击到树上,那些树就瞬间多了很多小洞,瞬间直达地上,那些洞在被穿了以后,都透着阳光折射的照在地上,在地上照出无数白点,就像是筛子一样。轩辕绝忽然想到一句话,经常听别人说要把某人打成筛子,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可以把另一个人打成筛子。

  而现在轩辕绝是见识了这样的绝技,只不过被打成筛子的不是人,而是一颗树。白鹤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继续不断的朝这片森林发着白光,那些树木在打的白洞,越来越多的时候,忽然怦然倒塌,几百年的树木,三四个人都抱不住的树木,就这样轰然倒塌了。轩辕绝努力的躲闪着这些倒地的树木,害怕这些树木把自己砸到。轩辕绝在这些树木之间穿梭的时候,忽然发现响声停止了。白光也停止了。

  原来是白鹤的元气也有用完的时候,此时白鹤已经联系的攻击了两个时辰,没有休息一下,元气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在白鹤射出一道白色的虚弱的光之后,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光线了。轩辕绝看到这里,正准备暗自庆幸自己的幸运时,才发现自己庆幸的早了。因为此时轩辕绝正看到这只白鹤朝这边飞了过来。轩辕绝惊了一下,这难道是要近身搏斗了吗。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是躲不过了,只能硬着头皮来抵挡这只白鹤了。

  只见白鹤在飞到轩辕绝身边之后,速度快到几乎和白光的速度一样。轩辕绝正要拔出剑来抵挡的时候,白鹤却突然机敏的到了轩辕绝的身后,轩辕绝一时无法快速回头躲闪。白鹤飞到轩辕绝身后,速度快到,连一眨眼的时间都没有用到。轩辕绝正在纳闷白鹤为什么到身后的时候,忽然一阵剧痛,像是撕裂自己皮肉的痛从后背传了过来。越来是是白鹤用自己的坚韧的铁爪抓进了轩辕绝的后背,然后狠狠的朝下面划去。只见轩辕绝的后背的衣服瞬间就破出三条线来。此后就是看见皮肉被白鹤的抓深深的刻在肉里,这深度足足有三指厚,这厚度,已经是能伤到内脏的厚度了,是危险之极的。

  轩辕绝的后背被划出长长的三道划痕。这划痕有极深,里面的血液像是喷泉一样从里面喷射出来,看来这一划不要紧,却是划断了轩辕绝的重要血管!不然是绝不会有这么的血喷射出来的。而白鹤爪子,像是金刚石一般的坚韧,爪牙上面都乌黑,发出暗哑的光,像是磨砂一般的爪子,摩擦力更好的缘故,更能对对手造成严重的伤害。轩辕绝虽然看不到自己的后背,却能从后背上喷射血的声音判断自己伤的不轻,此时,只能拼尽全力和这只白鹤决斗了。此时白鹤飞上了空中,准备进行下一次的攻击。轩辕绝抽出自己得到轩辕绝等着白鹤再一次袭来。

  果然白鹤又一次袭击,从远远的天空匍匐而来,爪子在阳光下闪着黑色的暗光,让人看了斗有丝丝寒意。轩辕绝抽出陨铁剑朝飞驰而来的白鹤挥去。一道剑气瞬间朝白鹤席卷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